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谦先生:一个倡导员如何自修

其实老实地说,我并不是倡导得最好的,你或许会比我更好。我只是很努力。你看我讲了二十年,你能够讲二十年吗?所以最重要的,不是把“王财贵说”变成“你说”、要说得和王财贵一模一样,不是这样;更重要的是,你这份情操、这份真心。“士人有百折不回之真心,方有万变不穷之妙用”,你要百折不回,不要一遇到困难就退缩。如果认识得不够清楚,你就会把其他条件的位置提高,高于推广读经的条件,这就有问题了;所以你要将读经推广的条件当做是唯一最高的,没有任何其它的条件可以与之相比,这样,你才可以永远做下去。

时间:2014年6月6日

地点:广西南宁海润天酒店第三期读经教育倡导员培训

 

昨天晚上我听了各位的自我介绍,大体上可以感受出来,几乎每人对读经教育的道理大概都已经相当熟悉,假如不很熟悉,大家也可以在各种资料上看到,所以就不在这个地方多说。对一个刚刚接触读经教育的人,我们只能正面地介绍读经教育,没有机会、也不需要跟他们介绍更背后基础的道理,但因为大家都已经是半个专家,所以早上就没有再讲读经教育的理论,而讲理论背后的理论。至于倡导,倡导的方法固然很重要,但它不是最重要的;因为方法是多样的、方法是可以随时变化的,一个了解道理的人,他是可以自己产生方法的,所以我们只要把道理说清楚,方法就不必说了,我是这个想法。但是今天晚上所安排的题目是《一个倡导员如何自修》,这个可能就要提示一下。不要说一个倡导员如何自修,其实每个人随时都要想,自己如何自修、如何长进,都要知道自己如何自修如何长进,倡导员的长进也是一样呀,所以这自修之道,不一定只为倡导员而说。

 

倡导员如何自修?其实我们只要想一想,我们怎么去倡导读经?为什么要倡导读经?把这个问题想清楚了,你就知道你是自己本来就愿意去倡导的。为什么自己愿意去倡导呢?因为天下的道理就是如此,做为一个人就必须如此。而除了自己做读经教育之外,我们也希望更多人做,所以我们就把自己所了解的告诉他人,这个本来是做人的一个基本的愿望。当你要去告诉别人的时候,可能就要想想自己需要具备哪些条件,只要你去想,自己应该就可以知道答案了。所以这些题目都是不需要讲的,因为每个人都可以知道啊!你如果说你不知道,说还想要听一听,那我也可以说一说;就好像有些问题本来不需要讲,但是我还是要常常讲。我举个例子,有人问,读经有没有次第?我们给孩子读经教材从哪里开始?有没有一个次第,那我说,应该有次第;应该有的意思,是好像也没有,这个回答的很含糊。其实没有也对啊、应该有也可以啊,为什么可以没有呢?如果一个孩子能够有很长的机缘接受读经教育,从哪里读起是没关系的,因为他会把应该读完的经全部都读完;从这里来讲好像不必有什么次序。但是,我们再想,如果一个孩子读经的机会不多,父母刚知道要让他读经,可是父母能够保证他读五年、十年吗?能够每天读五、六个小时吗?如果能够,那就无所谓次序,反正这些要读的背来背去总会背完,就没有关系。但是你能够保证吗?假如不能保证,我们就应该有个次序,因为他先读哪一本,对于将来一生产生的价值是不同的。所以,问题不是先读哪一本,而是他能够读到哪一本?假如只读一本或两本,那么这一本两本到底是哪一本两本,我们就应该选择对一辈子最有影响的让他读,因此我们就必须有次序了。这个排序的方法就是,什么是重要的,我们就先读。那什么是重要的、要先读的呢?每个人都可以自己去选择、都可以列出次序,不需要我列。那有人又说自己没有什么学问,让我开一开次序表,所以我就开了次序表;不过我开了次序表以后,有一些人又不满意,说他的看法不是这样,那我更高兴了——对我所说的话不满意的人,我都会非常高兴,我是真的很高兴,不是假的。因为我遇到一个会思考的人、我遇到一个有学问的人。假如他不会思考,只是随便反对我,这种人不必理他就好了;但是他会思考,他认为他思考得比我好,我就太高兴了——那么他认为什么样的书是更重要的呢?我建议说读经的次序从《论语》开始,他说不是;我很高兴地问他为什么不是?结果他说,我就是不喜欢《论语》。假如这样,我就失望了。接着他举出他认为要从哪本开始,我问他,你为什么说从这本开始呢?他说,我认为这本书是天地间最重要的,至少是中华民族最重要的一本书。我觉得这个人还不错,再问他,你为什么说这本最重要?他说,我就是喜欢这本!这个又不行啊,没有客观嘛,不是真正批判的精神。一个人没有读很多书,或者说他没有读破万卷以前,这个人是很难判断出读书应该从哪一本开始的,只是凭自己主观的兴趣,这是不对的。如果他说,我的老师是这样说的,这也不是很好,还要去考察他的老师到底有没有学问。又如果说,近代以来,中国人都批判儒家——这个批判是不好的意思,是批评的意思,是不满意的意思——所以不应该从儒家开始……象这些话统统是不恰当的,没有批判精神的。

