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注疏之 阳货第十七 第16章|总第450章

子曰:“古者民有三疾,今也或是之亡(wú)也。古之狂也肆,今之狂也荡;古之矜也廉,今之矜也忿戾(fèn lì);古之愚也直,今之愚也诈而已矣。”

子曰:“古者民有三疾,今也或是之亡也。

气失其平则为疾,故气禀之偏者亦谓之疾。昔所谓疾,今亦无之,伤俗之益衰也。

 

古之狂也肆,今之狂也荡;古之矜也廉,今之矜也忿戾;古之愚也直,今之愚也诈而已矣。”

○狂者,志愿太高。

○肆,谓不拘小节。

○荡则踰大闲矣。

○矜者,持守太严。

○廉,谓棱角厉。

○忿戾则至于争矣。

○愚者,暗昧不明。

○直,谓径行自遂。诈则挟私妄作矣。

范氏曰:“末世滋伪。岂惟贤者不如古哉?民性之蔽,亦与古人异矣。”

 

编自:朱熹《四书章句集注》

字解做病字。凡人气失其平,则致病,故人之气质有偏者,亦谓之病。

字与有无的无字同。

是志愿太高的人。

是不拘小节。

是放荡。

是持守太严的人,即狷者也。

是梭角峭厉。

○忿忿争乖戾。

是昏昧不明的人。

是直憨。

是虚诈。

孔子叹说:“人之气禀中和者少,偏驳者多。一有偏驳,则行有疵病而谓之疾。然古之时,风气纯厚,其中虽有三样资禀偏驳、过中失正的人,然皆质任自然,本真犹未甚凿也。今则淳者日入于漓,厚者日趋于薄,不但气禀中和者绝不复见,就是那三样病痛的人,或者也没有了。盖古之人,有志愿太高,锐意进取的,这是狂之疾,然其狂也,不过志大言大,不拘小节,肆焉耳矣。若今之所谓狂者,则不顾礼义之大闲,纵放于规矩之外,而流于荡矣。古之人有赋性狷介,持守太严的,这是矜之疾。然其矜也,不过立崖岸,有棱角,示人以难亲,廉焉耳矣。若今之所谓矜者,则逞其刚狠之气,动至与人乖忤,而流于戾矣。古之人,有资识鲁钝,暗昧不明的,这是愚之疾。然其愚也,不过任性率真,径行自遂,直焉耳矣。若今之所谓愚者,则反用机关,挟私妄作,而流于诈矣。”

夫狂而肆焉,矜而廉焉,愚而直焉,此虽气质之偏,而本真未丧。若加以学问磨砻之功,其病犹可瘳也。至于肆变而荡,廉变而忿戾,直变而诈,则习与性成,将并其疾之本然俱失之矣,欲复乎善,岂不难哉?所以说,古者民有三疾,今也或是之亡也。夫子此言,盖深叹时习之偷,而望人以学问变化之功者至矣。

 

编自:张居正《四书直解》

○民有三疾:疾,病也。此言人有偏短,指下文狂、矜、愚言。

○或是之亡:亡,同无。求如古人之偏短而不可得,伤今俗之益衰。

○古之狂也肆:狂者志愿高,每肆意自态,不拘小节。

○今之狂也荡:荡则无所据,并不见其志之狂矣。

○古之矜也廉:矜者持守严,其行矜持。廉,棱角义。陗厉难近。

○今之矜也忿戾:忿戾则多怒好争,并不见其矜持矣。

○古之愚也直:愚者暗昧不明,直谓径行自遂,无所防戒。

○今之愚也诈:诈则挟私欺诳,并其愚亦不见矣。

 

【白话试译】

先生说:“古人常见有三种病,现在或许连这些病也不见了。古代狂者常易肆志不拘,现代的狂者则是荡无所据了。古代矜者常易廉隅陗厉,现代的矜者则成忿戾好争了。古代愚者常易径情直行,现代的愚者则成变诈百出了。”

 

编自:钱穆《论语新解》

编辑排版:澤之/其嘉

录入校对:澤之/其嘉


 

【本站推荐】

 

公 开 课 |(36小时)零基础儒学入门自学课程

家长必学|儿童读经教育入门——读经教育六小篇

 

(0)
上一篇 2021年5月28日 上午8:23
下一篇 2021年5月28日 上午8:27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