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孔子世家》原文及翻译(3)之孔子周游列国

编者按:

国史大家钱穆先生曾说国人当对本国历史怀有一种温情与敬意,以此,相比于现代许多人对孔子的戏说、浅说,仅从司马迁把孔子安排在世家而非列传,其对孔子之崇敬可见一斑。司马迁之《孔子世家》,虽未完全按照年表,甚至有些事情亟待考证,然是任何欲了解孔子生平之绕不过的重要文献。又,其文字生动活泼,若读者静心下来逐字读原文,心中自会有一种满心充塞之感,对孔子略有所知、所感。若读原文有碍,亦有白话翻译。编者浏览网络诸多白话翻译版,有些甚随意,及至读及林语堂先生的翻译,始觉妥当。是以作为读者阅读之参考。

 

《孔子世家》凡9000余言,为便于读者阅读,依内容将《孔子世家》略分为五部分:

○第一部分,以孔子身世为主,记载孔子出生及至年长若干事。其中孔子身世孔子见老子等段落在此部分。(《史记·孔子世家》原文及翻译(1)之孔子身世)

 

○第二部分,主要记载孔子入仕,即孔子为鲁中都宰后升至大司寇,此期间孔子之作为。著名的夹谷之会、堕三都等在此部分。(《史记·孔子世家》原文及翻译(2)之孔子入仕)

 

○第三部分,主要是孔子离开鲁国周游列国,此部分最长,其中孔子困于匡,厄于陈蔡若丧家之犬,子见南子,还有孔子学琴,孔子在齐闻韶乐等等均在此部分。(《史记·孔子世家》原文及翻译(3)之孔子周游列国)

 

○第四部分,这里记述了孔子回到鲁国,删诗书,订礼乐,系易还有日常言行,直至去世。西狩见麟亦在此部分。《史记·孔子世家》原文及翻译(4)之孔子返鲁

 

○第五部分,记录孔子去世之后,诸弟子服丧、形成孔里及孔子后代,当然最后是太史公之赞叹。(《史记·孔子世家》原文及翻译(5)之孔子之后)

 

以下为第三部分。

 

【原文】

孔子遂适卫,主于子路妻兄颜浊邹家。卫灵公孔子:“居得禄几何?”对曰:“奉粟六万。”人亦致粟六万。居顷之,或谮孔子卫灵公灵公使公孙余假一出一入。孔子恐获罪焉,居十月,去卫。

 

【白话翻译】

孔子来到了卫国,寄住在子路的大舅子颜浊邹家里。卫灵公问孔子:“你在鲁国的官俸是多少?”孔子回答说:“官俸是六万小斗。”卫国也照样给了粟子六万小斗。过不多久,有人向卫灵公说了孔子的坏话,灵公就派公孙余假带了兵仗在孔子那儿走出走进,孔子担心会出事惹祸,待了十个月,就离开了卫国。

 

【原文】

将适,过颜刻为仆,以其策指之曰:“昔吾入此,由彼缺也。”人闻之,以为阳虎阳虎尝暴人,人于是遂止孔子孔子状类阳虎,拘焉五日,颜渊后,子曰:“吾以汝为死矣。”颜渊曰:“子在,何敢死!”人拘孔子益急,弟子惧。孔子曰:“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天之将丧斯文也,后死者不得与于斯文也。天之未丧斯文也,人其如予何!”孔子使从者为宁武子臣于,然后得去。

 

【白话翻译】

正打算到陈国去,经过匡(在今河北长桓县西南)城,弟子颜刻(刻亦作剋)替孔子赶车,用鞭子指着一处说:“从前我进这个城,就是由那个缺口进去的。”匡人听说当年和阳虎同行的颜刻出现,以为鲁国的阳虎又来了。因为阳虎曾经欺虐过匡人,匡人于是就留住孔子。孔子的模样像阳虎,所以被困在那里整整有五天。慌乱中颜渊失散了,稍后才来会合,孔子见了说:“我以为你乱中遇难了!”颜渊说:“老师您还健在,我怎敢轻易就死呢!”匡人围捕孔子围得越来越急,弟子们都很紧张,孔子就说:“文王虽已死了,文化道统并没有丧失,现在不都在我们身上吗?上天如果要绝灭这个文化道统的话,就不会让我们能够认知并负起传承的责任。天意既然是不绝灭这个文化道统,那匡人又能对我怎么样?”于是孔子派了一个随行弟子到卫宁武子那里做家臣,然后才得脱险离开。

 

【原文】

去即过。月余,反乎,主蘧伯玉家。灵公夫人有南子者,使人谓孔子曰:“四方之君子不辱欲与寡君为兄弟者,必见寡小君。寡小君愿见。”孔子辞谢,不得已而见之。夫人在絺帷中。孔子入门,北面稽首。夫人自帷中再拜,环佩玉声璆然。孔子曰:“吾乡为弗见,见之礼答焉。”子路不说。孔子矢之曰:“予所不者,天厌之!天厌之!”居月余,灵公与夫人同车,宦者雍渠参乘,出,使孔子为次乘,招摇巿过之。孔子曰:“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于是丑之,去,过。是岁,鲁定公卒。

 

