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孔子世家》原文及翻译(2)之孔子入仕

编者按:

国史大家钱穆先生曾说国人当对本国历史怀有一种温情与敬意,以此,相比于现代许多人对孔子的戏说、浅说,仅从司马迁把孔子安排在世家而非列传,其对孔子之崇敬可见一斑。司马迁之《孔子世家》,虽未完全按照年表,甚至有些事情亟待考证,然是任何欲了解孔子生平之绕不过的重要文献。又,其文字生动活泼,若读者静心下来逐字读原文,心中自会有一种满心充塞之感,对孔子略有所知、所感。若读原文有碍,亦有白话翻译。编者浏览网络诸多白话翻译版,有些甚随意,及至读及林语堂先生的翻译,始觉妥当。是以作为读者阅读之参考。

 

《孔子世家》凡9000余言,为便于读者阅读,依内容将《孔子世家》略分为五部分:

○第一部分,以孔子身世为主,记载孔子出生及至年长若干事。其中孔子身世孔子见老子等段落在此部分。(《史记·孔子世家》原文及翻译(1)之孔子身世)

 

○第二部分,主要记载孔子入仕,即孔子为鲁中都宰后升至大司寇,此期间孔子之作为。著名的夹谷之会、堕三都等在此部分。(《史记·孔子世家》原文及翻译(2)之孔子入仕)

 

○第三部分,主要是孔子离开鲁国周游列国,此部分最长,其中孔子困于匡,厄于陈蔡若丧家之犬,子见南子,还有孔子学琴,孔子在齐闻韶乐等等均在此部分。(《史记·孔子世家》原文及翻译(3)之孔子周游列国)

 

○第四部分,这里记述了孔子回到鲁国,删诗书,订礼乐,系易还有日常言行,直至去世。西狩见麟亦在此部分。《史记·孔子世家》原文及翻译(4)之孔子返鲁

 

○第五部分,记录孔子去世之后,诸弟子服丧、形成孔里及孔子后代,当然最后是太史公之赞叹。(《史记·孔子世家》原文及翻译(5)之孔子之后)

 

以下为第二部分。

 

【原文】

其后定公孔子中都宰,一年,四方皆则之。由中都宰为司空,由司空为大司寇。

 

【白话翻译】

后来鲁定公任命孔子做中都(在今山东汶上县)地方的宰官,才到职一年就很有绩效,四方的官吏都学着他做。孔子由中都宰升任做司空,又由司空升任了大司寇。

 

【原文】

定公十年春,及平。夏,大夫黎鉏(chú)言于景公曰:“孔丘,其势危。”乃使使告为好会,会于夹谷鲁定公且以乘车好往。孔子摄相事,曰:“臣闻有文事者必有武备,有武事者必有文备。古者诸侯出疆,必具官以从。请具左右司马。”定公曰:“诺。”具左右司马。会齐侯 夹谷,为坛位,土阶三等,以会遇之礼相见,揖让而登。献酬之礼毕,有司趋而进曰:“请奏四方之乐。”景公曰:“诺。”于是旍(jīng)(máo)羽袚(fú)矛戟剑拨鼓噪而至。孔子趋而进,历阶而登,不尽一等,举袂而言曰:“吾两君为好会,夷狄之乐何为于此!请命有司!”有司却之,不去,则左右视晏子景公景公心怍(zuò),麾(huī)而去之。有顷,有司趋而进曰:“请奏宫中之乐。”景公曰:“诺。”优倡侏儒为戏而前。孔子趋而进,历阶而登,不尽一等,曰:“匹夫而营惑诸侯者罪当诛!请命有司!”有司加法焉,手足异处。景公惧而动,知义不若,归而大恐,告其群臣曰:“以君子之道辅其君,而子独以夷狄之道教寡人,使得罪于鲁君,为之柰何?”有司进对曰:“君子有过则谢以质,小人有过则谢以文。君若悼之,则谢以质。”于是齐侯乃归所侵郓(yùn汶阳龟阴之田以谢过。

 

