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连载〕《西铭》的理境及其践履规模|蔡仁厚《中国哲学史》第4卷第2章<张横渠“思参造化”>第6节

 

一、《西铭》原文

 

乾称父,坤称母,予兹藐焉,乃混然中处。故天地之塞,吾其体;天地之帅、吾其性。民,吾同胞:物,吾与也。

 

大君者,吾父母宗子:其大臣,宗子之家相也。尊高年,所以长其长;慈孤弱,所以幼其幼。圣,其合德:贤,其秀也。凡天下疲癃残疾悍独寡,皆吾兄弟之颠连无告者也。

 

于时保之,子之翼也;乐且不忧,纯乎孝者也。违曰悖德,害仁曰贼,济恶者不才,其践形、惟肖者也。知化,则善述其事:穷神,则善继其志。不愧屋漏为无忝,存心养性为匪懈。

 

恶旨酒,崇伯子之顾养;育英,颖封人之锡类。不弛劳而豫者,舜其功也;无所逃而待烹者,申生其恭也。体其受而归全者,参乎:勇于从而顺令者,伯奇也。富贵福泽,将厚吾之生也:贫贱忧戚,庸玉女于成也。存,吾顺事;没,吾宁也。

 

二、《西铭》开示的理境与践履规模

 

二程对《正蒙》虽有微辞,但对《西铭》则一致推崇。明道曰:「西铭,某得此意。只是须他子厚如此笔力,他人无缘做得。孟子以来,未有人及此。得此文字,省却多少言语!要之仁孝之理备于此。须臾而不如此,则便不仁不孝也」。又曰:「据子厚之文,醇然无出此文也。自孟子之后,盖末见此书。」明道对《西铭》之推尊,可谓甚至。

 

伊川亦推尊《西铭》。其答门人杨时(龟山)论西铭书云:「横渠之言,诚有过者,乃在正蒙。西铭之为书,推理以存义,旷前圣所未发,与孟子性善养气之论同功。岂墨氏之比哉?西铭明理一而分殊,墨氏则二本而无分。分殊之蔽,私胜而失仁:无分之罪,兼爱而无义。分立而推理一,以止私胜之流,仁之方也:无别而说兼爱,至于无父之极,义之贼也。子比而同之,过矣。且谓言体而不及用,彼欲使人推而行之,本为用也;反谓不及,不亦异乎?」龟山疑及西铭有类于墨,又谓西铭言体而不及用,伊川为之解惑,并推尊西铭,甚为谛当。

 

自伊川提出「理一而分殊」之词以说西铭,后儒乃顺其说而多有议论。兹引朱子之说以明其义:

 

西铭之书,横渠先生所以示人,至为深切。而伊川先生又以「理一而分殊」者赞之,言虽至约,而理则无余矣。

 

盖乾之为父,坤之为母,所谓理一者也。然乾坤者,天下之父母也,父母者,一身之父母也:则其分不得而不殊矣,故以民为同胞,物为吾与也。

 

自其天下之父母言之,所谓理一者也。然谓之「民」,则非真以为吾之同胞(兄弟):谓之「物」,则非真以为吾之同类(人类)矣。此自其一身之父母者言之,所谓分殊者也。又况其曰同胞、曰吾与、曰宗子、曰家相、曰老、曰幼、曰圣、曰贤、曰颠连而无告,则于其间又有如是等差之殊哉!但其所谓理一者,贯乎分殊之中、而未始相离耳。此天地自然,古今不易之理,而二先生始发明之。

 

朱子举述西铭文字,以明其理一分殊之义,言甚具体而晓白。自理而言,万物同一本源。自实践之事而言,则大小之分,亲疏之别,实不能不有等差之殊。

 

试以仁孝而言,仁孝之理是一,而践行仁孝之事则是分殊。由理一推分殊,则知亲疏之别与本末先后之序,以成就其仁孝之事,而不流于墨氏兼爱之弊;由分殊推理一,则知万物同出一源,以彰着其一体之仁,而不流于杨氏为我之私。儒者以乾坤为大父母,继天以立极,尽性以开展德行之实践;西铭契切此义以陈述一体之仁的义理境界,又从主客观两面开示成己成物的践履规模,此皆儒家共许之义。横渠以二百五十余言,发挥儒家之基本义旨,如此其精要周备而深醇,宜乎二程以下皆称赏而推尊之。

 

 

西铭全文之句解,见《宋明理学·北宋篇》第四章第二节。又,页九十六、九十七之表·综括西铭大意,亦可参腾。

 

两条皆见《二程遗书》第二上。

 

《二程遗书》伊川文集卷之五。

 

见《张子全书》卷一,西铭总论所引朱子语。

 

 

编辑排版:行知

 


蔡仁厚《中国哲学史》总目录及索引

 

【本站推荐】

 

公 开 课 |(36小时)零基础儒学入门自学课程

家长必学|儿童读经教育入门——读经教育六小篇

活动公告|本站志工招募公告与说明

 

本文作者:蔡仁厚,转载自:《中国哲学史》(台北学生书局印行)。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5日 下午7:00
下一篇 2021年12月12日 下午7:0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