【白话翻译】

从匡出来就到了蒲(在匡城北十五里),过了一个多月,又回到卫国,寄住在蘧伯玉家。卫灵公的夫人名叫南子的,派了人去对孔子说:“各国的君子只要有意和我们国君攀交情的,必定会来见我们夫人;我们夫人愿意见你。”孔子托言推辞告罪一番,最后还是不得已去见了。会见时,夫人站在葛细布做帷幕里面,孔子进了门,向北跪拜行礼,夫人在帷幕里面回拜答礼,身上的佩玉首饰触发清脆的响声。事后孔子说:“我一向是不想去见她,现在既然不得已见了,就得还她以礼。”子路还是不高兴,孔子就很严正地申明道:“我要不是因存着得君行道的一点希望才不得已去回见她的话,天一定厌弃我!天一定厌弃我!”过了个把月,卫灵公和夫人同坐了一辆车,宫官雍渠陪侍在右,出了宫门,要孔子坐第二部车子跟着,就大摇大摆的从市上走过。孔子感慨地说:“我还没见过爱慕德行像爱慕美色一般热切的人。”于是对这里的一切感到厌恶失望,就离开卫国往曹国去了。这一年,鲁定公死了。

 

【原文】

孔子,与弟子习礼大树下。司马桓魋欲杀孔子,拔其树。孔子去。弟子曰:“可以速矣。”孔子曰:“天生德于予,桓魋其如予何!”

 

【白话翻译】

孔子又离开曹国,来到宋国。一天和弟子们在大树下讲习礼仪。宋国的司马桓魋想要加害孔子,把大树给砍了,孔子只好离去。弟子催促说:“我们行动该快一点!”孔子说:“上天既然赋了道德使命给我,桓魋他又能把我怎样!”

 

【原文】

孔子,与弟子相失,孔子独立郭东门。人或谓子贡曰:“东门有人,其颡(sǎng)似,其项类皋陶,其肩类子产,然自要以下不及三寸。累累若丧家之狗。”子贡以实告孔子孔子欣然笑曰:“形状,末也。而谓似丧家之狗,然哉!然哉!”

 

【白话翻译】

孔子来到郑国,却和弟子彼此失散了;孔子一个人站在外城的东门口。郑国有人看见了就对子贡说:“东门那里站有一个人,他的额头像唐尧,脖子像皋陶,肩膀像子产,可是从腰以下比禹短了三寸;一副疲惫倒霉的样子,真像个失去主人家的狗。”子贡见面把这些话据实告诉孔子,孔子笑着说:“一个人的状貌如何,那是不重要的;倒是他说我像只失去主人家的狗,那可真是啊!那可真是啊!”

 

【原文】

孔子遂至,主于司城贞子家。岁余,吴王夫差伐陈,取三邑而去。赵鞅朝歌迁于越王 句践 会稽

 

【白话翻译】

孔子来到了陈国,寄住在司城贞子家里。过了一年多,吴王夫差来打陈国,夺取了三个城邑才撤兵。赵侯鞅来打卫国的朝歌。楚国来围攻蔡国,蔡国就请求迁到吴国的土地上去,受他保护。吴国又在会稽地方把越王勾践打败了。

 

【原文】

有隼集于廷而死,楛矢(hùshǐ)贯之,石砮(nǔ),矢长尺有咫。陈愍公使使问仲尼仲尼曰:“隼来远矣,此肃慎之矢也。昔武王,通道九夷百蛮,使各以其方贿来贡,使无忘职业。于是肃慎贡楛矢石砮,长尺有咫。先王欲昭其令德,以肃慎矢分大姬,配虞胡公而封诸。分同姓以珍玉,展亲;分异姓以远职,使无忘服。故分肃慎矢。”试求之故府,果得之。

 

【白话翻译】

有一天,许多鹰隼落在陈国宫廷前死了,身上被楛木做的箭射穿着,箭头是石头做的,箭杆有一尺八寸长。陈愍公派了人来请教孔子,孔子说:“鹰隼飞来的地方是很远了,这箭是肃慎人的箭。从前武王灭亡了商纣,就和四方的蛮夷民族来往,开导他们。他恩威并施,要他们把各地的特产献给朝廷,叫他们不能忘记自己的职责义务。于是肃慎人献来楛木做的箭杆,石头做的箭头,长度是一尺八寸。先王为了表彰他的美德,就把肃慎人的箭分给长女太姬。后来太姬嫁了虞胡公,虞胡公又封来陈国。当初王室分美玉给同姓诸侯,用意是要展现亲谊,分远方贡物给异姓诸侯,是要他们不忘归服周王,所以分给陈国肃慎人的箭。”愍听了叫人到旧府去查证一下,果然是找到了这种箭。

 

【原文】

孔子三岁,会晋楚争强,更伐,及常被寇。孔子曰:“归与归与!吾党之小子狂简,进取不忘其初。”于是孔子去

 

【白话翻译】

孔子在陈住了三年,正好遇着晋、楚两国在争强斗胜,一再来打陈国,直到吴国攻打陈为止,陈国常常受到侵犯。孔子感叹说:“回去吧!回去吧!留在我们家乡的那批孩子们,志气都大,只是行事疏略些,他们都很有进取心,也没忘掉自己的初衷。”于是孔子就离开了陈国。