 

所以各位,以后你自己要讲一句话,希望你常常这样想一想,每天都这样想,每天就会有进步;听人家讲话,不管他意见跟你的一样不一样,你也要用这种态度去想一想,他讲的道理对不对?可信不可信?他如果对,理由是什么?难道没有别的理由比他有更高明的见解吗?假如有,为什么你要相信他的话?随时都要这样想。一个人如果养成这种习惯,养成这种思考的能力,其实都不需要再听别人什么见解,再听别人给你什么建议,乃至于不需要听我的意见,你都可以有自己的意见。但是真理只有一个,所以你不要烦恼众说纷绘,不会的,因为大家都往真理走,真理到最后只有一个。读经要从哪一部书读起,那也是非常客观的,不是凭哪一个人自己的主张啊。那么它的标准在哪里?它的标准就是所谓的真理嘛,所谓的天地之道嘛!看哪一本书对天地之道的表达更加清楚明白,甚至直接就是天地之道的展现;这是可以比较出来的,固然所有的经典都已经相当高明,但是高明中还有更高明。你如果用这个心量去想事情,结果你还能够接受读经的理论、还能够接受这种讲法,这种接受才是真实地接受;而类似这样的问题,也就是读经从哪一部读起的问题,你都可以自己解决。所以你倡导读经教育理论的时候,每一个问题你都要想一想,都要通过自己的思考。

 

做一个清楚明白的倡导员

 

当今世界上有许多的教育学说,而几乎只有一种说法,这一种说法就是美国二十世纪初年杜威的说法,距离现在刚好一百年。这个美国的杜威,他的学说刚刚在美国兴盛的时候,中国非常不幸,中国出了一个人,叫做胡适之;胡适之在美国就拜杜威为师,他跟杜威写论文,之后胡适之又把杜威请到中国来,对中国造成很大的影响。一方面是胡适之当时名气很大,他把美国的教授请过来,也增加胡适之的身份与地位;整个国家,连政府居然渐渐重视胡适之,到最后胡适之讲什么、政府就听什么。本来中国不一定要走杜威的路,中国自己有文化传统,其他民族走杜威的路,我们不觉得奇怪,但是中国人走杜威的路,我们就觉得很奇怪。这样子以整个国家教育部的力量,把杜威的教育学说放在我们整个教育体制当中,所以各位,我们——不止是你而已,连我也是——是吃杜威奶水长大的。从小我们都受杜威学说的影响,不是说我们读的书都是杜威的书,但是我们为什么读这些书,是杜威的教育思想造成的。中国从古以来不是这样读书的,而我们这样读书,我们说中国也进步啦。各位,假如我们没有用这种方式教育,难道中国就不会进步吗?不能说中国有进步,所以我们所做的都是对的;假如我们不走那条路,我们走别的路,我们要看看是不是进步会更大。所以千万不可以说,中国这样子也很好啊!如果可以更好,为什么不更好呢?这就好像是说,读经读蒙学也很好,我们孩子也会进步啊,这是当然的嘛;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换一换会更好?所以我们随时要很清醒,尽量做到没有遗憾;要做到没有遗憾,就是完全客观化、尽量合理性。读经教育是一种教育理念,但倡导员你要跟人家倡导,心中如果没有对教育理论整体全盘的了解,你怎么敢跟人家倡导?你如果遇到问题怎么办?当然,也有人比较聪明,他认为自己不需要有多少了解,他去倡导的时候就带着王财贵的光盘,观众看得懂是他的功劳,看不懂,呵呵,王财贵要负责。这种人我们也不可以说他是完全胡涂的,他或许在见解上、在知识上、在口才上不行,但他内心里面可能有一种洞见,那一种智慧让他一下就看到了这是对的,而他对这里有信心。当然这种由洞见而来的信心,也有相当的危险性,为什么呢,因为常也有人对别的道理他好像有洞见、他一下就被吸引了,从此一头栽进去。因此我都一直希望,听我讲话的人不要马上相信我,我更喜欢的是教人如何去思考问题,包括思考我说的话,千万不要一下子栽进去。不过一头栽进去的人也很可爱,他如果栽到我这里来是更好的,因为我可以保证他不会有错误——别人的东西我就不能保证了——至少我随时都是在反省的,尤其在教育这个范围之内。其它的学问我不敢说,我没有很大的学问,但是在教育这个方面,我是学教育的,我是经过思考的,而且是可以拿出来讨论的:教育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不那么做?它是可以拿出来讨论的。就像读经从哪一本开始、哪一本是最高明的,它是客观的、是可以拿出来讨论的。所以做为一个倡导员,或许是他有洞见,他只知道这样是对,至于为什么,他也不知道;这样虽然也可以做倡导,但是我们比较不鼓励。我们鼓励的是,一个倡导员要真的心里面明明白白,做一个清楚明白的倡导员。

