梁启超:治国学杂话

中国学问界,是千年未开的矿穴,矿苗异常丰富。但非我们亲自绞脑筋绞汗水,却开不出来。反过来看,只要你绞一分脑筋一分汗水,当然还你一分成绩,所以有趣。

学生做课外学问是最必要的,若只求讲堂上功课及格,便算完事,那么,你进学校,只是求文凭,并不是求学问。你的人格,先已不可问了。再者,此类人一定没有“自发”的能力,不特不能成为一个学者,亦断不能成为社会上治事领袖人才。

 

课外学问,自然不专指读书,如试验,如观察自然界……都是极好的。但读课外书,最少要算课外学问的主要部分。

 

一个人总要养成读书趣味。打算做专门学者,固然要如此;打算做事业家,也要如此。因为我们在工厂里,在公司里,在议院里……做完一天的工作出来之后,随时立刻可以得着愉快的伴侣,莫过于书籍,莫便于书籍。但是将来这种愉快得着得不着,大概是在学校时代已经决定,因为必须养成读书习惯,才能尝着读书趣味。

 

人生一世的习惯,出了学校门槛,已经铸成了。所以在学校中,不读课外书,以养成自己“自发”的读书习惯,这个人简直是剥夺自己终身的幸福。

 

读书自然不限于读中国书,但中国人对于中国书,最少也该和外国书作平等待遇。你这样待遇他,他给回你的愉快报酬,最少也和读外国书所得的有同等分量。

 

中国书没有整理过,十分难读,这是人人公认的。但会做学问的人,觉得趣味就在这一点。吃现成饭,是最没有意思的事,是最没有出息的人才喜欢的。一种问题,被别人做完了,四平八稳地编成教科书样子给我读,读去自然是毫不费力,但这不费力上头的结果,便令我的心思不细致不刻入。专门喜欢读这类书的人,久而久之,会把自己创作的才能汩没哩。在纽约、芝加哥笔直的马路、崭新的洋房里舒舒服服混一世,这个人一定是过的毫无意味的平庸生活。若要过有意味的生活,须是哥伦布初到美洲时。

 

中国学问界,是千年未开的矿穴,矿苗异常丰富。但非我们亲自绞脑筋绞汗水,却开不出来。反过来看,只要你绞一分脑筋一分汗水,当然还你一分成绩,所以有趣。

 

所谓中国学问界的矿苗,当然不专指书籍,自然界和社会实况,都是极重要的。但书籍为保存过去原料之一种宝库,且可为现在各实测方面之引线。就这点看来,我们对于书籍之浩瀚,应该欢喜谢它,不应该厌恶它。因为我们的事业,比方要开工厂,原料的供给,自然是越丰富越好。

读中国书,自然像披沙拣金,沙多金少。但我们若把它作原料看待,有时寻常人认为极无用的书籍和语句,也许有大功用。须知工厂种类多着呢,一个厂里头还有许多副产物哩,何止金有用,沙也有用。

 

若问读书方法,我想向诸君上一个条陈,这方法是极陈旧的,极笨极麻烦的,然而实在是极必要的。什么方法呢?是抄录或笔记。

 

我们读一部名著,看见他征引那么繁博,分析那么细密,动辄伸着舌头说道,这个人不知有多大记忆力,记得许多东西,这是他的特别天才,我们不能学步了。其实哪里有这回事,好记性的人不见得便有智慧,有智慧的人,比较的倒是记性不甚好,你所看见者是他发表出来的成果,不知他这成果,原是从铢积寸累、困知勉行得来的。大抵凡一个大学者平日用功,总是有无数小册子或单纸片,读书看见一段资料,觉其有用者即刻抄下(短的抄全文,长的摘要记书名、卷数、页数)。资料渐渐积得丰富,再来整理分析它,便成一篇名著。想着这种痕迹,读赵瓯北的《二十二史札记》,陈兰甫的《东塾读书记》,最容易看出来。

 

这种工作,笨是笨极了,苦是苦极了,但真正做学问的人,总离不了这条路。做动植物的人,懒得采集标本,说他会有新发明,天下怕没有这种便宜事。

 

发明的最初动机在注意,抄书便是促醒注意及继续保存注意的最好方法。当读一本书时,忽然感觉这一段资料可注意,把它抄下,这段资料,自然有一微微的印象印入脑中,和滑眼看过不同。经过这一番后,过时碰着第二个资料和这个有关系的,又把它抄下,那注意便加浓一度。经过几次之后,每翻一书,遇有这项资料,便活跳在纸上,不必劳神费力去找了,这是我多年经验得来的实况。诸君试拿一年工夫去试试,当知我不说谎。