 

【原文】

,会公叔氏畔,人止孔子。弟子有公良孺者,以私车五乘从孔子。 其为人长贤,有勇力,谓曰:“吾昔从夫子遇难于,今又遇难于此,命也已。吾与夫子再罹难,宁斗而死。”斗甚疾。人惧,谓孔子曰:“苟毋适,吾出子。”与之盟,出孔子东门。孔子遂适子贡曰:“盟可负邪?”孔子曰:“要盟也,神不听。”

 

【白话翻译】

路过蒲邑,刚好遇上公叔氏占据了蒲而背叛卫国,蒲人就留住孔子。弟子中有个叫公良孺的,自己带了五辆车子跟随孔子周游各地。他这个人身材高大,才德好,又英勇;他对孔子说:“我以前跟着老师在匡的地方遇到危难,如今又在这里遇上危难,这是命吧!我和老师一再的遭难,宁愿跟他们拼死算了!”于是就跟蒲人猛烈地拼斗起来。蒲人害怕了,就对孔子说:“如果能不去卫国,我就放你们走。”双方条件谈好,就放孔子一行从东门离去。孔子脱险后却一路前往卫国。子贡说:“约定好的条件可以不遵守吗?”孔子说:“在胁迫下讨的条约,神明是不会认可的。”

 

【原文】

卫灵公孔子来,喜,郊迎。问曰:“可伐乎?”对曰:“可。”灵公曰:“吾大夫以为不可。今之所以待晋楚也,以伐之,无乃不可乎?”孔子曰:“其男子有死之志,妇人有保西河之志。吾所伐者不过四五人。”灵公曰:“善。”然不伐

 

【白话翻译】

卫灵公听说孔子来了,很高兴,亲自出城来迎接。问道:“蒲可以讨伐吗?”孔子答说:“可以。”灵公说:“我的大夫却认为不能去打。因为现在的蒲,是卫国防备晋、楚的前哨据点,我们自己发兵去打,如果蒲人干脆投靠敌方,或敌方趁机来袭,那后果不是很不好吗?”孔子说:“蒲邑的百姓,男的都效忠卫国,有拼死的决心;妇女们也有保卫这块西河地方的愿望。所以我们所要讨伐的,只是领头叛乱的四五个人罢了。”灵公说:“很好。”然而却不去伐蒲。

 

【原文】

灵公老,怠于政,不用孔子孔子喟然叹曰:“苟有用我者,期月而已,三年有成。”孔子行。

 

【白话翻译】

卫灵公年纪老了,政务废弛,也不用孔子。孔子很感叹地说:“如果有人用我来掌理国政,一年就可以有个样子,三年便有具体成效了。”孔子只好离开了。

 

【原文】

佛肸中牟宰。赵简子中行,伐中牟佛肸畔,使人召孔子孔子欲往。子路曰:“闻诸夫子,‘其身亲为不善者,君子不入也’。今佛肸亲以中牟畔,子欲往,如之何?”孔子曰:“有是言也。不曰坚乎,磨而不磷;不曰白乎,涅而不淄。我岂匏瓜也哉,焉能系而不食?”

 

【白话翻译】

晋国佛肸做中牟(在今河南汤阴县西)邑宰。晋国的大夫赵简子要攻灭范氏、中行氏两家,就来攻伐中牟。佛肸就据有中牟公然反叛了,派人来召请孔子协助,孔子有意前往,子路说:“我听老师说过:‘一个本身做了坏事的人那里,君子是不会去的。’现在佛肸自己据中牟反叛,您想前去,这又是为什么呢?”孔子说:“我是说过这话的。但我不也说过真正坚实的东西吗?它是怎样磨都不会薄损的,不也说过真正精白的东西吗?它是怎么抹也不会污黑的。我难道是个中看不中吃的葫芦瓜(一云匏瓜为星名)吗?怎么能只供人挂着而不吃呢!”

 

【原文】

孔子击磬。有荷蒉而过门者,曰:“有心哉,击磬乎!硁硁乎,莫己知也夫而已矣!”

 

【白话翻译】

一天孔子击着磐,有个担着草制盛土器经过门前的人听见了,说道:“真是有心啊,这个击磬的人,丁丁当当地直敲着。既然世上没有人赏识自己,那就算了罢!”

 

【原文】

孔子学鼓琴师襄子,十日不进。师襄子曰:“可以益矣。”孔子曰:“已习其曲矣,未得其数也。”有间,曰:“已习其数,可以益矣。”孔子曰:“未得其志也。”有间,曰:“已习其志,可以益矣。”孔子曰:“未得其为人也。”有间,()有所穆然深思焉,有所怡然高望而远志焉。曰:“得其为人,黯然而黑,几然而长,眼如望羊,如王四国,非文王其谁能为此也!”师襄子辟席再拜,曰:“师盖云文王操也。”

 

【白话翻译】

孔子向鲁国的乐宫师襄子学弹琴,一连十天都没有进展。师襄子说:“可以进学一层了。”孔子说:“我已学会了乐曲的形式,但节奏内容还不了解。”过了一些时候,师襄子又说:“你已学得了曲子的节奏内容,可以进学一层了。”孔子说:“我还没领会乐曲的情感意蕴。”过了一些时候,师襄子又说:“你已领会了乐曲的情感意蕴,可以进学一层了。”孔子说:“乐曲中那个人我还体认不出呢!”再过一段时间,孔子一副安详虔敬有所深思的样子,随又欣喜陶然,像是视野情志正与高远的目标相遇似的。最后说道:“我体认出曲中的这个人啦!他的样子黑黑的,个子高高的,眼光是那样的明亮远大。像个统治四方诸侯的王者,这不是文王又有谁能够如此呢!”师襄子离开座位很恭敬地说:“我就说过这是文王的琴曲啊!”