 

清楚明白,不止是清楚明白这个读经理论,不止是看读经的理论看过很多。虽然多看我读经的理论,它也有一个相当的保障性,因为我常常不只是讲读经,我同时提醒每个人去思考为什么要这样讲。你常常做这样的训练,或许就会渐渐地体会出来,这些理论它之所以提出是有背后的道理的,而且,它是可以跟别的教育理论互相比较的;所以你在研读读经教育理论的时候,可能同时也会对各种教育理论有一些了解。不过呢,这些了解不是正面的、不是积极的,所以,我希望做一个读经的倡导员,对其他的教育理论也要有相当的功力。因为你出去倡导的时候,除了自己很有信心之外,你可能会遇到教育的专家,或者有些人听过一些教育理论的皮毛,他也提出问题来,这时请问你怎么解答?当然,如果你真的遇到这些问题,而你不会解答的时候,你也应该非常诚恳地老实地说:你问的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这是可以这样讲的。你一定要学到做教授的方法,做教授一个非常必要的技能,就是教授只讲他自己所了解的、讲他自己已经准备的课程,如果学生提问题,提到他不知道的,他就说:这个问题很好,我们应该继续地探讨,我下个星期再告诉你。能够这样说的,已经很负责了,因为学问无穷,谁敢说他了解一切呢?当然在本科范围内,教授居然被问得答不出来,是有一点惭愧的,但是这种惭愧也不可以随便搪塞,或者是讲一些他不知道的东西;要拿出学术的真诚,懂就懂、不懂就不懂。孔子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我们做倡导员,也有这种相当地做一个教授的特色——你教人、你传授,不就是“教”、“授”吗——所以在倡导时,你要有一股底气。要有底气,就是你想讲一些道理给人家听,自己要有相当的准备,然后呢,你一方面要有学术的真诚,另一方面也要勇于接受别人的质疑;对于别人的质疑,能够说明的说明,不能够说明的,也要诚恳地说这个问题我还没有研究清楚。你不要怕人家笑话,如果一个人因为别人回答问题回答得不好,他就忽略其他有价值的地方,那么这种人也是非理性的。真正会听话的人,是听他可信的那一部分,所以你讲得好,他是会听话的、是会用理性来听话的,他会接受你讲得对的部分;对于你不懂的,他也不会因此就看轻你。

 

敢于面对问题

 

