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注疏之 阳货第十七 第18章|总第452章

子曰:“恶(wù)紫之夺朱也,恶郑声之乱雅乐也,恶利口之覆邦家者。”

○恶,去声。覆,芳服反。

○朱,正色。

○紫,间色。

○雅,正也。

○利口,捷给。

○覆,倾败也。

范氏曰:“天下之理,正而胜者常少,不正而胜者常多,圣人所以恶之也。利口之人,以是为非,以非为是,以贤为不肖,以不肖为贤。人君苟悦而信之,则国家之覆也不难矣。”

 

编自:朱熹《四书章句集注》

是正色,紫是间色。

郑声是郑国之音。

是正。

利口是巧言辩给之人。

是颠覆。

孔子说:“天下之理,有正则有邪,而邪每足以害正。如色以朱为正,有紫色一出,其艳丽足以悦人之目,于是,人皆贵紫而不贵朱,而朱色之美反为所夺。故所恶于紫者,为其能夺朱也。乐以雅为正,自郑声一出,其淫哇足以悦人之耳,于是人皆听郑声而不听雅乐,而雅音之善,反为所乱。故所恶于郑声者,为其能乱雅乐也。至若事理之是非,人品之贤与不肖,本自有一定之论,乃有一种利口的人,把是的说做非,非的说做是,贤的说做不肖,不肖的说做贤,其巧言辩给足以惑乱人意,耸动听闻,人主不察而误信之,必至于举动错乱,用舍倒置,正人远去,小人得志,而邦家之颠覆不难矣。然则,利口之所以可恶者,岂非以其能覆邦家也哉?”

按:孔子此言,其意专恶利口之人,借紫与郑声为喻耳。从古至今,邪佞小人谗害正直,倾覆国家者不可悉数,如费无忌、江充之流,虽父子兄弟、骨肉至亲亦被其陷害,况臣下乎?是以,大舜疾谗说殄行。《大学》说:“屏诸四夷,不与同中国。”盖畏其流祸之惨毒,故深恶而痛绝之也。人君之听言,可不戒哉?可不畏哉?

 

编自:张居正《四书直解》

○紫之夺朱:朱,正色。紫,间色。当时以紫衣为君服,可见时尚。

○郑声之乱雅乐:雅乐,正音。郑声,淫声也。

○利口之覆邦家:利口,佞也。以是为非,以非为是,以贤为不肖,以不肖为贤,人君悦而信之,可以倾覆败亡其国家。

孔子告颜渊“放郑声,远佞人”,则恶紫乃喻辞。孔子恶乡愿,为其乱德,可合参。

 

【白话试译】

先生说:“我厌恶紫色夺去了朱色,厌恶郑声扰乱了雅乐,厌恶利口倾覆了国家。”
 

 

编自:钱穆《论语新解》

编辑排版:澤之/其嘉

录入校对:澤之/其嘉


 

【本站推荐】

 

公 开 课 |(36小时)零基础儒学入门自学课程

家长必学|儿童读经教育入门——读经教育六小篇

 

(0)
上一篇 2021年5月28日 上午8:27
下一篇 2021年5月28日 上午8:3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