【白话翻译】

定公十年的春天,鲁国和齐国和好。到了夏天,齐国的大夫黎 就对景公说:“鲁国用了孔丘,照情形看,这是会危害齐国的。”于是派了使者去约鲁君来做和好的会盟。会盟的地点是在夹谷(今山东莱芜县)。鲁定公就装潢好车子,毫无武装便想前往。这时孔子正好是兼理典礼会盟的事务,就对定公说:“我听说有文事的必须要有武备,有武事的必须要有文备。从前凡是诸侯出了自己的国境,一定带全了必要的官员随行。请你也带左司马右司马一道去。定公说:“好的。”就带了左右司马出发,和齐侯在夹谷地方相会。这个地方筑了土台,台上备好席位,上台的土阶有三级。两君就在台前行了相见礼,作揖让了一番才登上台。双方馈赠应酬的仪式行过之后,齐国管事的官员急忙前来请示道:“请开始演奏四方的舞乐。”景公说:“好罢。”于是旍旄羽拔矛戟剑拨都出了场,敲打吼叫地表演起来。孔子见了赶忙跑过来,一步一阶就往台上走,最后一阶没有跨上,便举袖一挥,说道:“我们两国君主,是为了和好而来会盟的,这种夷狄的野蛮舞乐,怎么可以用在这个场合呢!请命管事官员叫他们下去罢!”管事的叫他们退下,他们却不肯动。孔子就朝左边的晏子看看,又朝右方的景公看看,景公心里尴尬了一阵,就命令乐人下去。过了一会儿,齐国管事官员又跑来说道:“请演奏宫中的女乐。”景公应说:“好的。”于是许多戏子矮人都前来表演了。孔子看了又急忙过来,一步一阶往台上走,最后一阶没有跨上就说道:“一个普通人敢胡闹来迷乱诸侯,论罪是应该正法的,请下令管事的执行吧!”于是管事官员依法处罚,那受罚的人就手脚分离了(谓腰斩)。景公看了孔子态度这样严正,不由得不敬畏动容,知道自己道理上不如他。回国之后心里很不安,就对众臣说:“鲁国是用君子的道理来辅助他们的君主,而你们却仅把夷狄那套歪理告诉了我,害我开罪了鲁君,这该怎么办呢?”主事的官吏上前回话:“君子有了过错,就用具体的事物来谢罪;普通人有了过错,就用虚礼文辞来谢罪。君上如果心里不安,就可用具体的事物去谢罪了。”于是齐侯就把以前从鲁国侵夺来的郓、汶阳和龟阴的田还给鲁国,来表示自己的歉疚。

 

【原文】

定公十三年夏,孔子言于定公曰:“臣无藏甲,大夫毋百雉之城。”使仲由为季氏宰,将堕三都。于是叔孙氏先堕季氏将堕公山不狃叔孙辄人袭。公与三子入于季氏之宫,登武子之台。费人攻之,弗克,入及公侧。孔子申句须乐颀(qí)下伐之,人北。国人追之,败诸姑蔑。二子奔,遂堕。将堕公敛处父孟孙曰:“堕人必至于北门。且孟氏之保鄣,无是无孟氏也。我将弗堕。”十二月,公围,弗克。

 

【白话翻译】

鲁定公十三年的夏天,孔子对定公说:“臣子的家中不可私藏兵器,大夫的封邑不能筑起三百丈的大城墙。”就派仲由去当季氏的家宰,打算拆毁季孙、叔孙、孟孙三家封邑的城墙。于是叔孙先把郈邑的城拆了。季孙也准备拆费邑的城,当时的邑宰公山不狃就和叔孙辄率领了费邑的丁众进袭鲁城,定公和季孙、叔孙、孟孙三人就躲进了季孙的住处,上了季孙武子的台(在鲁城东门内),费人围攻他们,却攻不下,但已有人退到定公的台侧(入及公侧,佥樾谓入当作“矢”。则云箭矢已射至定公身旁矣)。 孔子就派了申句须、乐颀下台来攻击他们,费人开始退走,国人乘胜追击,在姑蔑(今山东泗水县南)地方把他们彻底打败了。公山不狃、叔孙辄两人便逃到齐国,终于把费城拆毁了。接着准备拆成城,成邑的邑宰公敛处父对孟孙氏说:“拆了成邑的城,齐人必将进逼到我们北边门户。况且成城是你们孟氏的保障,没有成城就等于没有孟氏了。我打算抗命不拆。”十二月,定公率兵包围成城,没攻下来。

 

【原文】

定公十四年,孔子年五十六,由大司寇行摄相事,有喜色。门人曰:“闻君子祸至不惧,福至不喜。”孔子曰:“有是言也。不曰‘乐其以贵下人’乎?”于是诛大夫乱政者少正卯。与闻国政三月,粥羔豚者弗饰贾;男女行者别于涂;涂不拾遗;四方之客至乎邑者不求有司,皆予之以归。

 

【白话翻译】

鲁定公十四年,孔子五十六岁。这时他以大司寇的职位参与国家大事,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门弟子见了说话:“听说一个君子人,祸事临头不慌张恐惧,好事到来也不喜形于色。”孔子说:“是有这个话。但是不也听说过‘乐其以贵下人’的话吗?”于是就把扰乱鲁国政事的大夫少正卯给杀了。孔子参与国政才三个月,贩羊卖猪的商人就不敢哄抬价钱,行人男女都分开走路,各守礼法,路上见了别人掉落的东西也不敢捡回去;四方旅客来到鲁国的,不必向官吏请求,都会给予亲切的照顾。

 