而我们也不必怕人看轻,所谓“古之学者为己”,你要有这种素养,敢于面对群众、敢于面对问题。有人提出问题,你回答不了,会激励你回家更加用功,因为这个问题可能将来还会遇到,你要想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如果你没有办法解决,可以来问我怎么解决,我几乎都可以帮你解决。比如说,我举个例子,学校里有些老师在教读经、有些老师不教,教读经的老师常常去跟别班的老师倡导,别班的老师就是不教;教读经这个班的老师,觉得他越教越快乐,学生进步越大,他就更喜欢倡导,那别的老师心里相当不高兴,所以就找机会要报复一下。某一天找到机会了,来跟这个老师说,你说你们班教读经,是不是?是啊。你说教读经以后学生进步很多是不是啊?是啊。你说教读经以后,不仅是功课进步了,规矩也会好,班级也很好管理,是不是?是啊。但是,我告诉你,昨天我看到你们班上还有人打架!意思就是说,你读经有什么用?这个老师当然不能反驳,因为昨天他们班真的有同学打架,怎么反驳?所以老师就很沮丧:我们教读经不是很好吗?为什么学生还打架?他不知怎么办才好,所以他就来问我。我说,你就回去问他们老师:听说你们班没有教得读经?是啊,我们班没有教读经。那听说你们班都不打架?不,他说,打得更多。这是什么意思呢?意思就是,我们要了解,教育这件事所面对的是生命,生命是很复杂、很神秘的,它是很难调理的,你必须以人治人,以人之所以为人的道理来化解人的驳杂之性。这个化解的历程是长远而艰难的,而我们教育就是协助天地的造化;我们只能协助啊,让造化更加完整——造化是不能够完整的,只能协助它完整——造化一个生命,它的内涵是多么深远,要使一个生命成熟,那是多么艰难。教育就是给予机会,既然有机会了,我们应该把握机会,用最好的教材、在最恰当的出时机、以最自然的方式来教他,这样他就有比较多的机会,我们就可以期待他比较好。我们只能说“比较好”,因为你不能使任何人成为圣贤。意思也就是,当你遇到问题时,你要回到问题的原点来解决这个问题。那这个问题是从哪里出现的呢?这个问题是来源于对人性的开发,或者化解;你开发得不够完全、化解得不够彻底,当这个时候,他当然还有不恰当的表现、不如理想的情况产生;但是这种情况,它也是来自于天地的造化,并不是由于我们做读经教育使他成为如此。假如他本来是好的,我们做了这种教育之后使他走向于恶,这种教育当然是不能做的。所有的教育都是希望走向于善,而我们现在所要争取的是如何更尽其可能地使他走向于善,我们只是在这个地方用心;在这个地方用心,我们就开出了这种教育理论,而且开出实践的各种方式。比如说我们提倡的老实大量读经,也是一种尽其可能地协助一个生命成长;假如老实大量让一个生命产生挫折、对一个生命产生压力,我们引导他走向于恶,或者说我们让他成长的机会减少,假如是如此,那我们就不可以再提老实大量。这个也是一个大问题啊!因为每个人去倡导力度不一样,对读经教育认识的深浅不同,有些时侯就会影响到你去教导人落实实践的力道。那么当前读经界——就是这些支持读经的各方面教育人士——目前看起来啊,好像是分成两派,一个是支持老实大量派,一个是不支持老实大量派。这两派还好,还没有视同水火,因为大家基本上都是支持读经的。读经不读经,你要分别得开,要判断怎么样才对生命有最大的好处,这个容易;但已经读经了,是不是老实大量,这个分别就细微了,越细微便越难解决。要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要回归到为什么要做教育的原理。做教育,就是赞天地的化育;赞天地化育,我们当然希望是尽其可能地赞。尽其可能,用什么方式呢?我们说,用智慧做教材,希望让他在年纪小的时候就熟悉智慧的文章——就是经典——这个大家都知道。但是熟悉,要多还是少,对他生命才比较有帮助呢?这就要看看你对这个把握有多深啊,于是你的决定就会不一样。那做为一个倡导人,你倡导的是老实大量呢,还是倡导另外一边?这你要自己做一个决定,要不然你去怎么讲?所以我们在这里也一起来想一想这个问题。

 

