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孔子世家》原文及翻译(1)之孔子身世

编者按:

国史大家钱穆先生曾说国人当对本国历史怀有一种温情与敬意,以此,相比于现代许多人对孔子的戏说、浅说,仅从司马迁把孔子安排在世家而非列传,其对孔子之崇敬可见一斑。司马迁之《孔子世家》,虽未完全按照年表,甚至有些事情亟待考证,然是任何欲了解孔子生平之绕不过的重要文献。又,其文字生动活泼,若读者静心下来逐字读原文,心中自会有一种满心充塞之感,对孔子略有所知、所感。若读原文有碍,亦有白话翻译。编者浏览网络诸多白话翻译版,有些甚随意,及至读及林语堂先生的翻译,始觉妥当。是以作为读者阅读之参考。

 

《孔子世家》凡9000余言,为便于读者阅读,依内容将《孔子世家》略分为五部分:

○第一部分,以孔子身世为主,记载孔子出生及至年长若干事。其中孔子身世孔子见老子等段落在此部分。(《史记·孔子世家》原文及翻译(1)之孔子身世)

 

○第二部分,主要记载孔子入仕,即孔子为鲁中都宰后升至大司寇,此期间孔子之作为。著名的夹谷之会、堕三都等在此部分。(《史记·孔子世家》原文及翻译(2)之孔子入仕)

 

○第三部分,主要是孔子离开鲁国周游列国,此部分最长,其中孔子困于匡,厄于陈蔡若丧家之犬,子见南子,还有孔子学琴,孔子在齐闻韶乐等等均在此部分。(《史记·孔子世家》原文及翻译(3)之孔子周游列国)

 

○第四部分,这里记述了孔子回到鲁国,删诗书,订礼乐,系易还有日常言行,直至去世。西狩见麟亦在此部分。《史记·孔子世家》原文及翻译(4)之孔子返鲁

 

○第五部分,记录孔子去世之后,诸弟子服丧、形成孔里及孔子后代,当然最后是太史公之赞叹。(《史记·孔子世家》原文及翻译(5)之孔子之后)

 

以下为第一部分。

 

据中华书局版《史记》

索隐:孔子非有诸侯之位,而亦称系家者,以是圣人为教化之主,又代有贤哲,故称系家焉。

正义:孔子无侯伯之位,而称世家者,太史公以孔子布衣传十余世,学者宗之,自天子王侯,中国言六艺者宗于夫子,可谓至聖,故为世家。

 

【原文】

孔子鲁 昌平乡 陬邑。其先人也,曰孔防叔防叔伯夏伯夏叔梁纥hé)。颜氏女野合而生孔子,祷于尼丘孔子鲁襄公二十二年而孔子生。生而首上圩(wū)顶,故因名曰云。字仲尼,姓孔氏

 

【白话翻译】

孔子出生在鲁国昌平乡的陬邑(今山东曲阜县东南境鄹城)。他的先世本来是宋国的公族,到了叫孔防叔的,才因避祸逃来鲁国定居。防叔生了伯夏,伯夏生了叔梁纥。梁纥晚年再娶颜姓女子(《礼记·檀弓》云孔子母名徵在)才生了孔子,而且是到尼丘(一名尼山)去向神明祈祷才有孕生下孔子的。鲁襄公二十二年(公元前五五一年),孔子诞生。孔子刚生下时,头项中间是凹下的,所以就给他 取名叫丘,字叫仲尼,姓孔氏。

 

【原文】

生而叔梁纥hé)死,葬于防山防山东,由是孔子疑其父墓处,母讳之也。孔子为儿嬉戏,常陈俎豆,设礼容。孔子母死,乃殡五父之衢,盖其慎也。郰人挽父之母诲孔子父墓,然后往合葬于焉。

 

