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注疏之 述而第七 第10章|总第157章

子谓颜渊曰:“用之则行,舍之则藏,唯我与尔有是夫!”
子路曰:“子行三军,则谁与?”
子曰:“暴虎冯(píng)河,死而无悔者,吾不与也。必也,临事而惧,好谋而成者也。”

子谓颜渊曰:“用之则行,舍之则藏,唯我与尔有是夫!”

舍,上声。夫,音扶。

尹氏曰:“用舍无与于己,行藏安于所遇,命不足道也。颜子几于圣人,故亦能之。”

 

子路曰:“子行三军,则谁与?”

万二千五百人为,大国三军

子路见孔子独美颜渊,自负其勇,意夫子若行三军,必与己同。

 

子曰:“暴虎冯河,死而无悔者,吾不与也。必也临事而惧,好谋而成者也。”

冯,皮冰反。好,去声。

暴虎,徒搏。

冯河,徒涉。

惧,谓敬其事。

成,谓成其谋。

言此皆以抑其勇而教之,然行师之要实不外此,子路盖不知也。

谢氏曰:“圣人于行藏之间,无意无必。其行非贪位,其藏非独善也。若有欲心,则不用而求行,舍之而不藏矣,是以惟颜子为可以与于此。子路虽非有欲心者,然未能无固必也,至以行三军为问,则其论益卑矣。夫子之言,盖因其失而救之。夫不谋无成,不惧必败,小事尚然,而况于行三军乎?”

 

编自:朱熹《四书章句集注》

子谓颜渊:“用之则行,舍之则藏,惟我与尔有是夫。”

○行是出而行道,

○舍是不用,

○藏是隐而不出。

昔颜子深潜纯粹,学已几于圣人。故孔子称许他说:“吾人出处进退,只看时之所遇何如。或以仕为通,而至于枉己徇人,固不可;或以隐为高,而务于绝人逃世,亦不可。惟是人能用我,时可以有为,则出而行道,以图济世之功;人舍我而不用,时不可以有为,则隐而不出,以全高尚之志。或出或处,无一毫意必于其间,这才是随时处中的道理。此惟我与尔为能有之,在他人则不敢以轻许也。”

盖孔子为时中之圣,自然合乎仕止久速之宜。颜子具圣人之体,能不失乎出处进退之正。观孔子有东周之志,而疏食饮水,乐在其中。颜子有为邦之问,而箪食陋巷,不改其乐,盖可见矣。然以大圣大贤,而皆不过于春秋之世,则岂世道之不幸哉!

 

子路曰:“子行三军,则谁与?”子曰:“暴虎冯河,死而无悔者,吾不与也。必也临事而惧,好谋而成者也。”

一万二千五百人叫做一,大国则有三军

○暴虎是不用兵器而徒手搏虎。

○冯河是不用舟楫而徒步涉河。

子路见孔子独美颜子,乃就问说“用舍行藏,夫子与颜回共之矣。设使夫子统领三军,而行战伐之事,则将与谁共事乎?”盖自负其勇,意夫子行军必与己同也。孔子答说:“君子之所贵者,在乎义理之勇,而不在乎血气之刚。若是徒手搏虎,徒步涉河,甘心必死而无怨悔,这是轻举妄动,有勇无谋的人。使之用兵,必然取败,吾不与之行三军也。必是平昔为人不敢轻忽以误事,亦不敢苟且以成事,但事到面前常有兢兢业业,凛然危惧的意思。又好用计谋,预先斟停当,然后果决以成之,这才是持重详审,智勇兼备的人。使之用兵,必能全胜,吾方与之行三军耳!亦何取于徒勇哉?”

子路好勇而无所取材,故孔子以是抑而教之。其实行军之道,亦不外此。故赵括好谈兵,而致长平之败,充国善持重而收金城之功。任将者当知所择矣。

 

编自:张居正《四书直解》

○用之则行,舍之则藏:有用我者,则行此道于世。不能有用我者,则藏此道在身。舍同舍。即不用义。

○唯我与尔有是夫:尔指颜渊。身无道,则用之无可行,舍之无可藏。用舍在外,行藏在我。孔子之许颜渊,正许其有此可行可藏之道在身。有是夫“是”字,即指此道。有此道,始有所谓行藏。

