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注疏之 乡党第十 第06章|总第241章

君子不以绀緅(gàn zōu)饰,红紫不以为亵服。当暑,袗(zhěn)絺绤(chī xì),必表而出之。缁(zī)衣羔裘,素衣麑(ní)裘,黄衣狐裘。亵裘(xiè qiú)长,短右袂(mèi)。必有寝衣,长(zhàng)一身又半。狐貉(hé)之厚以居。去丧,无所不佩。非帷裳(wéi cháng),必杀(shài)之。羔裘玄冠,不以吊。吉月,必朝(cháo)服而朝(cháo)。

君子不以绀緅饰。

○绀,古暗反。緅,侧由反。

○君子,谓孔子。

○绀,深青扬赤色,齐服也。

○緅,绛色。

○三年之丧,以饰练服也。

○饰,领缘也。

 

红紫不以为亵服。

○红紫,间色不正,且近于妇人女子之服也。

○亵服,私居服也。

言此则不以为朝祭之服可知。

 

当暑,袗絺绤,必表而出之。

○袗,单也。

葛之精者曰絺,麤者曰

表而出之,谓先着里衣,表絺绤而出之于外,欲其不见体也。《诗》所谓“蒙彼绉絺”是也。

 

缁衣羔裘,素衣麑裘,黄衣狐裘。

○麑,研奚反。

○缁,黑色。

○羔裘,用黑羊皮。

○麑,鹿子,色白。

○狐,色黄。

衣以裼裘,欲其相称。

 

亵裘长。短右袂。

○长,欲其温。

○短右袂,所以便作事。

 

必有寝衣,长一身有半。

○长,去声。

齐主于敬,不可解衣而寝,又不可着明衣而寝,故别有寝衣,其半盖以覆足。

程子曰:“此错简,当在齐必有明衣布之下。”

愚谓如此,则此条与明衣变食,既得以类相从;而亵裘狐貉,亦得以类相从矣。

 

狐貉之厚以居。

○狐貉,毛深温厚,私居取其适体。

 

去丧,无所不佩。

○去,上声。

君子无故,玉不去身。觿砺之属,亦皆佩也。

 

非帷裳,必杀之。

○杀,去声。

朝祭之服,裳用正幅如帷,要有襞积,而旁无杀缝。其余若深衣,要半下,齐倍要,则无襞积而有杀缝矣。

 

羔裘玄冠不以吊。

丧主素,吉主玄。吊必变服,所以哀死。

 

吉月,必朝服而朝。

○吉月,月朔也。

孔子在鲁致仕时如此。此一节,记孔子衣服之制。

苏氏曰:“此孔氏遗书,杂记曲礼,非特孔子事也。”

 

编自:朱熹《四书章句集注》

君子不以绀緅饰,红紫不以为亵服。

这一章是记孔子的衣服之制。

○君子就指孔子说。

○绀是深青扬赤色,即今之闪色也。

○緅是赤色。

○饰是领缘。

○红是浅红色。

○亵服是私居之服

门人记说:吾夫子之衣各有定制,如常服,则不用二色以绀緅为领缘,盖绀乃备服之饰,緅乃斋服之饰,用之则恐与丧祭无别也。私居之服不用红紫二色,盖正色有五,红紫皆间色不正,用之,则恐以似而乱真也。其致谨于服色之辨如此。

 

当暑,袗絺绤,必表而出之。缁衣,羔裘;素衣,麂裘;黄衣,狐裘。

○袗字解做单字。

○絺、绤都是葛布。精者为絺,粗者为

○表是外见。

○缁是黑色。

○羔是黑羊皮。

○麂是白色的小鹿。

夫子当暑月则衣葛,或精而为絺,粗而为绤,皆单服之。然必先着里衣,表絺绤而出之于外,盖不欲其见体,而近于亵也。当冬月则衣袭,袭必有衣以裼之于外。如黑色之衣,则以裼夫黑羊之裘,白色之衣则以裼夫白麂之裘。黄色之衣,则以裼夫黄狐之裘。

盖取其色之相称也。其致详于裘葛之制如此。

 

亵裘长,短右袂。必有寝衣,长一身有半。

○亵裘是私居之服。

○袂是袖。

○寝衣是卧时所着之衣。

夫子私居之裘,其制则长,取其温暖。然必短其右边之袖。盖做事常用右手,取其便于举动也。至于斋戒之时,既不可解衣而寝,又不可着明衣而寝,故必别有寝衣,其制则周身之外,仍长有一半,使其可以覆足也。其长短各适于用如此。

 

狐貉之厚以居。去丧,无所不佩。非帷裳,必杀之。

○狐貉是二兽名,其皮可以为裘。

○居是私居。

○佩是佩玉。

朝祭之服,其下裳皆用正幅,如帷幔一般,叫做帷裳

○杀是斜裁的衣缝。

夫子私居之裘,则用狐貉为之,以其毛深温厚,可以御寒而适体也。居丧不用佩。若既除丧,则凡当所佩者皆佩之。盖古人凡用物皆佩之于身,如玉与刀觽之类。夫子居则解佩以示变,除丧乃佩之也。朝祭之服,其下裳则用正幅如帷,腰有衣褶而旁无杀缝。若非朝祭之服,不用帷裳,则斜裁其幅,而有杀缝。其制上窄下宽,取其省约而不妄费也。其丰余各有所宜如此。