【白话翻译】

孔子生下不久,叔梁纥就死了,(《索隐》引《家语》云生三岁而粱叔纥死)葬在防山。防山在鲁城的东边(《括地志》云在曲阜县东二十五里),因此孔子没法确知自己父亲的坟墓所在;母亲年少葬夫,照当时礼俗不能亲去送葬,所以也说不出坟墓详确地址。孔子小的时候游戏,常摆起各种祭器,学着大人祭祀时礼仪动作。母亲死了,(《孔子世家补订》;《阙里志》诸书并云在孔子二十四岁)。(今人钱穆先生则云在孔子十七岁以前)就暂时浅厝在五父衢(鲁城道名)的路旁,不敢贸然深葬远处,可能是他为了谨慎的缘故吧!后来同邑人挽父的母亲,指点出孔子父亲的墓地,然后孔子才把母亲迁去防山和父亲合葬在一起。

 

【原文】

孔子要绖(dié)季氏飨士,孔子与往。阳虎绌曰:“季氏飨士,非敢飨子也。”孔子由是退。

 

【白话翻译】

孔子腰间系着孝麻还在守丧,季孙子招宴军役之士(一说文学之士,此据方苞说),孔子前往参加。季孙的家臣阳虎拒斥他说:“季氏招宴要服役的士卒,是不敢招待你的。”于是孔子就退了回来。

 

【原文】

孔子年十七,大夫孟厘子病且死,诫其嗣懿子曰:“孔丘,圣人之后,灭于。其祖弗父何始有而嗣让厉公。及正考父宣公,三命兹益恭,故鼎铭云:‘一命而偻(lǚ),再命而伛(yǔ),三命而俯,循墙而走,亦莫敢余侮。饘(zhān)于是,粥于是,以餬余口。’其恭如是。吾闻圣人之后,虽不当世,必有达者。今孔丘年少好礼,其达者欤?吾即没,若必师之。”及厘子卒,懿子南宫敬叔往学礼焉。是岁,季武子卒,平子代立。

 

【白话翻译】

孔子十七岁那一年,鲁国的大夫孟厘子跟随鲁昭公到楚去,回来之后,深为不能襄助行好应有礼仪而自责,所以在他临终前,还告诫自己的嗣子孟懿子说:“孔丘这个人,是圣人(《集解》引服虔曰:圣人谓商汤)的后裔,是在宋国受到华氏之祸才逃到鲁国来的。他先祖弗父何本来可以继位做宋君,却让给了他的弟弟厉公(《集解》引杜预曰:弗父何,宋愍公之长子,厉公之兄也。何嫡嗣当立,以让厉公)。到了弗父何的曾孙正考父,他辅佐戴公、武公、宣公三朝,做了上卿。他每一受命,就更加恭谨,所以考父鼎的铭文说:‘第一次受命时鞠躬致敬,二次受命时折腰弓背,到了第三次受命,我的头压得更低,腰背更加弯曲了。走路时挨着墙边走,也没有人敢来侮慢我;我就用这个鼎做些面糊稀饭来清俭度日。’他就是这般恭谨俭约。我听说圣人的后裔,虽不一定能当国继位,但必然会有才德显达的人出现。如今孔丘年纪轻轻就博学好礼,这岂不就是所谓的显达的人吗?我是不久的人了,你可一定要去从他求学。”孟厘子死后,懿子和鲁人南宫敬叔(《索隐》谓敬叔与懿子皆孟厘子之子,不阙更言鲁人)便去向孔子学礼。这一年,季武子死了,平子继承了卿位。

 

【原文】

孔子贫且贱。及长,尝为季氏史,料量平;尝为司职吏而畜蕃息。由是为司空。已而去,斥乎,逐乎,困于之间,于是反孔子长九尺有六寸,人皆谓之“长人”而异之。复善待,由是反

 