一个主张这边一个主张那边,这两面一定是针锋相对的吗?还是一个倡导的人可以两面同时关照?那所谓的两面同时关照,是不是两边各讲一半?各位,你如果对老实大量有所认识,而对于条件不足的人,你可以打折扣;这个折扣打下来,就不是那么老实、不是那么大量。所以,这是一个程度的区别。它不是分成两面、它不是东边跟西边互相冲突,它是一个立体的度的问题。既然你要做读经的倡导,你一定要以高度的来笼罩低度,我们的主张,应该是先提最高标准,或者说你心中需先有最高标准,这样才可以两面兼顾。这个两面兼顾,是两层兼顾的意思,“取法于上,仅得为中;取法于中,故为其下。”所以我们做为一个倡导的人,要把标准定高。对方都没有开始,你为什么不拿为大出最高标准呢?一个孩子刚刚要接受教育,你怎么可以限制孩子你只能学哪一方面的智慧呢?我们应该以人类整全的智慧来做为我们最高的追求,至于他将来是不是完成最高的学习,那是将来的事。有些人说人生有限呢、人的智慧聪明才智有限、时间有限呢……我们怎么可能学那么多的文化传统?我说,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学尽文化传统,只是我们要立一个标准,至少让我们都有机会;至于到了最后,我们没有完成所有内容,那这是一种遗憾,不过呢,已经尽了力了,这遗憾可以还诸天地。假如一开始,他还没有接触教育,你就说孩子啊,我们只能学西方文化,我们不学东方文化;假如这样,一个孩子的机会不是就被你平白地障碍了吗?到最后他没有完成人类整体的学问,那要怪谁呢?所以说天作孽,是犹可违,自作孽,是不可活啊!不要自作孽,不自作孽,你一定要把最高标准拿出来。至于刚才说有些人条件不够的,那你可以同情呀;同情的意思就是跟他一样、以他的情况我们来体贴他,这个时候当然没关系,可以不必强求,但是,不可以连标准都没有。

 

准备演讲教材

 

