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谦先生:说卦传(五)

导航:更多读经教育与季谦先生文章,请点击查看《王财贵(季谦)先生文章视频总目及链接总目及链接


 

2008年12月9日

 

我们上一次讲到第八章,“乾为马,坤为牛,震为龙,巽为鸡”,讲到“巽为鸡”是不是?接下去“坎为豕”,坎者陷也,坎者水也,坎者北方之卦,北方色黑,那这个有没有陷落的意思?豕有没有黑的意思?我不知道古代的猪是什么颜色的,不过小时候看猪都是黑色的,(学生:山猪是黑的。)是。古人把猪养在一楼,人住在二楼,这样猪就生活在泥地里,泥就有坎陷的意思。再来“离为雉”,这个比较清楚,因为雉的色彩鲜美。“艮为狗”,这个又不大容易,但是也有道理,我们都说狗看门,艮是止,有节制的意思,狗看门,节制人的出入。“兑为羊”,这也有意思,因为羊有几个特质,第一,羊是畜牧的主要畜生之一,羊多代表财富大,令人喜悦,更主要的是羊肉可口,也令人喜悦。许多意思好的字都从羊来造,你看,羊大是什么?美,食羊可以养人,所以养(養)字从羊、从食,祥,有羊就有福气。总之,羊令人喜悦,所以兑为羊。

 

再看第九章,跟我念:“乾为首,坤为腹,震为足,巽为股,坎为耳,离为目,艮为手,兑为口。”这是用人身来配对八卦。所谓“近取诸身,远取之物”。乾是一个先行者、领导者,所以乾为首。“坤为腹”,上一次讲坤为牛也讲过了,腹能含藏。“震为足”,要跟“巽为股”合在一起看,为什么震为足呢?因为震者动也,动引申为移动,走动,足是哪里呀?足是象形字,在脚板上面加一个萝卜腿的样子,代表膝盖以下部份,也就是小腿,小腿最能代表身体的移动。“巽为股”,膝盖以上就是股,那么巽为股,这个意向从哪里来呢?从“帝出乎震”,万物出乎震,然后呢,齐乎巽,巽是顺从的意思,跟坤很有关系,巽是长女,长女常代母职,从各方面看,巽跟坤意义相近。“震为足,巽为股”,从我们身体的结构上,是小腿跟着大腿动,但是就着动作看,动作比较大的是震,巽是顺着震的动而动的啊。当然,这样讲好像不合一般的意思,但《易经》取象,不是逻辑的思考,是直观直觉,所以我们读《易经》,心灵要活泼一些,要多体贴古人的意思,不要动不动就先用自己的所知所见去反对。假如古人真有缺点,真有不对,真有糟粕,请问你怎么面对它?我在推广读经的过程中,很多人当下的反应是“经典很好,是要读,但是其中有糟粕,要注意。”这样一注意两注意,几十年过去了,结果就是不读。所谓糟粕,酒糟跟酒粕嘛,酒酿好了,蒸馏,蒸馏出来的酒是精华,剩下的就是糟粕,所以所谓糟粕就是精华以外所剩下的没价值的东西,意思是说经典里边有缺憾,有缺点。提这种质疑的人,不只是贩夫走卒,往往是名教授。我会分几个层次来回答,第一层,我会问:请问哪些是糟粕,你举出来给我看?这样反诘,有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就哑口无言了,只剩下顶尖的学者。要不相信,像各位你们也是博士班了,请问经典的糟粕在哪里?我相信很少人能够举出来的,如果举不出来而信口雌黄,是不负责任的态度。一个知识份子对自己讲的每一句话都应该负责的。所以你以后不可以随便再说经典有糟粕,除非你真用了功,你真的有所见,你才谨慎地说出来和人商量,千万不要道听途说了。孔子说“道听而途说之,是德之弃也”。在大马路上听到的话,在小路上就开始宣扬了,就是自己连想也没有想过,也没有去考查,也没有去印证,听了一句话就跟着说,这是不负责任的,没有德的表现。有德者要“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要学思并进啊,这才是理性的态度。道听途说,人云亦云,专门批评经典,说经典有糟粕,叫人不要读经典,以免受害,是五四以来知识界的风气。五四自称是对中国人启蒙,它对中国人启什么蒙啊?我看是让中国人更加蒙昧、更加迷信、信口开河、不讲理而已。浮浅,心态浮燥而见识浅薄,是五四时代知识份子的大毛病,王船山说“害莫大于浮浅”,一般民众本来没有学问,不会思考,我们的教育也从来不教国民真学问,也不教国民思考,这莫名其妙的教育,是五四开始败坏的,从此整个中国读书人的风骨就败坏了,影响到全体国民。所以如果认真地追问经典的糟粕在哪里,已经有百分之九十的人不能举了。第二层,他如果真的读过几句,或者他真的听过人家讲几句,认为哪些句子是糟粕,我会再问,这是你自己不了解呢?还是古人有缺陷?为什么不去这样想一想呢?一个智慧不足又没有经过学问训练的人,他能够判断经典的句子是不是糟粕吗?说“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是糟粕,我们可以来论一论,说“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违反民主,我们也可以讨论一下,说“父为子隐,子为父隐”没有法治精神,我们也应该深入一点来重新思考。不要以自己的没有学问,说经典有糟粕,这是对于有一点学问的人这样反问。第三层,对于真的是很有学问,那我说你举出《论语》哪里有问题?他说可以举出三章,我说如果那三章真是糟粕,《论语》有四百九十八章,号称五百章,其中三章有问题,请问比例占多少?百分之一不到。你是把这本书的百分之一略掉,还是因为它有三章糟粕而整本《论语》不读呢?因为三章糟粕而咒骂整本《论语》,不是莫名其妙吗?退一万步讲,经典真的有是糟粕,所谓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是真的吗?你去看一般百姓,一颗老鼠屎在锅里面,难道把一锅粥都倒掉吗?再进一步,如果糟粕少而精华多,我相信一个真正读书的人,到最后能够用精华消化掉糟粕,糟粕不会对他产生影响,总之,在读经的这个教育观念下,就不要去紧抓着这个糟粕,不要反应太过,不要因小失大,因噎废食。

