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注疏之 先进第十一 第18章|总第271章

子曰:“回也其庶乎!屡空。赐不受命而货殖焉,亿则屡中(zhòng)。”

子曰:“回也其庶乎,屡空。

○庶,近也,言近道也。

○屡空,数至空匮也。不以贫窭动心而求富,故屡至于空匮也。言其近道,又能安贫也。

 

赐不受命,而货殖焉,亿则屡中。”

○中,去声。

○命,谓天命。

○货殖,货财生殖也。

○亿,意度也。

言子贡不如颜子之安贫乐道,然其才识之明,亦能料事而多中也。

程子曰:“子贡之货殖,非若后人之丰财,但此心未忘耳。然此亦子贡少时事,至闻性与天道,则不为此矣。”

范氏曰:“屡空者,箪食瓢饮屡绝而不改其乐也。天下之物,岂有可动其中者哉?贫富在天,而子贡以货殖为心,则是不能安受天命矣。其言而多中者亿而已,非穷理乐天者也。夫子尝曰:‘赐不幸言而中,是使赐多言也’,圣人之不贵言也如是。”

 

编自:朱熹《四书章句集注》

○庶,是相近的意思。

○屡,是数。

○空,是匮乏。

○不受命,是不安于天命。

○货殖,是生聚货财。

○亿,是度。

○中,是得其理。

孔子说:“士志于道,而以贫乏累其心,则立志不高。信道不笃,其去道也远矣。惟颜回以明睿之资,务深潜之学其于道,盖庶几相近矣乎。盖常人在贫困之中,有不堪其忧者,而回则处之泰然。其家数至匮乏,一无所有,初不改其所性之乐焉。是其所见者大,所得者深,骎骎乎与道为一矣。若端木赐之为人则不然。贫富自有定命,不容强求者也。彼则不肯安受天命,而务欲生财以致富,其不如回之安贫乐道多矣。然才识明敏,其亿度事情每每切中,如其所料,则亦有过人者,使由此而充之,亦可以进于道矣。此二子之优劣也。”

夫颜渊亚圣而孔子特称其屡空,子贡高才,而孔子犹讥其货殖,则洁廉自守之士,与嗜利无耻之人,岂可同日而语哉!用人者当知所辨矣。

 

编自:张居正《四书直解》

其庶乎:庶,庶几义。言其近道。

屡空:空:穷乏义。屡空,谓屡陷于空乏。或说:屡即“穷窭”窭字,窭空谓其穷窭空乏,亦通。今从前解。

不受命而货殖:不受命,一说:不受禄命。一说:古者商贾由公家主之,子贡未受命于公家而自以其私财市贱鬻贵,逐什一之利。今从后说。货殖者,谓积货财以务生殖。货殖本商贾之事,今子贡未受命,故不曰商贾而曰货殖也。

亿则屡中:亿,猜度义。中,犹得义。谓其猜度物价贵贱屡中不爽。

 

【白话试译】

先生说:“回呀!差不多了,可惜他屡在空乏中。赐没有受公家之命而经营货殖,他猜度物价总猜中了。”

 

编自:钱穆《论语新解》

【注释】

:庶几、差不多。一般用在称赞的场合。

亿:猜测。

 

【疏解】

○上一章说到子贡理智锐敏,但也因而形成他“性格上的陷阱”,这一章更明白地表示此意。

○这一章的主眼在“受命”这意思上。受命者,是了解人生的有限,而能在气质或环境的条件下随遇而安,依然不失人格的自主与心灵的自由的意思。当然这绝不表示不必对不良的境遇努力奋斗,而是说无论如何努力奋斗,都只是出于为所当为,胜不因之自得,败不为之气馁而已。

○颜回便是能受命的,孔子便从他虽然箪瓢屡空,生活困窘,却依然不改其乐而得到印证,所以称许他“庶乎!”就是“庶几近道”的意思。

○至于子贡却不受命,而常想凭自己的聪敏去突破限制,以做成“不可能做成的事”自豪。在这里我们再提醒一句,“努力突破现实的限制”并不是错的,但以此自豪,或以为要这样才算找到自我的价值,那就不免偏差了。子贡的不能“庶乎”,大概就在这一点执着外求之上罢!

○子贡为什么会有这一点执着呢?那当然便是因为子贡的确比一般人聪明。例如他去从商,对商场的消息起伏便能测忖把握得恰到好处,而因此经常赚钱。然而,阻碍子贡成德的,竟也就在这里啊!

 

注:以上选自《论语义理疏解》(台湾鹅湖出版社印行)之主题四【气质的成全】(曾昭旭)第廿五条

编辑排版:澤之/其嘉

录入校对:澤之/其嘉


 

【本站推荐】

 

公 开 课 |(36小时)零基础儒学入门自学课程

家长必学|儿童读经教育入门——读经教育六小篇

 

(0)
上一篇 2021年5月26日 下午4:14
下一篇 2021年5月26日 下午4:18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