 

【原文】

孔子既不得用于,将西见赵简子。至于而闻窦鸣犊舜华之死也,临而叹曰:“美哉水,洋洋乎!之不济此,命也夫!”子贡趋而进曰:“敢问何谓也?”孔子曰:“窦鸣犊舜华晋国之贤大夫也。赵简子未得志之时,须此两人而后从政;及其已得志,杀之乃从政。闻之也,刳胎杀夭则麒麟不至郊,竭泽涸渔则蛟龙不合阴阳,覆巢毁卵则凤皇不翔。何则?君子讳伤其类也。夫鸟兽之于不义也尚知辟之,而况乎哉!”乃还息乎陬乡,作为陬操以哀之。而反乎,入主蘧伯玉家。

 

【白话翻译】

孔子既然不被卫王所用,打算往西去见赵简子。到了黄河边,听到窦鸣犊、舜华两人被杀的消息,就对着河水感叹说:“河水是这样的壮美,这样的盛大啊!我不渡过这条河,也是命吧!”子贡听了趋前问道:“请问这话是什么意思?”孔子说:“窦鸣犊和舜华两人,是晋国有才德的大夫。当赵简子还没有得志的时候,是倚仗这两人才能从政的;如今他得志了,却杀了他们来执掌政权。我听说过,一个地方的人,如果残忍到剖开动物的肚子来杀死幼儿,麒麟是不来到郊外的;排干了池塘水来捉鱼,蛟龙就不肯调和阴阳来兴云致雨了;弄翻鸟儿的巢打破了卵,凤凰就不愿来飞翔。这是为什么呢?是君子忌讳自己的同类受到伤害啊!连飞鸟走兽对于不义的人事尚且知道避开,何况是我孔丘呢!”于是回到陬乡歇息,作了《陬操》这首琴曲来哀悼他们两人。随后又回到了卫,进住蘧伯玉的家。

 

【原文】

他日,灵公问兵陈。孔子曰:“俎豆之事则尝闻之,军旅之事未之学也。”明日,与孔子语,见蜚雁,仰视之,色不在孔子孔子遂行,复如

 

【白话翻译】

有一天,卫灵公问起军队战阵的事。孔子说:“关于祭祀典礼的事,我倒听说过,至于军队战阵的事,却是不曾学过。”第二天,灵公正和孔子在谈话,见有雁群飞过,只顾抬头仰望,神色间并不注意孔子。于是孔子就离开卫,又去陈国。

 

【原文】

夏,卫灵公卒,立孙辄(zhé),是为卫出公。六月,赵鞅内太子蒯聩(kuǎi kuì)阳虎使太子絻,八人衰绖,伪自迎者,哭而入,遂居焉。冬,迁于州来。是岁鲁哀公三年,而孔子年六十矣。,以太子蒯聩在故也。

 

【白话翻译】

同年的夏天,卫灵公死了,立了灵公的孙子辄继位,他就是卫出公。六月间,赵鞅(赵简子)派人把流亡在外的卫灵公太子蒯聩(出公辄之父)强送到卫国的戚邑。于是阳虎要太子去掉帽子露出发髻,另外八个人穿麻戴孝,装成是从卫来接太子回去奔丧的样子,哭着进了戚城,就住了下来。冬天里,蔡国从新蔡迁到州来(即下蔡,时属吴地)。这一年正是鲁哀公三年,而孔子已六十岁了。齐国协助卫国围攻戚城,是因为卫太子蒯聩住在那儿的缘故。

 

【原文】

夏,鲁 桓 厘庙燔(fái),南宫敬叔救火。孔子在陈,闻之,曰:“灾必于桓 厘庙乎?”已而果然。

 

【白话翻译】

夏天里,鲁桓公、厘公的庙失火烧了起来。这时孔子在陈国,听说鲁庙失火了,说道:“火灾一定发生在桓公、厘公的庙吧!”后来消息证实,果然是如他所言。

 

【原文】

秋,季桓子病,辇而见城,喟然叹曰:“昔此国几兴矣,以吾获罪于孔子,故不兴也。”顾谓其嗣康子曰:“我即死,若必相;相,必召仲尼。”后数日,桓子卒,康子代立。已葬,欲召仲尼公之鱼曰:“昔吾先君用之不终,终为诸侯笑。今又用之,不能终,是再为诸侯笑。”康子曰:“则谁召而可?”曰:“必召冉求。”于是使使召冉求冉求将行,孔子曰:“人召,非小用之,将大用之也。”是日,孔子曰:“归乎归乎!吾党之小子狂简,斐然成章,吾不知所以裁之。”子贡孔子思归,送冉求,因诫曰“即用,以孔子为招”云。