 

羔裘玄冠不以吊。吉月,必朝服而朝。

○玄是黑色。

○吉月是每月朔日。

夫子见人有丧则变服以往吊。若羔裘玄冠乃是吉服,必不用之以吊丧,所以致其哀也。夫子当致仕之时,虽已不在其位,至于每月朔日,犹必衣朝服以朝见鲁君,所以致其敬也。

其谨于吉凶之礼又如此。

 

编自:张居正《四书直解》

○君子:此君子指孔子。改言君子者,上文各节记容貌,由中达外,非学养深者不能为。此节记冠服,人人易以取法,若非属一人之事。

○绀緅饰:绀,紫玄之类。緅,红纁之类。玄纁所以为祭服,故不以为饰。者,领与袖之边。

○亵服:私居时所服。红紫非正色,私居尚所不服,则不用为正服可知。正色谓青赤白黑黄。青加黄为绿,赤加白为红,白加青为碧,黑加赤为紫,黄加黑为缁,皆间色。

○袗絺绤:袗,单衣。葛之精者日絺,粗者曰绤,当暑居家,可单衣絺绤。

○必表而出之:表者上衣。古人冬衣裘,夏衣葛,在家不加上衣,出门必加。虽暑亦然。古本或作“必表而出”,无“之”字。或曰:“之”字当在“而”字上。

○缁衣羔裘:衣,即上衣。古人服裘毛向外,外加上衣,当与裘之毛色相称,故缁衣之内宜羔裘,黑羊皮。素衣之内宜麂裘,麂,鹿子,色白。黄衣之内宜狐裘,狐色黄。缁衣朝服,素衣凶服,黄衣蜡祭之服,亦兵服。

○亵裘长:亵裘,在家私居所穿。长,取其温暖。

○短右袂:所以便作事。或说:两袂无一长一短之理,右字当读作又,又袂犹言手袂。短手袂,言两袂皆短。一说:卷右袂使短。

○必有寝衣,长一身又半:一说:大被曰衾,寝衣,小卧被。一说:古人衣不连裳,仅在股以上。此言长一身又半者,顶以下、踵以上谓之身,颈以下股以上亦谓之身,一身又半,亦及膝耳。寝衣殆如今之睡衣,或是孔子特制。又说:此句当移承上文“当暑”而言,或谓当移下在“齐必有明衣布”之上。今按:此言寝衣,下言坐褥,明与上文言衣裘有别,非错简。

○狐貉之厚以居:居,坐义。以狐貉之皮为坐褥,取其毛之深,既温且厚,适体也。

○去丧无所不佩:去,除也。佩,系于大带。名其器,则字从玉为佩。称其备人用,则字从人为佩。惟丧事则去饰去佩。

○非帷裳必杀之:帷裳谓朝祭之服,其制用正幅布为之如帷。杀谓缝,帷裳腰有襞绩,旁无缝杀。其余裳当用缝杀,以二幅斜裁为四幅,宽头向下,狭头向上,缝之使合,上狭下广。意当时或有不用斜裁者,而孔子则必依古制斜裁。

○羔裘玄冠不以吊:丧主素,吉主玄,吉凶异服。

○吉月:吉,训善,亦可训始。吉月即始月,谓正月。月吉则为月之朔日。或说每月之朔,孔子必朝服而朝。

此节记孔子衣服之制。或曰:《乡党》一篇,乃孔氏之遗书,多杂记《曲礼》如此,非必专是孔子始如此。如此节言“君子”可证。或曰:《戴记》有与《论语》同者,乃剿之《论语》,非《论语》有所袭。孔子动作衣服有与众同者,亦有独焉者。门人记孔子所亲行而已,不得谓“君子”不指孔子。今按:后说得之。

 

【白话试译】

君子不把玄色纁色来作衣领与袖之边。不把红色紫色做日常私居之服。当暑天时,在室内穿葛单衣,但出外必加上衣。黑衣内用羔羊皮的裘,素衣用小鹿皮裘,黄衣用狐裘。在家私居时所穿之裘,较出门所穿者稍长,又把右袂裁短些。夜睡必有寝衣,其长过身一半,下及两膝。冬天把狐貉皮来做坐褥。除去在丧事中,大带上没有不佩一切备用的玉器的。除非朝祭用正幅的帷裳,其余所穿裳,总是开剪斜幅缝制的。吊丧不穿黑羔裘,不戴玄色冠。每年正月岁首,必穿着朝服上朝去。

 

编自:钱穆《论语新解》

编辑排版:澤之/其嘉

录入校对:澤之/其嘉


 

【本站推荐】

 

公 开 课 |(36小时)零基础儒学入门自学课程

家长必学|儿童读经教育入门——读经教育六小篇

活动公告|本站志工招募公告与说明

 

(1)
上一篇 2021年5月25日 下午7:31
下一篇 2021年5月25日 下午7:36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