【白话翻译】

孔子早年生活,既穷苦又没地位。成年以后,曾做过仓库管理员(季氏史,《会注考证》引诸说以为当作“委吏”,孟子亦云:“孔子尝为委吏矣”,今从之),出纳钱粮算量得准确清楚,也担任过管理牧场的小职务,而场中牲口就越养越多。后来,他出任主管营建的司空。过不了多久,他离开鲁国,在齐国却受到排斥,转到宋、卫两国,生活也奔波不定,又在陈、蔡两国间遭遇困厄,最后才回到鲁国。孔子身高有九尺六寸,人家管他叫“长人”,而且以奇异眼光看他。鲁国当局最后总算又对他好了,所以才回到鲁国来的。

 

【原文】

鲁 南宫敬叔君曰:“请与孔子。”君与之一乘车,两马,一竖子俱,适问礼,盖见老子云。辞去,而老子送之曰:“吾闻富贵者送人以财,仁人者送人以言。吾不能富贵,窃仁人之号,送子以言,曰:‘聪明深察而近于死者,好议人者也。博辩广大危其身者,发人之恶者也。为人子者毋以有己,为人臣者毋以有己。’”孔子反于,弟子稍益进焉。

 

【白话翻译】

鲁国的南宫敬叔对鲁君说:“请帮助孔子到周去。”于是鲁君就给了一辆车子、两匹马,一个童仆随他出发,到周去学礼,据说是见到了老子。学成告别时,老子送他说:“我听说富贵的人送人是用财物,仁德的人送人是用言辞。我不能够富贵,却盗取了仁人的名号,就说几句话送你,这话是:一个聪明又能深思明察的人,却常遭到困厄,几乎丧生,那是因为他喜欢议论别人的缘故,学问渊博识见广大的人,却使自己遭到危险不测,那是由于他好揭发别人罪恶的后果;做人子女的应该心存父母,不该只想到自己;做人臣属的应该心存君上,不能只顾到本身。”孔子从周回到鲁之后,门下的学生就日益增多了。

 

【原文】

是时也,晋平公淫,六卿擅权,东伐诸侯;楚灵王兵强,陵轹(lì)中国;大而近于小弱,附于怒;附于来伐;不备于师侵

 

【白话翻译】

这个时候,晋平公无道,六家大臣(指范氏、中行氏、知氏、赵氏、魏氏、韩氏)把持国政,不时攻打东边的国家,楚灵王的军队很强大,也常北上来侵犯中原;齐是个大国又接近鲁。鲁国既小又弱,要是归附于楚,晋国就不高兴;依附了晋,楚国就来兴师问罪;对待齐国如果不周到,齐兵就要侵入鲁国了。

 

【原文】

鲁昭公之二十年,而孔子盖年三十矣。齐景公晏婴来适景公孔子曰:“昔秦穆公国小处辟,其霸何也?”对曰:“,国虽小,其志大;处虽辟,行中正。身举五羖(gǔ),爵之大夫,起累绁之中,与语三日,授之以政。以此取之,虽王可也,其霸小矣。”景公说。

 

【白话翻译】

鲁昭公的二十年,而孔子大约是三十岁了。齐景公带同晏婴来到鲁国,景公就问孔子说:“从前秦穆公,国家小又地处偏僻,他能够称霸是什么原因呢?”孔子回答说:“秦这个国家虽然小,目标却很远大;地位虽然偏僻,施政却很正当。亲自举拔用五张黑羊皮赎来的贤士百里奚,封给他大夫的官爵,才把他从奴隶的拘禁中救出来,就和他一连晤谈三天,随后把掌政大权交给了他。从这些事实来看,就是统治整个天下也是可以的,他称霸诸侯还算成就小了呢!”景公听了很高兴。

 

【原文】

孔子年三十五,而季平子(hòu)昭伯以斗鸡故,得罪鲁昭公昭公率师击平子平子孟氏叔孙氏三家共攻昭公昭公师败,奔于处昭公乾侯。其后顷之,乱。孔子适齐,为高昭子家臣,欲以通乎景公。与太师语乐,闻韶音,学之,三月不知肉味,人称之。

 