 

【白话翻译】

到了秋天,季桓子病重,乘着辇车望见鲁城,感叹地说:“以前这个国家几乎是可以强盛起来的,只因为我得罪了孔子,没有好好用他,所以才没有兴盛啊!”随即对着他的嗣子康子说:“我死了,你必然接掌鲁国的政权;掌政之后,一定得请孔子回来。”过了几天,桓子死了,康子继承了卿位。丧事办完之后,想召孔子。公之鱼却说:“从前我们先君(桓子)用他没用到底,最后惹来别国的笑话,现在你再用他,如果又是半途而废,别国岂不又要笑话你。”季康子说:“那要召谁才好呢?”公之鱼说:“应该召冉求。”于是就派了专人来召冉求。冉求正要起程时,孔子说:“鲁国当局来召冉求,不会小用他,该会重用他的。”就在这一天,孔子说:“回去吧!回去吧!在我们家乡的那批孩子们,志气都大,只是行事疏略些;他们的质地文采都很美,我真不知道要怎样来剪裁调教他们才好。”子贡知道了孔子想回乡,在送冉求时,据说就叮嘱他:“就职了,设法要他们来请老师回去!”

 

【原文】

冉求既去,明年,孔子迁于蔡昭公将如招之也。前昭公欺其臣迁州来,后将往,大夫惧复迁,公孙翩射杀昭公。秋,齐景公卒。

 

【白话翻译】

冉求回去后,第二年,孔子从陈国迁到蔡国。蔡昭公要到吴国去,是吴王召他去的。以前昭公欺骗他的臣子要把都邑迁到吴境的州来,现在既将应召前往,大夫们担心他又要搬迁,公孙翩就在路上把他射杀了。楚军来进犯蔡国。同年秋天,齐景公死了。

 

【原文】

明年,孔子叶公问政,孔子曰:“政在来远附迩。”他日,叶公孔子子路子路不对。孔子闻之,曰:“由,尔何不对曰‘其为人也,学道不倦,诲人不厌,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云尔。”

 

【白话翻译】

第二年,孔子从蔡国前往叶。叶公(楚大夫诸梁封邑在叶,僭称公)问孔子为政的道理,孔子说:“为政的道理在使远方的人归附,近处的人帖服。”有一天,叶公向子路问起孔子的为人,子路没回答他。孔子知道了就对子路说:“仲由!你怎么不回他说,‘他这个人嘛,学起道术来毫不倦怠,教起人来全不厌烦,用起功来连饭也会忘了吃,求道有得高兴起来,什么忧愁都可忘掉,甚至于连衰老就将到来也不知道了,等等。”

 

【原文】

,反于长沮桀溺耦而耕,孔子以为隐者,使子路问津焉。长沮曰:“彼执舆者为谁?”子路曰:“为孔丘。”曰:“是鲁孔丘与?”曰:“然。”曰:“是知津矣。”桀溺谓子路曰:“子为谁?”曰:“为仲由。”曰:“子,孔丘之徒与?”曰:“然。”桀溺曰:“悠悠者天下皆是也,而谁以易之?且与其从辟人之士,岂若从辟世之士哉!”耰而不辍。子路以告孔子孔子怃然曰:“鸟兽不可与同群。天下有道,不与易也。”

 

【白话翻译】

离开了叶,在回蔡的路上,长沮、桀溺两人一起在田里耕作。孔子看出了他们是隐居的高士,就叫子路前去向他们打听渡口的方位。长沮说:“那车上拉着缰绳的人是谁?”子路说:“是孔丘。”长沮说:“是鲁国的孔丘吗?”子路说:“是的。”长沮说:“那他该知道渡口在哪儿了。”桀溺随又问子路说:“你是谁?”子路说:“我是仲由。”桀溺说:“那你,就是孔丘的门徒啰!”子路说:“是的。”桀溺说:“天下哪儿都是一样的动荡啊,但是又有谁能改变这种局势?况且你与其跟着那逃避暴君乱臣的人到处奔波,还不如跟着我们这种避开整个乱世的人来得安逸自在呢!”说着,就自管去下种覆土了。子路把经过情形报告了孔子,孔子怅然地说:“人总该有责任的,怎可自顾隐居山林,终日与鸟兽生活在一起。天下如果清明太平的话,那我也用不着到处奔走要想改变这个局面了。”

 

【原文】

他日,子路行,遇荷莜丈人,曰:“子见夫子乎?”丈人曰:“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孰为夫子!”植其杖而芸。子路以告,孔子曰:“隐者也。”复往,则亡。

 

【白话翻译】

有一天,子路一个人走着,遇上一位肩上挑着除草竹器的老人。子路请问道:“你可看见了我的老师?”老人说:“你们这些人,手脚都不劳动,五谷也分不清楚,谁是你老师我怎么会知道?”只管拄着杖去除草。事后子路把经过告诉了孔子,孔子说:“那是一位隐士。”叫子路回去看看,老人却已走了。

 