 

凡是思考,要非常清明,听到一句话都要前后左右上下的整体思考,所谓“立体的思考”。前后,就是它从哪里来,往哪里去?左右,就是它的引申是什么,它跟什么有关?所谓上下,就是它往上讲,根据为何?它往下讲,可以开出什么内容?。接下去“坎为耳”,耳有一个特色,耳直贯入头部,有深入之意。“离为目”这个也很容易想到,眼睛可以看到光明。“艮为手”,有人说手是多节,手部的骨节最多了,还有,手是身体的末端,是身体停止处。“兑为口”,开口笑可表现喜悦,或者以口品尝食物,令人喜悦,所以说“兑为口”。意思差不多如此,你自己再去想想看,有没有更好的解释。

 

再看第十章,跟我念:“乾,天也,故称乎父;坤,地也,故称乎母。震一索而得男,故谓之长男;巽一索而得女,故谓之长女;坎再索而得男,故谓之中男;离再索而得女,故谓之中女;艮三索而得男,故谓之少男;兑三索而得女,故谓之少女”,这个就是文王八卦方图,乾坤生六子,以前讲过了,这章很简单。

 

看第十一章,这章比较长,跟我念,先念一段:“乾为天,为圆,为君,为父,为玉,为金,为寒,为冰,为大赤,为良马,为老马,为瘠马,为驳马,为木果。”

 

这叫广象,就是推广卦的象征。而这里虽然推广了,还是举隅,就是大体地举出一些常用的,或是作者一时感应到的,暂且作个示范,除此之外,应该还有许多许多,多到无尽。以前我们讲过,八卦,是用八个符号来象征天地万事万物,那么这里纵使广象得再广,也还不能达到万事万物,所以这也只是一个示意,假如将来你要用八卦来做象征,通过这些示意,或许就可以有一些感应的能力。如果感应越来越灵敏,对于眼前所有的事件,大大小小,可以立刻与卦相应,假如感应到这么灵敏,大概就可以去摆地摊了。这一章所举的象,大部份是很基本的,六十四卦的卦爻里常用到,它们对读《易经》的帮助是很大的,所以这一章要很熟很熟。

 

