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注疏之 公冶长第五 第24章|总第116章

子曰:“巧言、令色、足(jù)恭,左丘明耻之,丘亦耻之。匿怨而友其人,左丘明耻之,丘亦耻之。”

○足,将树反。

○足,过也。

程子曰:“左丘明,古之闻人也。”

谢氏曰:“二者之可耻,有甚于穿窬也。左丘明耻之,其所养可知矣。夫子自言‘丘亦耻之’,盖窃比老、彭之意。又以深戒学者,使察乎此而立心以直也。”

 

编自:朱熹《四书章句集注》

○巧言,是言词工巧。

○令色,是颜色和柔。

○足恭,是过于恭敬而不中礼者。

○左丘明,是当时贤人。

○耻,是羞愧。

○丘是孔子的名。

○匿,是藏。

○怨,是恨。

孔子说:“人莫善于诚心直道,莫不善于谄媚奸险。盖人之相接,词色体貌,本自有个正礼。若乃巧好其言,务以悦人之听,令善其色,务以悦人之观,足过其恭,务以悦人之意,是谄媚之人也。左丘明为人方正,尝耻之而不为,我亦耻之而不为焉。人之相交,恩怨亲疏自有个真心,若心里本是怨恨其人,却深藏不露外面,佯与交好,是奸险之人也。左丘明存心诚笃,尝耻之而不为,我亦耻之而不为焉。”

夫观此二者为圣贤之所共耻,学者可不省察乎此,而立心以直哉!然此等人不止可耻,尤有害于国家。盖谄媚之人,阿谀逢迎,非道取悦,人情易为其所惑。奸险之人,内怀狡诈,外示恭谨,人情易为其所欺。若不识而误用之,则其流祸有不可胜言者,所以古之圣王,远佞防奸,如畏鸩毒而避蛇虺,盖为此也。

 

编自:张居正《四书直解》

足恭:此二字有曲解:一说,足,过义。以为未足,添而足之,实已过份。一说,巧言,以言语悦人。令色,以颜包容貌悦人,足恭,从两足行动上悦人。《小戴礼·表记》篇有云:“君子不失足于人,不失色于人,不失口于人。”《大戴礼》亦以足恭、口圣相对为文。今从后说。

左丘明:鲁人,名明。或说即《左传》作者。惟《左传》称左氏,此乃左丘氏,疑非一人。

匿怨而友其人:匿,藏义。藏怨于心,诈亲于外。

 

【白话试译】

先生说:“说好话,装出好面孔,搬动两脚,扮成一副恭敬的好样子,求取悦于人,左丘明认为可耻,我亦认为是可耻。心怨其人,藏匿不外露,仍与之为友,左丘明认为可耻,我亦认为是可耻。”

 

编自:钱穆《论语新解》

编辑排版:澤之/其嘉

录入校对:澤之/其嘉


 

【本站推荐】

 

公 开 课 |(36小时)零基础儒学入门自学课程

家长必学|儿童读经教育入门——读经教育六小篇

活动公告|本站志工招募公告与说明

 

(0)
上一篇 2021年5月19日 下午8:14
下一篇 2021年5月19日 下午8:19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