 

【原文】

孔子迁于三岁,,军于城父。闻孔子之间,使人聘孔子孔子将往拜礼,蔡大夫谋曰:“孔子贤者,所刺讥皆中诸侯之疾。今者久留陈 蔡之间,诸大夫所设行皆非仲尼之意。今,大国也,来聘孔子孔子用于,则陈 蔡用事大夫危矣。”于是乃相与发徒役围孔子于野。不得行,绝粮。从者病,莫能兴。孔子讲诵弦歌不衰。子路愠见曰:“君子亦有穷乎?”孔子曰:“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

 

【白话翻译】

孔子迁到蔡国的第三年,吴国进攻陈国。楚国前来救陈,军队驻扎在城父(楚邑,在今河南宝丰县东)。听说孔子住在陈、蔡两国的边境上,楚国就派了专人来聘请孔子。孔子正打算应聘前去见礼,陈、蔡两国的大夫就商议说:“孔子是位有才德的贤者,凡他所讽刺讥评的,都切中诸侯的弊病所在。如今他长久留住在我们陈、蔡两国之间,各位大夫的所作所为,都不合于仲尼的观点意思。现在的楚国,是个强大的国家,却来礼聘孔子;楚国如果真用了孔子,那我们陈、蔡两国掌政的大夫就危险了。”于是双方都派了人一起把孔子围困在荒野上,动弹不得,粮食也断绝了。随行弟子饿病了,都打不起精神来。孔子却照样不停地讲他的学,朗诵他的书,弹他的琴,唱他的歌。子路满怀懊恼的来见孔子,说道:“君子也会有这样困穷的时候吗?”孔子说:“会有的,只不过君子遭到困穷时能够把持自己,小人遭到困穷的话,那就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了。”

 

【原文】

子贡色作。孔子曰:“,尔以予为多学而识之者与?”曰:“然。非与?”孔子曰:“非也。予一以贯之。”

 

【白话翻译】

子贡的神色也变了,孔子对他说:“赐啊,你以为我是多方去学习而把学来的牢记在心里的吗?”子贡说:“是的,难道不对吗?”孔子说:“不是的,我是把握住事物相通的基本道理,而加以统摄贯通的。”

 

【原文】

孔子知弟子有愠心,乃召子路而问曰:“诗云‘匪兕匪虎,率彼旷野’。吾道非邪?吾何为于此?”子路曰:“意者吾未仁邪?人之不我信也。意者吾未知邪?人之不我行也。”孔子曰:“有是乎!,譬使仁者而必信,安有伯夷叔齐?使知者而必行,安有王子比干?”

 

【白话翻译】

孔子知道弟子心中有着懊恼不平,于是召子路前来问他说:“《诗》上说:‘不是犀牛也不是老虎,为什么偏偏巡行在旷野之中,难道是我的道理有什么不对吗?我为什么会落到这个地步?”子路说:“想必是我们的仁德不够吧?所以人家不信任我们;想必是我们的智谋不足吧?所以人家不放我们通行。”孔子说:“有这个道理吗?仲由,假使有仁德的人便能使人信任,那伯夷、叔齐怎会饿死在首阳山呢?假使有智谋的人就能通行无阻,那王子比干怎会被纣王剖心呢?”

 

 

【原文】

子路出,子贡入见。孔子曰:“,诗云‘匪兕匪虎,率彼旷野’。吾道非邪? 吾何为于此?”子贡曰:“夫子之道至大也,故天下莫能容夫子。夫子盖少贬焉?”孔子曰:“,良农能稼而不能为穑,良工能巧而不能为顺。君子能修其道,纲而纪之,统而理之,而不能为容。今尔不修尔道而求为容。,而志不远矣!”

 

【白话翻译】

子路退出,子贡进来相见。孔子说:“赐啊!《诗》上说:‘不是犀牛也不是老虎,为什么偏偏巡行在旷野之中。’难道是我的道理有什么不对吗?为什么我会落到这个地步?”子贡说:“老师的道理是大到极点了,所以天下人就不能容受老师。老师何不稍微降低迁就一些!”孔子说:“赐,好农夫虽然善于播种五谷,却不一定准有好收成;好工匠能有精巧的手艺,所作却不一定能尽合人意;君子能够修治他的道术,就像治丝结网一般,先建立最基本的大纲统绪,再依序疏理结扎,但不一定能容合于当世。现在你不去修治自己的道术,反而想降格来苟合求容,赐啊!你的志向就不远大了!”

 

【原文】

子贡出,颜回入见。孔子曰:“,诗云‘匪兕匪虎,率彼旷野’。吾道非邪?吾何为于此?”颜回曰:“夫子之道至大,故天下莫能容。虽然,夫子推而行之,不容何病,不容然后见君子!夫道之不修也,是吾丑也。夫道既已大修而不用,是有国者之丑也。不容何病,不容然后见君子!”孔子欣然而笑曰:“有是哉颜氏之子!使尔多财,吾为尔宰。”

 

【白话翻译】

子贡出去了,颜回进来相见。孔子说:“回啊!《诗》上说:‘不是犀牛也不是老虎,为什么偏偏巡行在旷野之中。’难道是我的道理有什么不对吗?为什么我会落到这个地步呢?”颜回说:“老师的道术大到极点了,所以天下人就不能够容受。然而,老师照着自己的道术推广做去,不被容受又有什么关系?人家不能容,正见得老师是一位不苟合取容的君子呢!一个人道术不修治,才是自己的耻辱;至于道术既已大大地修成而不被人所用,那是有国的君主和执政大臣的耻辱了。不被容受有什么关系?人家不能容,正见得自己是一位不苟合取容的君子呢!”孔子听了欣慰的笑了,说道:“有这回事吗?颜家的子弟呀!假使你能有很多财富的话,我真愿意做家宰,替你经理财用呢!”