【白话翻译】

孔子三十五岁时,季平子因为和郈昭伯比赛斗鸡结怨的事得罪了鲁昭公,昭公带了军队来打平子。于是平子就联合了孟孙氏、叔孙氏,三家一起围攻昭公,昭公兵败了,逃到了齐国,齐国把昭公安置在乾侯(今河北成安县)这个地方。过了不多久,鲁国发生乱事,孔子来到齐国,做了高昭子的家臣,想借着昭子的关系去接近景公。孔子和齐国的荣官长讨论音乐,听到了舜时《韶》乐,专心地把它学起来,三个月期间,连吃饭时的肉味都觉不出来了,齐人都很称道这件事。

 

【原文】

景公问政孔子孔子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景公曰:“善哉!信如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虽有粟,吾岂得而食诸!”他日又复问政于孔子孔子曰:“政在节财。”景公说,将欲以尼溪田封孔子晏婴进曰:“夫儒者滑稽而不可轨法;倨傲自顺,不可以为下;崇丧遂哀,破产厚葬,不可以为俗;游说乞贷,不可以为国。自大贤之息,周室既衰,礼乐缺有间。今孔子盛容饰,繁登降之礼,趋详之节,累世不能殚其学,当年不能究其礼。君欲用之以移俗,非所以先细民也。”后景公敬见孔子,不问其礼。异日,景公孔子曰:“奉子以季氏,吾不能。”以季孟之间待之。大夫欲害孔子,孔子闻之。景公曰:“吾老矣,弗能用也。”孔子遂行,反乎鲁。

 

【白话翻译】

齐景公问孔子为政的道理,孔子说:“国君要像个国君,臣子要像个臣子,父亲要像个父亲,儿子要像个儿子。”景公听了说:“对极了!果真是国君不成国君,臣子不成臣子,父亲不成个父亲,儿子不成个儿子,就是有再多的粮食,我们能平安地吃着它吗?”改天他又问孔子为政的原则。孔子说:“为政最要紧的是在善用财力,杜绝浪费。”景公听了很高兴,打算把尼溪地方的田封给孔子。晏婴劝阻道:“儒者这种人,都能言善辩,是不能用法来约束他的,态度高傲自以为是,是很难驾驭的;他们重视丧礼,长期悲痛不止,为了使丧事隆重可以倾家荡产,这种礼俗不足取法,他们不事生产,只是到处游说求职来进行政治活动,这种人不能来掌理国事。自从文王、武王、周公这些大贤先后过去,周朝王室已经衰微,礼乐的沦丧也很有些时候了。现在孔子却对仪容服饰刻意讲究,详定各种应对进退间上下快慢的礼节规矩,这些繁文缛节,就是连续几代也学不完,一辈子也弄不清楚。君子想用这一套东西来改革我们齐国的礼俗,这不是导治小百姓的好办法。”此后,景公只是很客气的接见孔子,不再问起有关礼的事情了。有一天,景公慰留孔子,说:“要用像鲁国给季孙氏那样高的待遇给你,我实在做不到。”所以就以上下卿(鲁有三卿,季氏为上卿,孟氏为下卿,季孟之间,犹叔氏也)之间的礼来对待孔子。齐国的大夫有人想害孔子,孔子得到了消息。景公也说:“我老啦,没法用你了。”于是孔子就离开齐国,回到了鲁国。

 

【原文】

孔子年四十二,鲁昭公卒于乾侯,定公立。定公立五年,夏,季平子卒,桓子嗣立。季桓子穿井得土缶,中若羊,问仲尼云“得狗”。仲尼曰:“以所闻,羊也。闻之,木石之怪夔(kuí)、罔阆,水之怪龙、罔象,土之怪坟羊。”

 

