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注疏之 颜渊第十二 第23章|总第301章

子贡问友。
子曰:“忠告(gù)而善道之,不可则止,毋自辱焉。”

○告,工毒反。,去声。

友所以辅仁,故尽其心以告之,善其说以道之。然以义合者也,故不可则止。若以数而见疏,则自辱矣。

 

编自:朱熹《四书章句集注》

○忠告,是见人有过,尽心以告戒之。

○善道之,是委曲开导。

子贡问处友之道。孔子告之说:“友所以辅仁者也,若见人有过,而不尽心以告语之,则己之情有隐;忠告而非善道,则人之意不投,皆非善处友者也。故凡过失当规者,务用一点相爱的实心以告劝之,而又心平气和,委曲开导,不径直以取忤,如此,则在我之心无不尽矣。至于听不听,则在彼也。若其蔽锢执迷,终不肯从,则当见几知止,无徒以数见疏,而自取辱焉。”

盖朋友以义合者也。合则言,不合则止,乃理之当然者。处友者知此,交岂有不全者乎?

 

编自:张居正《四书直解》

○忠告而善道之:友有非,不可不告,然必出于对友之忠忱,又须能善为劝导。

○不可则止:如此而犹不可,不见从,则且止不再言。

○毋自辱焉:若言不止,将自取辱。然亦非即此而绝。

本章必是子贡之问有专指,而记者略之,否则孔子当不专以此为说。《论语》如此例甚多,读者当细会。

 

【白话试译】

子贡问交友之道。先生说:“朋友有不是处,该尽忠直告,又须善为劝说,若不听从,则该暂时停止不言,莫要为此自受耻辱。”

 

编自:钱穆《论语新解》

【注释】

:音gù,劝告。

:同“导”,开导。

不可:就是对方不肯听从。

自辱:自取侮辱。

 

【疏解】

○以下五章,我们就试在“德性之友”的原则下,来讨论一下交友之道应如何具体进行。

○这五章其实都有一个共同的精神,就是对朋友的尊重。

○原来,交友的意义既然在德性人格的修养,而德性人格的最核心要义就是自觉、自主、自由。换句话说,成人的事业,基本上是仅有自己才能够完成的责任;他人的协助,顶多只有助缘的意义,而并无必然的功效。甚至,当一个人还未有自觉的意愿去改善自己的缺失的时候,别人一厢情愿的敦促鼓励乃至鞭策,不但无用,还可能会产生相反的效果。乃因这鞭策虽有促使他回到合理的行为规范的作用,却伤害到他更为重要的自尊。这时,人的自尊心会为了抗拒压迫、维护自主而演为叛逆的倾向,反倒更延误他回归合理的时机。因此,孔子在回答子贡问交友之道的时候,便在肯定朋友有过,应尽规劝开导之责之余,也强调“不可则止”,以免对朋友构成压迫,终逼成友谊的破裂,自己也招来无谓的横逆与侮辱。

 

注:以上选自《论语义理疏解》(台湾鹅湖出版社印行)之主题五【师友的交遊】(曾昭旭)第六条

编辑排版:澤之/其嘉

录入校对:澤之/其嘉


 

【本站推荐】

 

公 开 课 |(36小时)零基础儒学入门自学课程

家长必学|儿童读经教育入门——读经教育六小篇

活动公告|本站志工招募公告与说明

 

(0)
上一篇 2021年5月26日 下午7:11
下一篇 2021年5月26日 下午7:1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