乾为天,这不用讲了,本象嘛。为圆,因为天是圆的,天圆地方。为君,这也不用讲,领导。为父也是领导。为玉也是算作领导,玉是石之美者,就是石类矿物中最美的、最有价值的。为金,金也是有价值的。为寒为冰,这个很奇怪,乾本来是阳刚,本来是高明,本来是热的,这里为什么说为寒为冰?先讲为寒,我是这样想,人们对于寒冷感受比较强烈深刻,所谓“寒天饮冰水,点滴在心头”。这里也给我们做了个示范,就是读《易经》,看卦,不要钻牛角尖,不要只往一个方向去,可以用多种角度来看问题。为冰,为冰是从为寒来的,最寒的是冰,表现更显尖锐,有乾的意思。再转换一个角度:为大赤,赤色是一种很大,很动人眼目的颜色,所以“为大赤”,大家看,今天有同学的衣服有乾象。再来,为良马,乾为马,良马更有乾德了。为老马,所谓老马识途,老马有领导的意思。为瘠马,瘠是瘦的意思,但这个瘦,不是瘦弱多病,而是瘦骨凌峋,如果真的是千里马,它的骨架一定是非常刚硬,所以骨架外露,如果马太肥了,就跑不动了,所以千里马一定是瘠马。杜甫就知道这个意思,诗人了不起啊,杜甫有一首诗叫做《丹青引赠曹将军》,有一个曹将军善于画马,唐太宗在的时候,甚至请他到皇宫里面画天子的马,曹将军有弟子韩幹,也会画马,现在韩幹的画马图还藏在我们台北故宫里,价值连城,韩幹这个人的名字,我一方面是在故宫看到,一方面是在杜甫的诗里面提到:“弟子韩幹早入室”,弟子韩幹很早就做了曹将军的弟子了,“亦能画马穷殊相”,韩幹也画马,而且可以画出各种马和马的各种形态。但是“幹惟画肉不画骨,忍使骅骝气凋丧”,韩幹却把马画得胖胖的,没有画出骨架。读到杜甫这首诗,我就想到故宫韩幹的画马图,真的都是胖胖的,牵马的人也是胖胖的,杨贵妃长得胖胖的,被宠爱,原来唐朝人的审美观是肥肥的。“幹惟画肉不画骨,忍使骅骝气凋丧”,骅骝就是千里马,把马画得那么胖,马就没气了,没精神了,千里马被他画坏了。所以“为瘠马”,马要瘦,骨架很硬朗,把皮肉撑出来,精瘦比较好跑。再来“为驳马”,驳,斑驳,斑驳的马,形象鲜明,从鲜明处我们说他有乾象。“为木果”,木果就是树木的果实,其实果字下为木,上为果子形,所以说“为果”就是木果了。但这里的果,已经引申泛用到所有的同类,连瓜也称为果了,瓜字是一根藤两根藤三根藤,然后中间结了一个东西,叫瓜,所以瓜是藤产的,果是木产的,但一般常相混用的,譬如弥猴桃又叫吉利果,其实它不是桃,也不是果,它是爬滕类;而木瓜不是藤类,应该算是果,却叫做木瓜,因为它的果实像瓜类,果肉比较软,比较多汁。“为木果”,为什么为木果呢?第一个原因,木果长得很高,有乾象,第二个原因,木果是结实,里面有种子可以生发,所以也有乾象等等。

 

跟我念下一段:“坤为地,为母,为布,为釜,为吝啬,为均,为子母牛,为大舆,为文,为众,为柄,其于地也为黑。”“坤为地”,本象。“为母”,有生成的功能。“为布”,布是一直伸展的,你看织布机,一直织一直织,到最后要卷起来,变成匹,所以布有伸展、铺张的意思,土地也一直伸展铺开啊。“为釜”,釜是烹饪的器具,有足谓之鼎,无足谓之釜,自己能站着的叫鼎,需要用灶来撑着的叫做釜,釜跟鼎都是大的烹饪器具,釜的容量很大,有坤象。再来为“吝啬”,含藏得太紧不是吝啬了吗?再来“为均”,均有平的意思,从布的平铺开展想到均。“为子母牛”,子可以当怀孕或生育解,本来坤为牛,现在又是母牛,而且又是怀孕产子的母牛,那当然是坤了。“为大舆”,大车子,含藏量大。“为文”,为什么为文呢?因为文采丰盛,“文者,错划也”,交错的笔划,丰盛的表现叫做文,古人重文胜于武,如果有文武两个帝号,都是先文后武,如周文王、周武王,汉文帝、汉武帝,以文为主,文是丰盛,武只是武,而功业的表现也可以叫做文,所以文包含了武,有坤象。再来“为众”,众者人多也,那当然有坤象了。“为柄”就比较难解,我把它解释为可操持、可把握,因为是操持把握,于是可拥有而有丰盛的意思,就有坤象。“其于地也为黑”,坤是地,坤与乾相反,阴与阳相反,黑暗与光明相反,所以坤象为黑。好,我们再念一遍……,这些要常念,念得很熟很熟,时常要去想,到最后你读《易经》,看到卦象,感应才会灵敏。

