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注疏之 子张第十九 第21章|总第492章

子贡曰:“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

○更,平声。

 

编自:朱熹《四书章句集注》

○更字解做改字。

子贡说:“过者人之所不能无,故虽以君子之人,防检少疏,也有一时差错,但常人有过惟恐人知,所以遂成其过。君子有过即自认说,这是我差错了,明白昭示于人,绝无一毫遮饰,譬如日月之食一般,一分一秒人皆得而见之,不可得而掩也。既自认以为过差,随即就改了,复于无过。譬如日月亏而复圆,光明皎洁,人皆翕然仰之,不可得而议也。”盖日月以贞明为体,故虽暂食而无损于明,君子以迁善为心,故因有过而益新其德,若小人之遂非文过,只见其日流于卑暗而已,安望其能自新也哉?然过而使人见,更而使人仰,此其修德于昭昭者耳。若夫幽独之中,隐微之际,遏绝妄念,培养善端,此则君子慎独之功,修之于人所不见者也。欲立身于无过之地者,宜于此加谨焉。

 

编自:张居正《四书直解》

日月之食:食字又作蚀。君子有过,本出无心,亦不加文饰,故人皆见之。或说:以君子之德位,为瞻望所集,故苟有过,不得掩。

更也,人皆仰之:更,改义。仰,谓仰望。如日月之蚀,人皆仰望,盼其即复光明,亦无害其本有之尊崇。

 

【白话试译】

子贡说:“君子有过失,好像日蚀月蚀般。他犯过时,人人可见。他改过时,人人都仰望着他。”

 

编自:钱穆《论语新解》

【注释】

:过失。

:同“蚀”。

:改。

:仰望。

 

【疏解】

○这一章便更进一步表示君子(例如孔子)处理他的过失的光明态度。当他犯过,是全不遮掩的;乃因他既有决心去改,又何惧人知?他而且更会庆幸于人之知,以警惕自己不致蒙混哩!

○然后,当一个人真改过了,事实上他的人格只会因这一次犯过的机会而更成熟、更坚卓、更值得人们仰望。然则人又何必耽心犯过,何必耽心人之知己之过呢?

 

注:以上选自《论语义理疏解》(台湾鹅湖出版社印行)之主题一【存在的命限】(曾昭旭)第十条

编辑排版:澤之/其嘉

录入校对:澤之/其嘉


 

【本站推荐】

 

公 开 课 |(36小时)零基础儒学入门自学课程

家长必学|儿童读经教育入门——读经教育六小篇

活动公告|本站志工招募公告与说明

 

(0)
上一篇 2021年5月28日 上午9:55
下一篇 2021年5月28日 上午9:58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