 

先辈每教人不可轻言著述,因为未成熟的见解公布出来,会自误误人,这原是不错的。但青年学生“斐然当述作之誉”,也是实际上鞭策学问的一种妙用。譬如同是读《文献通考》的钱币考,各史《食货志》中钱币项下各文,泛泛读去,没有什么所得。倘若你一面读,一面便打主意做一篇《中国货币沿革考》,这篇“考”做得好不好,是另一问题,你所读的自然加几倍受用。

 

譬如同读一部《荀子》,某甲泛泛读去,某乙一面读,一面打主意做部《荀子学案》,读过之后,两个人的印象深浅,自然不同。所以我很奖劝青年好著书的习惯,至于所著的书,拿不拿给人看,什么时候才能成功,这还不是你的自由吗?

 

每日所读之书,最好分两类,一类是精读的,一类是涉览的;因为我们一面要养成读书心细的习惯,一面要养成读书眼快的习惯。心不细则毫无所得,等于白读;眼不快则时候不够用,不能博搜资料。诸经、诸子、《四史》《通鉴》等书,宜入精读之部,每日指定某时刻读,读时一字不放过,读完一部才读别部,想抄录的随读随抄。另外指出一时刻,随意涉览,觉得有趣,注意细看,觉得无趣,便翻次页;遇有想抄录的,也俟读完再抄,当时勿窒其机。

 

诸君勿因初读中国书,勤劳大而结果少,便生退悔。因为我们读书,并不是想专向现时所读这一本书里讨现钱现货的得多少报酬,最要紧的是涵养成好读书的习惯,和磨炼出善读书的脑力,青年期所读各书,不外借来做达成这两个目的的梯子。我所说的前提倘若不错,则读外国书和读中国书当然各有益处。外国名著,组织得好,易引起趣味,它的研究方法,整整齐齐摆出来,可以做我们模范,这是好处;我们滑眼读去,容易变成享现成福的少爷们,不知甘苦来历,这是坏处。中国书未经整理,一读便是一个闷头棍,每每打断趣味,这是坏处;逼着你披荆斩棘,寻路来走,或者走许多冤枉路(只要走路断无冤枉,走错了回头,便是绝好教训),从甘苦阅历中磨炼出智慧,得苦尽甘来的趣味,那智慧和趣味却最真切,这是好处。

 

还有一件,我在前项书目表中有好几处,写“希望熟读成诵”字样,我想诸君或者以为甚难,也许反对,说我顽旧。但我有我的意思,并不是鼓励人勉强记忆。我所希望熟读成诵的有两类:一类是最有价值的文学作品,一类是有益身心的格言。好文学是涵养情趣的工具,做民族的一分子,总须对本民族的好文学十分领略,能熟读成诵,才在我们的“下意识”里头,得着根柢,不知不觉会“发酵”。有益身心的圣哲格言,一部分久已在我们全社会上形成共同意识,我既做这社会的分子,总要彻底了解它,才不至和共同意识生隔阂。一方面我们应事接物时候,常常仗它给我们的光明,要平日磨得熟,临时才得着用。我所以希望有些书熟读成诵者在此,但亦不过一种格外希望而已,并不谓非如此不可。

 

最后我还专向清华同学诸君说几句话,我希望诸君对于国学的修养,比旁的学校学生格外加功。诸君受社会恩惠,是比别人独优的,诸君将来在社会上一定占势力,是眼看得见的,诸君回国之后,对于中国文化有无贡献,便是诸君功罪的标准。

 

任你学成一位天字第一号形神毕肖的美国学者,只怕于中国文化没有多少影响,若这样便有影响,我们把美国蓝眼睛的大博士抬一百几十位来便够了,又何必诸君呢?诸君须要牢牢记着你不是美国学生,是中国留学生。如何才配叫做中国留学生,请你自己打主意罢。

 

本站编辑:澤之

 


【相关文章】

 

   熊  十  力|《与读书周刊》

   梁  启  超|《国学入门要目及其读法》

   钱       穆|《中国文化七书》

   徐  复 观 |《我的读书生活》   

   季谦先生|《求学门径:六小篇、五大部、四入门》

 

【相关专题】

 

  读书法|《读传统经典的心态与方法》

 

【本站推荐】

 

公 开 课 |(36小时)零基础儒学入门自学课程

家长必学|儿童读经教育入门——读经教育六小篇

 

本文作者:梁启超,转载自:《国学入门要目及其读法 要籍解题及其读法》。

(2)
上一篇 2021年7月13日 下午2:09
下一篇 2021年7月16日 上午5:0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