【白话翻译】

孔子四十二岁那一年,鲁昭公死在乾侯,定公继位。定公继位的第五年夏天,季平子死了,桓子继立做上卿。季桓子家里掘水井,掘到了一只腹大口小的瓦器,器中有个像羊的东西,就去问孔子,并且说挖得的瓦器里有只狗。孔子说:“据我所知,那是羊。我听人说过,山林里的怪物是一种单足兽‘夔’,和会学人声的山精‘罔阆(同魍魉)’;水里面的怪物是神龙,和会吃人的水怪‘罔象’,泥土里的怪物,则是一种雌雄未成的‘坟羊’。”

 

【原文】

,堕会稽,得骨节专车。使使问仲尼:“骨何者最大?”仲尼曰:“致群神于会稽山防风氏后至,杀而戮之,其节专车,此为大矣。”客曰:“谁为神?”仲尼曰:“山川之神足以纲纪天下,其守为神,社稷为公侯,皆属于王者。”客曰:“防风何守?”仲尼曰:“汪罔氏之君守之山,为厘姓。在汪罔,于长翟,今谓之大人。”客曰:“人长几何?”仲尼曰:“僬侥(jiāo yáo)三尺,短之至也。长者不过十之,数之极也。”于是客曰:“善哉圣人!”

 

【白话翻译】

吴国去攻打越国,把越都会稽城给拆毁了,发现一节骨头,长度就占满了一车。吴王派了专使来问孔子说:“什么骨头最大?”孔子说:“大禹王召集各地的君长到会稽山,当时有个叫防风氏的君长很迟才到。禹就把他杀了陈尸在那儿,他的骨头一节就占满一车,这就是最大的了。”吴使问道:“那神又是谁呢?”孔子说:“名山大川的神灵,能够兴云致雨来利益天下,负责监守山川按时祭祀的就叫做神(诸侯君长),只守社稷的叫公侯,他们都归王的统治。”使者又问:“防风氏是守什么的?”孔子说:“汪罔氏的君长守封山、禹山一带,是姓厘。在虞、夏、商三代叫汪罔,到了周代叫长翟,现在就叫做大人。”使者问道:“人的身长有多少?”孔子说:“僬侥氏身长三尺,是最短的了;最长的不过三丈,这就是身高的极限了。”吴使听了之后说:“真是了不起的圣人啊!”

 

【原文】

桓子嬖臣曰仲梁怀,与阳虎有隙。阳虎欲逐怀公山不狃止之。其秋,怀益骄,阳虎怀桓子怒,阳虎因囚桓子,与盟而醳(shì)之。阳虎由此益轻季氏季氏亦僭于公室,陪臣执国政,是以自大夫以下皆僭离于正道。故孔子不仕,退而修诗书礼乐,弟子弥众,至自远方,莫不受业焉。

 

【白话翻译】

季桓子的宠臣叫仲梁怀的,和阳虎有了仇怨。阳虎想把仲梁怀赶走,公山不狃阻止了他。这年秋天,仲梁怀更加的骄纵了,阳虎把他给抓了起来,季桓子很生气,阳虎就把桓子也囚禁了,等谈好条件才放他,阳虎从此更加没把季氏看在眼里。季氏也很越分,声势排场都超过鲁国公室;一个上卿的家臣(谓阳虎),就执掌了国家的政权,因此鲁国从大夫以下,都不守礼分,违背常道。所以孔子不愿出任鲁国的官职,退闲在家,专心研究整理诗、书、礼、乐这些典籍,学生越来越多,不论多远,都有人来向他求学的。

 

【原文】

定公八年,公山不狃不得意于季氏,因阳虎为乱,欲废三桓之适,更立其庶孳阳虎素所善者,遂执季桓子桓子诈之,得脱。定公九年,阳虎不胜,奔于。是时孔子年五十。

 

【白话翻译】

鲁定公八年,公山不狃不满于季氏就借着阳虎来作乱,打算废掉季孙、叔孙、孟孙(三家皆鲁桓公之后,故称三桓)三家的嫡生嗣子,另外拥立平日为阳虎所喜欢的庶子来继承,于是就把桓子抓了起来。桓子用计骗他,逃了出来。定公九年,阳虎计划失败,逃到齐国去。这个时候,孔子正好五十岁。