○子行三军则谁与:凡从学于孔门者,莫不有用世之才,亦莫不有用世之志。子路自审不如颜渊,而行军乃其所长,故以问。古制,大国三军,则非粗勇之所胜任可知。

○暴虎冯河:暴虎,徒手搏之。冯河,徒身涉之。此皆粗勇无谋,孔子特设为譬喻,非谓子路实有此。

○临事而惧,好谋而成:成,定义。临事能惧,好谋始定。用舍不在我,我可以不问。行军不能必胜而无败,胜败亦不尽在我,然我不可以不问。惧而好谋,是亦尽其在我而已。子路勇于行,谓行三军,己所胜任。不知行三军尤当慎,非曰“用之则行”而已。孔子非不许其能行三军,然惧而好谋,子路或有所不逮,故复深一步教之。

本章孔子论用行舍藏,有道亦复有命。如怀道不见用是命。行军不能必胜无败,亦有命。文中虽未提及“命”“道”二字,然不参入此二字作解,便不能得此章之深旨。读《论语》,贵能逐章分读,又贵能通体合读,反复沉潜、交互相发,而后各章之义旨,始可透悉无遗。

 

【白话试译】

先生告颜渊说:“有用我的,则将此道行于世。不能有用我的,则将此道藏于身。只我与你能这样了。”子路说:“先生倘有行三军之事,将和谁同事呀?”先生说:“徒手搏虎,徒身涉河,死了也不追悔的人,我是不和他同事的。定要临事能小心,好谋始作决定的人,我才和他同事吧。”

 

编自:钱穆《论语新解》

【注释】

用之:当时的国君任用我。

:出仕行道的意思。

:同“舍”,舍弃不用的意思。

:藏身隐居的意思。

唯我与尔有是夫:只有我和你才有这样的志趣。“夫”音,语尾助词。

行三军:统率三军出仕的意思。这里的三军泛指军队。

:动词,偕同的意思。

暴虎:徒手与虎搏斗的意思。

凭河:徒步涉水过河的意思。凭,音píng

 

【疏解】

在孔子的学问里,体悟仁心,养成一个独立自主的人格,可以说是一个关键,所谓“一以贯之”(里仁15)。但在当时的弟子里,孔子认为似乎只有颜回是能在这一点上有充分觉悟的,其他则不免仍只是局限在他们各自的气质里,遂不免有时反为其气质所累了。在这里所谓“用之则行,舍之则藏”,就是表示出处进退都能如份顺命,不涉强求。这样,人的心灵始终是安宁的,也就是自由的。现实上虽然不免有种种挫折、种种阻碍,使得理想一时无法实现,但心灵并不因此受伤,依然能配合现实条件,选择最恰当,最有助于理想实现的途径来努力。这包括到极无奈之时,能暂时退藏以等待机会。因此,在孔子这种精神之下,是没有“绝望”可言的,这就是所谓“知其不可而为之”。

至于子路,并不了解孔子学问的这点关键,他觉得自己也有颜渊不可及的长处,为什么孔子只称许颜渊而不及自己?他不明白他的长处只是在气质上的,而不是在德性的自主上。其实在气质上谁没有一些长处呢?但若没有自主的心灵去运用,这些长处有时也会变质为短处。乃因任何气质上的长处都是一种强度上或力量上的突出,而愈是强度大、势力旺盛的惯性也愈大。惯性是会迫使人顺着它的模式或轨道去走的,所以除非是心灵极清明自由的人,往往便反而会被他气质上的强处所裹挟而成为习惯的奴隶了。这便称为“性格上的陷阱”。例如子路气质上的强处是勇敢,而他的陷阱便也正在一味好勇以致无谓牺牲之上。“死而无悔”便表示他只是盲目地顺气质而行而不知自反。“临事而惧”是表示人当了解任何气质的强处都有他的限度,不能太过自恃。“好谋而成”则表示人当以自由的心灵,面对他的气质及环境的条件,作最有益的选择,才能一方面真有助于理想的实现,一方面也才使我们的气质充分成为自我实现的助力而非阻碍,而成全了气质的价值。

 

注:以上选自《论语义理疏解》(台湾鹅湖出版社印行)之主题四【气质的成全】(曾昭旭)第廿三条

编辑排版:澤之/其嘉

录入校对:澤之/其嘉


 

【本站推荐】

 

公 开 课 |(36小时)零基础儒学入门自学课程

家长必学|儿童读经教育入门——读经教育六小篇

 

(0)
知世分子的头像知世分子编辑
上一篇 2021年5月22日
下一篇 2021年5月22日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