做为一个倡导员,对所有的教育理论自己最好都能够有相当地把握,再来呢,要对人生的、教育的最高理想,要有清楚的认识。这样子你去做倡导的时候,你才可以得心应手,你才可以不障碍我们下一代的发展——所谓误人子弟。除此之外,就比较简单了,比较简单的就是,你要有热忱。其实,如果对于人生应有的教育有相当地认识,对所有教育家的教育理论都能够有所把握、对于人生的最高理想也有清楚的认识,你的热忱就自然会发出来,因为你会意识到这个非做不可、非跟人家讲不可。好,热忱有了,然后呢,倡导时要有口才嘛,所以你要训练你的口才。很多人都很羡慕一些宣传讲师的口才,希望能够像他们这样,你也可以希望,但是不要太过执着……因为这是需要一些天份的。不过,产生倡导的力量也有很多因素,口才不是最重要的,你一定要知道,你的学问、你的真诚也是可以动人的。所以如果有些人自认没有口才而不敢去倡导,那么他就是本末、轻重不分。有些家长教他孩子读经教得很有心得,会上网去写几句话,我看到了常常会鼓励他们,你把这个过程写出来,写日记、周记、月记,总之是记录下来。他就说,我的文章写得不好,我不敢写。我说你错了,这不是作文比赛,重点不在文笔好不好。你去做读经倡导的时候,也不是去跟人家做演讲比赛啊,你是去表示出你对教育的真诚啊、热情啊,所以你老老实实讲就可以了。如果有人想要多负一点责任、讲清楚一点,当他口才还不好的时候,那也可以借重现在的科技,你可以准备课件啊。我们读经界有很多人,去倡导的时候都学我,都不带资料的,这个不大行、不大负责啊;带着课件,忘记的时候可以念一念,事情就变得更容易了。台湾的倡导员培训,是办得比较严格的,总共要参加三次,每次两天;因为台湾很小,每年就集中在台中举办,至今已经办了五届了。而第一次上课的三、四个月前,都会印几大本资料出来,寄给所有要参加的人,规定大家一定要看完。后来我说这样太浪费了,现在都有光碟片,一片可以容纳很多内容,所以后来就改为电脑档案,让大家自己看。我们大陆这边的倡导员培训——目前是第三届——每一届都有些新的改善,以后或许也会给大家这些资料;不过,想起来也不是很需要,因为这些信息都在网络上,相信我们在座哪个人,如果真的想要多了解这些资料,在网络上一搜就可以搜到很多。假如你说还想要有多一点依据,那我们也可以在会后成立一个群,发给大家这些基本的、倡导员必备的有关理论。把这些理论文章看完了、看熟了,大概去倡导的时候,你的内容就非常丰富,丰富到一个小时、两个小时的演讲,你讲不完。看了这些文章之后,如果看了还想看,可以多看几遍,然后把要点列出来做成PPT,这样就不愁讲不出来、也不愁挂一漏万,有的地方讲到,有的地方没讲到。而且,你准备的资料多了以后,就可以按照你倡导的群体、性质,而有不同的资料:去跟学校老师讲的用这一套、去跟小区讲的用这一套、去跟企业界讲用另外一套……依不同的族群来准备。所以,除了你的热情、口才之外,你要有辅助的这些工具,准备一些像这样的教材。在台湾举办的倡导员培训,我们就要求他们除了看数据资料外,还要能够做课件、做PPT,然后每十人一组——百人就可以分十组,十组做十种PPT出来——到了第二次、第三次时,就拿出他们那一组十个人共同讨论建立的PPT,拿出来试讲。而这十组十种PPT的内容,又可以互相地观摩、互相补足,最后,就渐渐形成一套大家都可用的基本课件,而每个人再视情况去自己调整。像这样子就很容易整理出一个倡导员要讲的内容。所以,倡导员如何自修?首先,你对不仅是读经理论,甚至整个的教育理论,对于理论背后的理论,能够清楚明白、建立整体的了解;接着是以最高的标准来做标准,或者说你内心里面存着这个最高标准,使你的认知能够比较高明、成熟。在实际操作方面,你要有倡导的热忱、要有倡导的口才、要有倡导的数据,如此,你就可以做一个好的倡导员。当然,做一个好倡导员最后全体的背景,就是你的学问和人品,所以我们可以在做为一个读经的父母、做为一个读经的老师堂主、做为一个读经的倡导员的时候,其实我们可以想,这就是我所自愿的,而且我要努力地做好这件事,要把自己培养成一个更高明、更丰富的一种生命状态。于是在做读经倡导这个正面的事情时,背后的学问人品也会有相当程度的提升;乃至于你真的是立志要去求学、立志去修养,所谓进德修业,所以到最后,是一个进德修业的自我期许。进德修业,所谓的修业是可以指出来的,至于进德,则是自己要去努力的。修业是学业、学问要长进,学问要长进,就不只是读经教育的理论这些内容了。你倡导读经,自己也读经,这学问就能够长进,乃至于不只读经,你是一个成人了,你还可以解经。读经、解经之后,要对于人生有更大更深的体悟,你就要行经。这些都是不可直接看见的倡导的力量,但你的学问会因此越充实,你的人品会因此更高尚。如此一来,你在一言一行当中,你的倡导内容、你的言谈态度,都可以动人。所以说到最后,做而每为一个好倡导员,也就是好好做一个人,意思是一样的。人都做不好,也不想求学、也不想进德,你怎么做有关于文化传承的呼吁?你呼吁不起来的,即使讲了也等于没讲!所以读经倡导员的自修之道,是非常明显摆在眼前的道理,没有什么高深,我讲的也没有什么新意,只是提醒一下。每一次一提就醒,每一次,提一下就醒一下,但是希望你今天开始,以后不必我再提了,永远醒着,不要提一下醒一下、又昏沉了、又提一下再醒一下……我们办这种培训,其实也就是一种提醒。

 

倡导员的修养

 

推广读经到现在,想要了解读经理论是非常方便的,因为材料都已经有了,只是有人就是不看。现在社会上很多反对读经的声音,他一写出来、一讲出来,就知道他就不了解的。一回在北京,有个朋友说有个全国最高的教育杂志社,说他们的干部都在,想跟我见面谈一下;我去了,就稍微讲了一下读经理论。因为当场的人士都是大学者,有三分之二是海归派,我随便讲讲,就问他们听懂了没,结果他们发问,问一个问题、我回答一个问题,再问一个问题、我再回答一个问题,然后他再从我的回答里再问问题……一直问,问到最后,我说,请各位不要再问了好不好,我老实说,你们这些问题都是幼儿园的问题,你们都替我烦恼,替我烦恼我为什么会建立这个理论,你以为我是很笨的吗?你们想的这些问题,难道我没有想过吗?他们问的问题,就不外乎只读经不理解怎么办,就是问这些问题。你做倡导员,一定要准备好面对这些其实很容易就解答、但还是会被一再地被提出来的问题,乃至于很有学问的人、学教育的人,他尤其会提这个问题。所以你一定要有所预备,要不厌其烦地不断回答同样的问题,不要人家提一个问题你说这个问题我昨天回答过了,你昨天在哪里回答?我昨天在别的地方回答的。你要一讲再讲,因为对每一个人来说每个问题都是新的。所以读经倡导员最后一个自修之道,就是要耐烦。耐烦呢,很烦的啦,你知道嘛,有很多人,他就是自己有一套,自己有一套的人你是很难跟他讲清楚的,纵使讲了两个小时,他还在问。所以一有人问问题,我就说,看来我这两个小时都白讲了,因为刚才就是在解决这个问题呀,他还在问!所以要耐烦。