 

【原文】

公山不狃季氏,使人召孔子孔子循道弥久,温温无所试,莫能己用,曰:“盖周文武丰镐而王,今虽小,傥庶几乎!”欲往。子路不说,止孔子孔子曰:“夫召我者岂徒哉?如用我,其为东周乎!”然亦卒不行。

 

【白话翻译】

公山不狃以费邑做据点反叛季氏,派人来召孔子去帮忙。孔子心想自己依循正道而行已经很久了,内在的学养也很深厚,却无处可以表现,没有人能用自己,不禁说道:“大抵周文王、武王当年是以丰、镐那么小的地方建起王业的;现在费邑虽然是小了点,该也差不多吧!”想要应召前去,子路大不以为然,劝止孔子。孔子说:“难道召我去是毫无作用吗?如果他真能用我,我将像文王、武王一样,在东方建立一个典礼完备的周啊!”然而最后也没有成行。

 

编辑排版:其嘉

 


 

【本站推荐】

 

公 开 课 |(36小时)零基础儒学入门自学课程

家长必学|儿童读经教育入门——读经教育六小篇

活动公告|本站志工招募公告与说明

 

(7)
上一篇 2021年6月30日 下午5:06
下一篇 2021年7月3日 下午6:25

相关推荐

  • 孔子删述六经

    我们知道《论语》是在中国历史发展中,所有读书人都很尊重的,古人对很尊重的书就会给一种称呼,叫做“经”。我们常说“四书五经”,“四书”跟“五经”放在一起,“四书”也有“经”的地位。宋…

    认识孔子 2021年7月17日
    01.8K0
  • 季谦先生:孔子的音乐素养

    今天就顺着我们来学古琴,我就跟大家讲一讲跟今天学琴有关的事情,就讲讲孔子的音乐素养吧。   讲这个我自己都很惭愧,因为我自己对音乐是外行,尤其是没有自己可以操作的乐器。我…

    季谦文集 2021年6月28日
    01.3K0
  • 孔子与人格世界

     一、前言   去年孔子二千五百年圣诞,当时我曾写二文纪念孔子,自己看了非常不满意。转瞬为孔子二千五百零一年圣诞,朋友们又要我写一文,我总不敢下笔。反省我何以觉如此其难。何以对许多…

    认识孔子 2021年6月26日
    05240
  • 孔子之夹谷之会

    【原文】 其后定公以孔子为中都宰,一年,四方皆则之。由中都宰为司空,由司空为大司寇。   【白话翻译】 后来鲁定公任命孔子做中都(在今山东汶上县)地方的宰官,才到职一年就很有绩效,…

    认识孔子 2021年7月6日
    08550
  • 《史记·孔子世家》原文及翻译(5)之孔子后

    编者按: 国史大家钱穆先生曾说国人当对本国历史怀有一种温情与敬意,以此,相比于现代许多人对孔子的戏说、浅说,仅从司马迁把孔子安排在世家而非列传,其对孔子之崇敬可见一斑。司马迁之《孔…

    认识孔子 2021年7月4日
    01.8K1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条)

  • 澤之
    知世分子 2021年7月2日 下午10:17

    读《论语》泰伯章,知圣人以“让”为“至德”,读《孔子世家》知圣人之祖,亦以“让德”垂后世。

    《论语》又有以“温良恭俭让”描摹圣人,圣人以“为国以礼,其言不让”之言来见哂子路,《孟子》更有“辞让之心,礼之端也”之语,乃为四端之心之一。

    足见“让”德之重要,以上大体以正面讲“让”德,人或多以常闻而忽其所言,而不知人间正以失“让”而纷争起,小到人与人,大到国与国,正如阳明所一言道破:“相轧以势,相争以利,相高以技能,相取以声誉。”,吾人今日始知圣人之学复有一“让”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