 

【原文】

于是使子贡楚昭王兴师迎孔子,然后得免。

 

【白话翻译】

于是差了子贡到楚国去,楚昭王便派兵前来迎护孔子,才免去了这场灾祸。

 

【原文】

昭王将以书社地七百里封孔子楚 令尹子西曰:“王之使使诸侯有如子贡者乎?”曰:“无有。”“王之辅相有如颜回者乎?”曰:“无有。”“王之将率有如子路者乎?”曰:“无有。”“王之官尹有如宰予者乎?”曰:“无有。”“且之祖封于周,号为子男五十里。今孔丘述三五之法,明周 召之业,王若用之,则安得世世堂堂方数千里乎?夫文王武王,百里之君卒王天下。今孔丘得据土壤,贤弟子为佐,非之福也。”昭王乃止。其秋,楚昭王卒于城父

 

【白话翻译】

楚昭王想把七百里大有居民里籍的地方封给孔子。楚国的令尹子西(即公子申,昭王之兄)阻止说:“大王使臣出使到诸侯各国的,有像子贡这样称职的吗?”昭王说:“没有。”子西又问:“大王左右辅佐大臣,有像颜回这样贤能的吗?”昭王说:“没有。”子西又问:“大王的将帅,有像子路这样英勇的吗?”昭王说:“没有。”子西再问:“大王各部主事的臣子,有像宰予这样干练的吗?”昭王也说:“没有。”子西接着说:“况且我们楚国的祖先在受周天子分封时,名位只是子爵,土地是跟男爵相等的方五十里。如今孔丘遵循三皇五帝的遗规,效法周公、召公的德业,大王如果用了他,那么楚国还能世世代代公然保有几千里的土地吗?想当初文王在丰邑,武王在镐京,以百里小国的君主,两代经营终而统一天下。现在孔丘如拥有那七百里土地,又有那么多贤能弟子辅佐,对楚国来说并不是好事。”昭王听了就打消封地给孔子的念头。这年秋天,楚昭王死在城父。

 

【原文】

接舆歌而过孔子,曰:“凤兮凤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谏兮,来者犹可追也!已而已而,今之从政者殆而!”孔子下,欲与之言。趋而去,弗得与之言。

 

【白话翻译】

楚国装狂自隐的贤土接舆,唱着歌走过孔子的车前,他唱道:“凤呀!凤呀!你的品德身价怎么这样低落?过去的已经无法挽回补正了呀!可是将来的还可以来得及避免的。罢了!罢了!现在从政的人都是很危险的啊!”孔子下了车,想和他谈谈,他却快步走开了,没能跟他说上话。

 

【原文】

于是孔子反乎。是岁也,孔子年六十三,而鲁哀公六年也。

 

【白话翻译】

于是孔子从楚国回到了卫国。这一年,是孔子六十三岁,也是鲁哀公的六年。

 

【原文】

其明年,,征百牢。太宰嚭季康子康子使子贡往,然后得已。

 

【白话翻译】

第二年,吴国和鲁国在缯(今山东峄县境)的地方会盟,吴王要求鲁国提供百牢(牛羊猪三牲俱备曰一牢)的礼献。吴太宰嚭召见季康子,康子就请子贡前去应对,经子贡据理力争才得免了。

 

【原文】

孔子曰:“鲁 卫之政,兄弟也。”是时,卫君辄父不得立,在外,诸侯数以为让。而孔子弟子多仕于卫君欲得孔子为政。子路曰:“卫君待子而为政,子将奚先?”孔子曰:“必也正名乎!”子路曰:“有是哉,子之迂也!何其正也?”孔子曰:“野哉也!夫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刑罚不中则民无所错手足矣。夫君子为之必可名,言之必可行。君子于其言,无所苟而已矣。”

 

【白话翻译】

孔子说:“鲁、卫两国的政事,真是兄弟一般的情况。”这个时候,卫君出公辄的父亲蒯聩不能继位,流亡在外,这件事诸侯屡次加以指责。而孔子的弟子很多都在卫国做官,卫君辄也想要孔子来佐理政事。子路就问孔子说:“卫君想要老师去帮他掌理政事。老师打算先做什么?”孔子说:“那我必定要先端正名分吧!”子路说:“有这回事吗?老师太迂阔不切实际了!有什么好正的?”孔子说:“你真是鲁莽啊,仲由!要知道名分不正,说出来的话就不顺当;说话不顺当,政事就没法成功;政事不成功,礼乐教化就不能推行;教化不能推行,刑法就无法适中;刑罚不适中,那老百姓就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所以君子定下的名分,一定是可以顺当说出口;说出了的话,一定可以行得通。君子对他说出来的话,要做到没有一点的苟且随便才行。”