 

听说天下最不容易的两件事情,第一件是如何把别人口袋里的钱放进自己口袋,第二件是如何把我头脑里的东西放进别人的头脑里去。倡导读经就是要把你头脑里的东西放进别人的头脑里面去,大家是会拒绝的,所以要心胸开朗,这不关乎学问、不关乎专业;其实真有学问的人,他的心胸本来也就开朗,一听到他就能够判断是非。那你解答问题,要耐烦、要有善巧——尽量想办法善巧——要幽默,不要人家一问问题就气急败坏,要像我这样子说:你们的问题,都是幼儿园的问题;他们听了也是哈哈一笑。所以,从倡导的历程当中累积经验,你的技巧也会越来越好。刚开始做倡导的时候,或许从你比较亲近的人当中,或在少数的人当中随机倡导。你在大庭广众倡导,因为经验不足,刚开始你会有一些恐惧,不过即使最先讲得不好,也不必气馁,因为这是有关乎能力的问题,能力有关乎经验的问题,经验多了能力就强了;如果你从此气馁,能力也永远建立不起来。所以,你一定要有长远的眼光:从小众会走到大众,从不流畅会渐渐走向流畅,不必自责太过。而每一次去做倡导,也会促使你对于这些理论、对于这些学问更积极地去吸收、去做准备,这也是做倡导的一个好处。所以千万、一定要往好处想,要积极、乐观、进取,不要太过消极自责。这些本来都是不用说的人生应该有的素养,但是我们在这里说一说,也让你放心。我希望我们每一个人,都真的能够为读经做出一番贡献。现在科技发达,尤其网络给我们提供很大的方便,我们希望以后大家互相多来往,成为比较亲近的朋友;也希望大家常常相互讨论观摩,假如你遇到问题不会解答,抛出来,一定会有有经验的人帮你解答。大家一步步一起往前走,这也是自己的进步,所以为人就是为己,永远立于不败之地。随时长进,随时都是令人喜悦的。

 

你所倡导的影响,是估计不到的,你安知道你倡导之后,有多少人会开始读?即使只有一个家庭开始读,这个孩子,你安知道他不是一个人才?假如由于你一百次的倡导,而有一个人才养成,你的功德也是无量的!所以千万不要一时计较太多,你只管做下去。这是我对于倡导员的期望。

 

【现场提问】

 

教授:看了现场提问的字条,大家所提的问题大部分都很平常,我不敢说是幼儿园的,这是小学初中的……尤其大部分都是个别的、现实的问题:有一个亲戚的孩子怎么样啊、我家的孩子怎么样啊、家里有人反对怎么样啊,开班怎么开啊、带学生怎么带啊……大部分都是这些问题。这些实际的问题大家都可以回答,所以我选一个问题来回答就好了,嗯……好像没有我可以回答的问题。哦,有一个有一个:尊敬的王教授您好!请教您:学堂如何找老师?什么样的老师才是合格的老师?这个其实请堂主来回答应该是比较好的。哦,另外有一个问题,是真正我要回答的:尊敬的王教授,怎样才能成为您?这个问题让我想到以前有个堂主跟我说,他们一个三岁的小孩子,很可爱,一次老师问他,小朋友你将来希望做什么?他说我要成为王财贵。

 

问:不是说万法唯心吗?我要如何把您的思想快速变成不是“王财贵教授说”,而是“我说”?

