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仁厚:三复白圭的南容

导航—>>本站《儒学研修参考目录>>蔡仁厚《孔门弟子志行考述》目录及内文链接


 

编者按:《孔门弟子志行考述》是蔡仁厚老师早年著述。既可帮助人们了解孔门弟子之行谊,又可作为解《论语》之参考书籍。蔡仁厚老师曾自己介述自己撰述此书:

是以《论语》为据,旁采古籍,列叙孔门诸贤之生平行谊、学识艺能、志节风义、人格精神,兼及其资禀气度,才情声光。娓娓道来,庶几引人入胜。既情味深醇,又发人深省。而附录之“孔门弟子名表”与“孔门师弟年表”,简明醒目,不仅可以供参考,尤能显孔门师弟之时代社会背景,以加强读书之效果,引发阅读之兴味。

兹连载于此,以飨诸君。

 

南容与南宫敬叔

 

南容,姓南宫,名适,字子容,鲁人;年岁无考。南容与南宫敬叔是否一人,自郑玄檀弓注与史记索隐以还,即已形成疑端。兹据各家所说,分三点述之于后:

 

1)姓字名氏的记载:史记仲尼弟子列传称南宫括,字子容;孔子家语称南宫縚(tāo)(檀弓同),字子容,縚、或本又作韬;而论语则称南容、南宫适。朱注谓南容“諡敬叔,孟懿子之兄也”。又史记索隐谓“南宫括,孟僖子之子仲孙阅也,盖居南宫,因姓焉。”据上所引,论语之南宫适、史记之南宫括,家语之南宫縚,皆字子容(论语称南容,乃南宫子容之省文),其同为一人,应无庸疑。至于孟僖子之子仲孙阅諡敬叔而居于南宫者,是否为孔子弟子?是否与南容为一人?则须另加讨论。

 

(2)南宫敬叔是否为孔子弟子:以南宫敬叔为孔子弟子,是根据二处记载。一是左传昭公七年载孟僖子从昭公如楚,不能相礼,及其将死(昭公二十四年),乃遗命二子学礼于孔子,故孟懿子与南宫敬叔,师事仲尼。二是史记云:“南宫敬叔言于鲁君,请与孔子适周,鲁君与之一车两马一竖子,俱与适周(见孔子世家)。关于孔子适周,其年难定,其事亦不足徵信,钱穆诸子系年第四条广引诸家之说辨之甚详。至孟氏二子学礼之事,虽左传载有明文,然世禄子弟,不必卽正式列于门墙。故毛奇龄曰:“敬叔即曾奉僖子命,与其兄懿子(毛氏据左昭十一年载泉丘女先生懿子,后生敬叔,谓懿子当为兄)学礼于孔子,然并不在弟子之列。史记家语所载弟子,止容一人,向使容即敬叔,则未有载敬叔而不载懿子者”。

 

(3)南容与南宫敬叔是否一人;朱注谓南容即南宫敬叔,崔述力辨其非,论证详确。阎若璩曰:“南容名适,一名;与敬叔名说(阅),载宝而朝者,当是二人。”汉书古今人表、正列南容与南宫敬叔为二人,亦可证也。兹犹有辨者:史记弟子列传载南宫括字子容,而述论语二条以实之,初未言为孟僖子之子也。此其一。孔子尝称南容“邦无道,免于刑戮”,此正为贫贱之士言之。而敬叔乃鲁之公族,古者刑不上大夫,则孔子何必以免于刑戮论其人?此其二。孔子又称南容曰:“君子哉若人,尚德哉若人”。而檀弓谓:敬叔以富得罪定公,出奔于卫,卫灵公请复之,载其宝玉以朝。夫子闻之曰:“若是其货也,丧(位)不若速贫之为愈也”。则敬叔安得为君子,为尚德之人乎?此其三,据上所述,敬叔非南容,已甚明白。

 

南容三复白圭

 

子谓南容:“邦有道,不废;邦无道,免于刑戮”。以其兄之子妻之。(公冶长)

 

南容是一个具有智为,又能谨守退藏的人。所以国家有道,必可见用于世;国家无道,亦能免于刑戮。孔子曾说:“邦有道,危言危行,邦无道,危行言孙。”(宪问)而谨守退藏,免于刑戮,正是“危行言孙”之意。孔子见南容之行藏,合于君子之道,故以其兄孟皮之女妻之。朱注引或曰:“公冶长之贤不及南容,故圣人以其子妻长,而以兄子妻容,盖厚于兄而薄于己也。”程子曰:“此以己之私心窥圣人也。凡人避嫌者,皆内不足也。圣人自至公,何避嫌之有?况嫁女,必量其才而求配,尤不当有所避也。若孔子之事,则其年之长幼,时之先后,皆不可知,惟以为避嫌,则大不可。避嫌之事,贤者且不为,况圣人乎?”程子之论,可谓甚切事理。

 

论语又载:“南容三复白圭,孔子以其兄之子妻之。”(先进)白圭、是诗大雅抑篇之一章。其辞曰:“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意思是说:白玉圭的玷缺,还可以磨平;言辞有了缺失,便无法补救了。须知“言者行之表”,一个人如谨于行而忽于言,则仍不免于招辱取祸。南容深知此意,所以一日三复白圭之章。家语论南容之德行曰:“独居思仁,公言言义,其于诗也,则一日三复白圭之玷,是南宫縚之行也。孔子信其能仁,以为异士。”(弟子行)

 

尚德哉若人

 

南容是个秉性淳厚的有德君子,论语记载:南宫适问于孔子曰:“羿善射,奡盪舟,俱不得其死然,禹稷躬稼,而有天下。”夫子不答,南宫适出,子曰:“君子哉若人!尚德哉若人!”(宪问)“羿”为夏代群后之一。太康失政,羿窃据夏都,国号有穷。太康迁于河南,在位二十九年而崩;弟仲康立,在位十四年,子相继立。羿善射,好田猎,其臣寒捉弑之。其后寒捉之子浇弑夏后相,夏统中绝四十年,后相子少康起兵诛浇,夏室中兴。“奡”(音傲)卽寒捉之子浇,顾炎武引竹书纪年:“浇伐斟寻,大战于潍;覆其舟,灭之”。论语所谓盪舟、即此覆舟之意;谓奡大力,能盪覆敌人之舟。朱注谓力能陆地行舟,不知何所据。南容的意思是说:羿善射,奡盪舟,恃强力以灭人之国,结果皆不得其死。禹平水土,稷教耕嫁,有大功德于天下之民,所以禹受禅让而为天子;而稷之后裔,至周武王亦终有天下。可见恃力者亡,修德者昌。孔子心许南容之言,但意思已极明白,言词亦已显露,是以不再作答。及其辞出,乃特加称赞,说南容“贱不义而贵有德”,可谓君子之人,而有尚德之心;所以说:“君子哉若人!尚德哉若人!”

 

编辑排版:行知

 


【相关文章】

 

季谦先生|颜回的生命境界

|孔门弟子及其流派

 

【相关专题】

 

认识孔子

《孔门弟子志行考述》目录

 

【本站推荐】

 

公 开 课 |(36小时)零基础儒学入门自学课程

家长必学|儿童读经教育入门——读经教育六小篇

 

本文作者:蔡仁厚,转载自:《孔门弟子志行考述》。

(0)
蔡仁厚的头像蔡仁厚作者
上一篇 2022年4月14日
下一篇 2022年5月12日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