【原文】

人闻而惧,曰:“孔子为政必霸,霸则吾地近焉,我之为先并矣。盍致地焉?”黎鉏曰:“请先尝沮之;沮之而不可则致地,庸迟乎!”于是选齐国中女子好者八十人,皆衣文衣而舞康乐,文马三十驷,遗君。陈女乐文马于城南高门外,季桓子微服往观再三,将受,乃语鲁君为周道游,往观终日,怠于政事。子路曰:“夫子可以行矣。”孔子曰:“今且郊,如致膰乎大夫,则吾犹可以止。”桓子卒受女乐,三日不听政;郊,又不致膰俎于大夫。孔子遂行,宿乎。而师己送,曰:“夫子则非罪。”孔子曰:“吾歌可夫?”歌曰:“彼妇之口,可以出走;彼妇之谒,可以死败。盖优哉游哉,维以卒岁!”师己反,桓子曰:“孔子亦何言?”师己以实告。桓子喟然叹曰:“夫子罪我以群婢故也夫!”

 

【白话翻译】

齐国听到了这种情形就担心起来,说道:“孔子主政下去,鲁国必会强大称霸;要是称霸了,我们的地方最靠近那里,必然会先来并吞我们了,何不先给他们一些土地呢?”黎鉏说:“还是先设法破坏他们的改革图强;如果破坏不成,再送给他们土地也不迟呀!”于是就挑选了国内漂亮的少女八十人,都穿上华丽的衣裳,教她们学会跳康乐舞,身上有花纹的马一百二十匹,一起送去给鲁君。先把女乐和文马安置在鲁城南面的高门外边。季桓子知道了,曾经穿便装偷偷地去观赏了好几回,打算接受下来,就跟鲁君说好,两人装着要环游各处,实地里是整天都到那儿观赏,把政事荒废下来。子路看了情形就劝孔子说:“老师,我们可以离开了!”孔子说:“鲁国不久就要春祭天地,如果当局遵守礼法,能把典礼后的祭肉分送给大夫,就表示仍有可为,那么我们还可以暂时留下。”季桓子终于是接受了齐人送来的女子乐团,整个沉迷其间,一连三天都不过问政务;而且春祭天地的大典之后,又违背常礼,没给大夫们分送祭肉,于是孔子失望的离开了鲁国,当天就在屯(在鲁城南)的地方过夜。乐师已前来送行,说道:“先生就这样怪罪了?”孔子说:“我唱个歌告诉你好吗?”于是唱道:“听信妇人的话,可以失去亲信;过于接近妇女,可以使人败事亡身。既然如此就该离开,优游自在的安度岁月。”乐师已回去了,桓子问他说:“孔子说了些什么?”乐师已照实相告。桓子长叹一声,说:“孔夫子是为了那一群女乐的事怪罪我了!”

 

编辑排版:其嘉

 


 

【本站推荐】

 

公 开 课 |(36小时)零基础儒学入门自学课程

家长必学|儿童读经教育入门——读经教育六小篇

 

(4)
郑其嘉的头像郑其嘉编辑
上一篇 2021年7月2日
下一篇 2021年7月3日

相关推荐

  • 《史记·孔子世家》原文及翻译(5)之孔子后

    编者按: 国史大家钱穆先生曾说国人当对本国历史怀有一种温情与敬意,以此,相比于现代许多人对孔子的戏说、浅说,仅从司马迁把孔子安排在世家而非列传,其对孔子之崇敬可见一斑。司马迁之《孔…

    认识孔子 2021年7月4日
    06.3K1
  • 季谦先生:孔子的音乐素养

    今天就顺着我们来学古琴,我就跟大家讲一讲跟今天学琴有关的事情,就讲讲孔子的音乐素养吧。   讲这个我自己都很惭愧,因为我自己对音乐是外行,尤其是没有自己可以操作的乐器。我…

    季谦文集 2021年6月28日
    02.3K0
  • 孔子身世

    孔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大圣人。在孔子以前,中国历史文化当已有2500年以上之积累,而孔子集其大成。在孔子以后,中国历史文化又复有2500年以上之演进,而孔子开其新统。在此五千多年,中…

    认识孔子 2021年7月5日
    02.3K1
  • 孔子之夹谷之会

    【原文】 其后定公以孔子为中都宰,一年,四方皆则之。由中都宰为司空,由司空为大司寇。   【白话翻译】 后来鲁定公任命孔子做中都(在今山东汶上县)地方的宰官,才到职一年就很有绩效,…

    认识孔子 2021年7月6日
    03.0K0
  • 孔子之现实生命与义理生命

    孔子在人生的命限之外,又开出义理当为的路。人生有了理想,行所当行,生命就在往上翻越一层,不仅是实然的存在,也是价值的存在,不是无奈的活着,而是庄严的活着。

    认识孔子 2021年7月17日
    01.3K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