 

教授:刚才不是讲了,这件事情很困难……在我是很困难的,不过对你来讲很容易。要把我头脑里面的东西放到你头脑里面去,这是困难的;但是,假如你说要把我头脑里的东西放到你头脑里面去,那很简单了。

 

这太简单了!有几个理由可以说简单。第一个理由,就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假如我讲的理是很奇怪的、很自我的,人不同此心、心不同此理,像这样你要把我所有的想法变成你的想法,这是相当困难的,你要委屈你自己。但是,如果你的理想跟我的理想是一样的,你就不是把我的想法放到你的头脑里、不是使自己变成我、或者我跑到你的心里面去……而是天地间本来如此。所以它是很简单的。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我们所讲的道理,只要是合乎天地的,它就是最自然的,而且是最简单的,大道至简。所以要了解这些道理,真的是不费吹灰之力的,这道理太好了解了!这是第二点。第三点,我们把这道理都整理出来了,而且请教您一五一十,这个理论非常完备、条理非常地清晰,所以很容易了解。第四点,我看你这么样地用心、这么样地用功,所以很快的,几天之内,相信你就能够熟悉这个理论。还有最后一点,你问怎么样把“王财贵教授说”变成“我说”?呵呵,你每一次就说这是我说的,不要再说王财贵说的就好了。

 

有人跟我说……我忘记他是当面告诉我的,还是在网络上说的,因为例子很多;他说看了《一场演讲百年震撼》——有人是看我的文章、有人是看我的演讲知道读经的,而从《一场演讲百年震撼》入门的人占了99%——总之,他自从知道读经以后,就疯狂地收集他所能收集到的文章、讲座,用几个月的时间,不能说废寝忘食,但是确实每天只做这一件事情;用几个月的时间,把所有的资料全看过,然后他才做一个决定:让孩子读经。这种人有值得敬佩的地方,因为他这么好学、这么理性。但是也有一点可以批评的地方:他的智慧怎么这么不高?有的人是一听到读经理论,一看《一场演讲百年震撼》,才看一半,他就知道了,他隔天就让孩子回家读经,不去上学了。有一个人,早上看到,他中午就去接孩子,老师说让他下午回家再说吧,他说不行!一秒都不能等。所以说要了解太简单了。

 

现在这位朋友,可能是想知道他去倡导的时候如何能够倡导得很好、像我这么好,其实老实地说,我并不是倡导得最好的,你或许会比我更好。我只是很努力。你看我讲了二十年,你能够讲二十年吗?所以最重要的,不是把“王财贵说”变成“你说”、要说得和王财贵一模一样,不是这样;更重要的是,你这份情操、这份真心。“士人有百折不回之真心,方有万变不穷之妙用”,你要百折不回,不要一遇到困难就退缩。如果认识得不够清楚,你就会把其他条件的位置提高,高于推广读经的条件,这就有问题了;所以你要将读经推广的条件当做是唯一最高的,没有任何其它的条件可以与之相比,这样,你才可以永远做下去。这位朋友的问题很有意思很有趣,我预测他很快就跟我一样,能够到处去宣讲,这就是我们办倡导员培训的目的。一百个人里面能够成就一个人,我们也就值得了。其实每个人心里都应该有这种想法,他只是替大家讲出心声。读经理论不是哪一个人的,这个理论是天地之间的,也唯有这样的道理,才值得我们去追求。那既然是天地之间的,它本来就在你心里,只是我们一时还没有说清楚,现在我们用二十年的时间把它说清楚了,所以今日的你比我更方便成为我,因为,我要成为我,是很艰难的。

 

好的,其他都是有关教学的实务:学堂怎么开、要不要选地址、地址怎么选……我把这些问题留给其他堂主回答,尤其他们是实务操作者,他们回答会更亲切。我今天就讲到这里,明天跟后天在外面都各有演讲,所以我不一定都能够来,但是我们的讲师都会讲得很好的,我听过他们讲好几次了,我也知道他们会有进步,我也相信他们会讲得很好,所以我就放心了。

 

本站编辑:澤之

 


 

【本站推荐】

 

公 开 课 |(36小时)零基础儒学入门自学课程

家长必学|儿童读经教育入门——读经教育六小篇

活动公告|本站志工招募公告与说明

 

本文作者:王财贵,转载自:《王财贵65文集》第二辑《立于不败之志与业》。如欲深入了解王财贵教授哲学与教育思想,请关注文礼书院,或购买正版《王财贵65文集》进行学习。

(0)
上一篇 2022年8月31日 下午7:00
下一篇 2022年9月14日 下午7:0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