 

来跟我念下一段:“震为雷,为龙,为玄黄,为旉,为大涂,为长子,为决躁,为苍筤竹,为萑苇;其于马也为善鸣,为驻足,为作足,为的颡,其于稼也为反生,其究为健,为蕃鲜。”

 

为雷是本象。为龙以前讲过,震之卦德为动,龙善变化,动态鲜明,又龙嘘气成云而下雨,雨滋润万物,有春天之象,震东方也,东方为春,所以震可以象龙。“为玄黄”,这就要解释一下,天玄而地黄,天的颜色是玄,地的颜色是黄,这是古人的一个印象,震一阳两阴,阳与阴刚交会,阳气代表天,阴气代表地,天的颜色是玄,地的颜色是黄,所以叫“为玄黄”。“天地玄黄,宇宙洪荒”,这是《千字文》的第一句典故就是从《易经》坤卦的文言“夫玄黄者,天地之杂也,天玄而地黄”而来,你看一篇小小的《千字文》还要用经典开头,有了这么大气的话文做开头,就显得很大方,所谓“大文皆自六经来”,即使小文也自六经来啊。小小一千字,先讲天文地理历史然后再讲品格和人事典故等等,麻雀虽小,五臓俱全,真是小而美。“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仄,辰宿列张,寒来暑往,秋收冬藏,金生丽水呀,玉出昆冈……”古人编序号,有些时候是用天干甲乙丙丁,编到第十就没有了,稍微大一点的是用地支子丑寅卯,编到十二号,那如果再多呢,就用千字文,可以编到一千号的,所以天是第一号,地是第二号,玄是三,黄是四等等。有一句成语说“天字第一号”,就是这样来的。韩国的高丽参,它有天字号跟地字号,天字号是最贵的,但韩国的高丽参很少有地字号。好的。“为玄黄,天地之杂也。”玄是深色的意思,很深远,那么深远到接近黑色,玄也可以当做黑色来讲,如燕子是黑色的,叫玄鸟,但天玄地黄的玄,应该不是取深黑色或黑色的意思,而取其深远不可测的意思,玄并不是完全的黑色,而是带有奥秘性的一种黑色。玄字在说文上,解为“幽远也,黑而有赤色者为玄”,本来是一种布料的颜色。玄色是布料在已经染成朱红色的基础上先再染上一层青色,成为青中带红的颜色,然后再加染一层黑色,跟直接染黑的布不一样,是黑色里微微透出一点红光。你看那个颜色玄不玄?很玄吧?,祭祀的时候要穿玄服,玄服是吉服。所以玄可以直接解释成黑,也可以解释成深奥,因此就有奥妙的意思,叫玄妙,老子的名句“玄之又玄,众妙之门”就是取其玄妙不测或玄奥难解的意思。为什么难测难解?因为它不可以以逻辑解之。凡是可以以逻辑解的都可以解得很明白,不能以逻辑解的就不能解得很明白,至少不是逻辑的明白。“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以妙,常有,欲以观其徼”,老子的“有”跟“无”不能以逻辑来解,不可以把“无”跟“有”分开来对立。因为老子明明说“此两者,同出而异名”,此两者就是有跟无,有跟无都同出于道,而居然不同的名称,因为有跟无都是道的作用,道是一个整一,而有两种相反的作用,而这两种作用不是个别独立,也不是先无再有或先有再无,而是即无而有、即有而无,说它无,只是说它的不可测度、不可捉摸、不可名相,是作用地说。那么它是不是只是无呢?不是,无之中确实是大有、妙有。而说它有,是内容地说,而那有是不是死的有,是不是定的有呢?不是,有之中又无名无相。所以无不能够单独成立,有也不能单独成立,假如无单独成立,无就是虚空,什么都没有,假如有单独成立,那有就是死有定有。所以道中的无只是无,它是有无穷内容的无,是无而不无,无而不无才是真的无。那么有呢,也不能只是有,它是活的有,不可执定不可测度的有,所以有而非有,有而非有才是真的有。所以无而有、有而无,“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它们同样都出于道,它们的作用是一样的,它们的内容是一样的,不同而同,这叫玄,于是,你从无那边看是一个玄,从有这边看也是一个玄,两个玄就是一个玄,叫玄之又玄,于是所有的“妙”就从这里出来。什么叫妙?上次讲过《说卦》“神也者,妙万物而为言者也”,妙运万物,万物都从这里出来,叫做众妙之门。这样的文句当然不能用逻辑来解了,逻辑的无就是无、有就是有,无跟有是矛盾的。而在老子的语句中,无跟有不只不矛盾,也不只是相辅相成,它们是相即的。无即是有,有即是无,相即就是玄同。总之,玄是深黑色,引申为深远不可测度的意思。

