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仁厚:颜子之学|蔡仁厚《复圣颜子》

导航—>>本站《儒学研修参考目录>>蔡仁厚《孔门弟子志行考述》目录及内文链接


 

编者按:《孔门弟子志行考述》是蔡仁厚老师早年著述。既可帮助人们了解孔门弟子之行谊,又可作为解《论语》之参考书籍。蔡仁厚老师曾自己介述自己撰述此书:

是以《论语》为据,旁采古籍,列叙孔门诸贤之生平行谊、学识艺能、志节风义、人格精神,兼及其资禀气度,才情声光。娓娓道来,庶几引人入胜。既情味深醇,又发人深省。而附录之“孔门弟子名表”与“孔门师弟年表”,简明醒目,不仅可以供参考,尤能显孔门师弟之时代社会背景,以加强读书之效果,引发阅读之兴味。

兹连载于此,以飨诸君。

第一章《复圣颜子》分五节

颜子之学(本节)

颜子之德

颜子之志

颜子之才

颜子之丧

颜回

颜子之学

颜子名回,字子渊。鲁人,少孔子三十岁。与父颜路同事孔子,在孔门最称高第,后世尊为“复圣”。

《论语》记载颜子为学的章节不少,但其中除了孔子对颜回好学的称美,便是颜子对孔子之道赞叹。所以要想论述颜子之学的内容,那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现在我们且先引《论语》所记来看看颜子好学、乐学的情景。

子曰:“语之而不惰者,其回也与!”(子罕——与同欤)

子曰:“吾与回言终日,不违如愚。退而省其私,亦足以发,回也不愚。”(为政)

颜子对于孔子的训诲,心解力行,永不懈怠。他终日陪侍孔子之侧,静静聆听教言,而没有一句问难的话,仿佛是个愚人;但观察他私下的议论,却又能畅发夫子旨意,他不是真愚,只是大智若愚”而已。《论语》又载:

子曰:“回也,非助我者也!于吾言无所不说。”(先进——说同悦)

学生对老师之言,无所不悦,当然是好学生。但教学要能相长,所谓“道本无穷,问愈多则微旨愈显。圣人每因门人问难,始发挥详尽,故曰助我。若颜子闻一知十,胸中了然,如何有问难?”(王阳明语)没有问难,便不能收到“相长”之效,故曰“回非助我者”。不过,我们也可想见孔子说这话的时候,实在是掩不住满心的欢愉的。所以朱注云:“其辞若有憾焉,其实乃深喜之”。

孔子说过“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颜子便是一个由“好之”而进到“乐之”的人。雍也篇载:

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

食音似,饭也。箪是的盛饭的竹器。程子曰:“颜子之乐,非乐箪食陋巷也;不以贫寠(lóu;贫寒)累其心,而改其所乐也。”又曰:“箪瓢陋巷非可乐,盖自有其乐尔。”又曰:“昔受学于周茂叔(濂溪),每令寻孔颜乐处,所乐何事?”朱注云:“程子之言,引而不发,盖欲学者深思而自得之。今亦不敢妄为之说,学者但从事于博文约礼之诲,以至于欲罢不能而竭其才,则庶乎有以得之矣。”今按:箪瓢陋巷的生活,不但没有什么可乐,而且是人所不堪之忧;颜子不同于常人者,只是乐而忘忧耳。颜子之乐,自然是安贫乐道、乐天知命之乐。孔子说:“饭疏食,饮水,曲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述而)颜子之乐,正与孔子相同。但这种乐,不是由知解而得,而是从真实的道德实践中来。一个没有向学之心,而慕道不切的人,是不能想象孔颜之乐的。换言之,一个人如不经过这一段眞实的生活,就不可能体验出其中的乐趣。而一般的言说讲论与指点,只不过能啓人之志开人之意而已。所以程子“引而不发”,朱子亦“不敢妄为之说”,因为“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说苦说乐,都要亲尝。程子朱子不愿说破,实在是婆心弥切了。

颜子对孔子之教,眞是“悦之深,力之尽”。《庄子·田子方》篇曾记载他的话说:“夫子步亦步,夫子趋亦趋,夫子驰亦驰;夫子既奔逸绝尘,而回也瞠乎其后矣。”颜子这种“虽欲从之,末由也已”的感觉,当然还是《论语》子罕篇说得最好:

颜渊喟然叹曰“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夫子循循然善诱人,博我以文,约我以礼,欲罢不能。既竭吾才,如有所立,卓尔;虽欲从之,未由也已。”

由颜子的话,可以看出他对孔子之道,见之益发亲切,便益发觉得无所用其力。朱注引杨(龟山)氏曰:“自可欲之善,充而至于大,力行之积也;大而化之,则非力所能及矣。”他是举孟子的话,来说孔子所达到的境界。孟子说“可欲之善,有诸已之谓信,充实之谓美,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杨氏以为这几句话,是力行之积,是可以用得上力的。而再下面一句“大而化之之谓圣”,则非力所能及,是着力不得的。孔子的造诣,正已进入大而化之的圣境。盖道体流行,无所不在;而亦不滞不碍,而无所在。孔子旣已进于“仰之弥弥,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之境,则其德慧生命,正是道的体现,所以颜子“欲从末由”。因为人格精神是一个活体,不像“文”“礼”之可以据之用力,而博之约之也。颜子学孔子,其所得驾乎同门之上,所以形容圣人,亦能这样善于措辞。

不过,颜子这段话,却不是无可奈何的感慨,而是见道之后的由衷的赞叹。他是有一种“欲罢不能”的自得之乐的。所以杨子法言说:

“颜不孔,虽得天下不足以为乐。”“然亦有苦乎?”曰:“颜苦孔之卓之至也。”或人矍然曰“兹苦也,祗其所以为乐也欤!”(学行篇)

为学之苦处,正是为学之所以乐处。会得此意,便可许以懂得学问三昧。后来阳明弟子王心斋说:“乐是乐此学,学是学此乐。”到得颜子地步,这便是真实之言。

 

编辑排版:其嘉

 


《复圣颜子》

颜子之学(本节)

颜子之德

颜子之志

颜子之才

颜子之丧

【相关文章】

 

季谦先生|颜回的生命境界

|孔门弟子及其流派

 

【相关专题】

 

认识孔子

《孔门弟子志行考述》目录

 

【本站推荐】

 

公 开 课 |(36小时)零基础儒学入门自学课程

家长必学|儿童读经教育入门——读经教育六小篇

 

本文作者:蔡仁厚,转载自:《孔门弟子志行考述》。

(0)
蔡仁厚的头像蔡仁厚作者
上一篇 2021年10月14日 下午7:00
下一篇 2021年10月28日 下午7:0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