 

【原文】

其明年,冉有季氏将师,与战于,克之。季康子曰:“子之于军旅,学之乎?性之乎?”冉有曰:“学之于孔子。”季康子曰:“孔子何如人哉?”对曰:“用之有名;播之百姓,质诸鬼神而无憾。之至于此道,虽累千社,夫子不利也。”康子曰:“我欲召之,可乎?”对曰:“欲召之,则毋以小人固之,则可矣。”而卫 孔文子将攻太叔,问策于仲尼仲尼辞不知,退而命载而行,曰:“鸟能择木,木岂能择鸟乎!”文子固止。会季康子公华公宾公林,以币迎孔子孔子

 

【白话翻译】

又过一年,冉有为季氏率领军队和齐国在郎亭(在今山东鱼台县东北)地方作战,把齐兵打败了。季康子对冉求说:“你对军事作战的事,是学来的呢?还是天生就懂的呢?”冉有说:“是向孔子学的。”季康子说:“孔子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冉有回答说:“想用他,要有光明正大的名分;即使向百姓公开宣布,或明告于鬼神,都要是没有遗憾的。如果是像我目前所到的这种情况,就是把千社(《索隐》:二十五家为社)这么大的地方给他,我们的老师也不会接受的。”季康子说:“我想召请他回来,可以吗?”冉有回答说:“如果真想召请他回来,就要信任他,不可让小人阻碍他,那是可以的。”这时卫大夫孔文子想攻打卫文公的后人太叔疾,向孔子问计。孔子推说不知道,随即招呼备车就离开了。说道:“鸟是选择树林子来栖息,树林子哪能选择挽留他。”正好季康子赶走了公华、公宾、公林这几个人,备妥了周到的礼节来迎接孔子,孔子就回到了鲁国。

 

【原文】

孔子之去凡十四岁而反乎

 

【白话翻译】

孔子离开鲁国,一共经过了十四年的时间才又回到鲁国。

 

编辑排版:其嘉

 


 

【本站推荐】

 

公 开 课 |(36小时)零基础儒学入门自学课程

家长必学|儿童读经教育入门——读经教育六小篇

活动公告|本站志工招募公告与说明

 

(16)
上一篇 2021年7月3日 下午6:25
下一篇 2021年7月4日 下午7:05

相关推荐

  • 《史记·孔子世家》原文及翻译(4)之孔子返鲁

    编者按: 国史大家钱穆先生曾说国人当对本国历史怀有一种温情与敬意,以此,相比于现代许多人对孔子的戏说、浅说,仅从司马迁把孔子安排在世家而非列传,其对孔子之崇敬可见一斑。司马迁之《孔…

    认识孔子 2021年7月4日
    02.7K0
  • 孔子之现实生命与义理生命

    孔子在人生的命限之外,又开出义理当为的路。人生有了理想,行所当行,生命就在往上翻越一层,不仅是实然的存在,也是价值的存在,不是无奈的活着,而是庄严的活着。

    认识孔子 2021年7月17日
    07790
  • 季谦先生:孔子的音乐素养

    今天就顺着我们来学古琴,我就跟大家讲一讲跟今天学琴有关的事情,就讲讲孔子的音乐素养吧。   讲这个我自己都很惭愧,因为我自己对音乐是外行,尤其是没有自己可以操作的乐器。我…

    季谦文集 2021年6月28日
    01.3K0
  • 季谦先生:《论语》释题

    时间:西历2009年12月10日 地点:北京首期全日制读经师资培训营 主讲人:王财贵老师 哲萱编辑   王财贵修订 这本书叫做《论语》,有人曾经问,为什么叫做“论语",“语”我们知…

    季谦文集 2021年6月28日
    08770
  • 认识孔子

    编者按:在古人,学以成圣,是一普遍意识,孔子备受敬仰;在今天,学以成专家,是一普遍意识。因此,我们越来越难以了解为何孔子有如此高之历史地位,也越来越难以企及圣贤之智慧。传承中华民族…

    2021年7月23日
    0842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条)

  • 澤之
    知世分子 2021年7月4日 上午9:03

    颜回答孔子“匪兕匪虎,率彼旷野”之问一段,可见圣人仁德之一斑,外在推行仁政虽屡遭挫折,然心中却无碍,心中无碍却又不是消极逃避,仍然知其不可而为之。
    一般君子之仁德,如地球上之大火,纵如活火山之长久与猛烈,倘遇大雨,亦见其自身热力之短时见损;太阳则不然,纵然全球旷日暴雨,其热力与光明有分毫之见损乎?其供给地球之热力与光明又有丝毫之减损乎?此足见圣人仁德之超越性。
    子贡言圣人如日月,诚非虚言。

    • 澤之
      知世分子 2021年7月4日 上午9:17

      @知世分子超越力量不一定能改变所有现实,但是一定不会被现实力量损害与改变,反之,能被现实力量所损害与改变的,那一定仍旧还是现实力量,不管看起来多强大,而非超越的真正的仁德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