 

“为旉”,这个旉也可以是铺展的意思,尤其是指草花的铺展,草花一片叫旉,草上开花一片代表什么?代表春天,代表生机旺盛嘛,所以有震象。“为大涂”,涂是道路,道路是运输的地方,大的马路尤其有动象,不是大路在动喔,而是大路供给人车运动,自己不动而供给其他事物动,也算有震象,这个想法很奇特啊,可见取象的灵活,反正古人怎么讲就怎么对,我们也只好跟着它的思路讲。“为长子”,这个知道了。“为决躁”,果决而躁动,也很明白。“为苍筤竹”,苍筤竹,可认念成苍莨—竹,也可以念成苍-莨竹。苍筤可以解释成清脆的颜色,那苍筤竹是清脆的竹子或竹林。若苍筤分开来念,则筤是一种竹,是清脆的筤竹,两解都是可以的,意思差不多,最主要的是竹,竹是长青的,在冬天不凋,本来就有生机旺盛的意思,而现在又是苍筤之色,所以还是从春天,从生机畅旺的意义来取象。“为萑苇”,萑苇就是大的芦苇,芦苇是易生之物,而大芦苇更是易于生长,到处长,长得快,所以有震象。但这里只取其一面的意思,为什么呢?它易生易长就易凋易灭嘛,萑苇到了秋天,比别的植物先凋萎,但古人在这里不从它先凋萎讲,从它生机旺盛讲,片面取象,也是可以的。“其为马也为善鸣”,从马的善鸣,想到雷鸣,故有雷象。“为驻足”,这个就很奇怪,驻足是左脚白色,这种马的颜色很奇怪啊,而中国人对马分类分得很细,连左脚白色都造一个字,为什么?因为马对中国人的生活关系很大,凡是与人生关系越密切的,也就是人文程度越高,它的称呼就越细。例如中国人很重家庭亲情,所以亲戚的名称很多,西方一个uncle,一个aunt就完事的,来到东方,居然复杂得很,搞不懂怎么称呼。为什么驻足有震象呢,因为有驻足的话,它跑动起来更加鲜明。“为作足”,也是一样,作足就是脚一直动,善跑的马叫作足。“为的颡”,的颡是马的额头为白色,头额白也显得很鲜明,尤其马跑起来的时候是低、扬、低、扬,动象更为明显。“其于稼也为反生”,稼是庄稼,反生就是种反了也会生长,这个大概讲“押条法”,我小时候帮大人去种蕃薯,用一段段蕃薯滕插在地上,蕃薯滕就会活了,小孩子有时分不清正反,如果插反了也无所谓,因为最后它还是会活,叫做反生,插反了都生,你看生机是不是旺盛?“其究为健”,健就是乾卦,因为阳气渐渐上升就是乾卦了,而且震是长子,长子可以代父,故有乾德,所以其究为健。“为蕃鲜”,这个蕃鲜有人解释成繁藓,苔藓的藓,就是善于繁殖的苔藓,苔藓很难死的啊,你看它没水时干枯了,下过一下雨它又活了,藓类的生机旺盛。还有人说,为繁鲜,鲜就是海鲜,很多海鲜,香港有一句话叫“生猛海鲜”,以后你到海鲜店,在养殖箱里要看到震象,才代表你学《易经》很用功。

 

本站编辑:澤之

 


 

【本站推荐】

 

公 开 课 |(36小时)零基础儒学入门自学课程

家长必学|儿童读经教育入门——读经教育六小篇

 

本文作者:王财贵,转载自:《王财贵65文集》第六辑《易经讲课录(上)》。如欲深入了解王财贵教授哲学与教育思想,请关注文礼书院,或购买正版《王财贵65文集》进行学习。

(2)
王财贵(季谦)的头像王财贵(季谦)作者
上一篇 2024年4月22日
下一篇 2024年4月29日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