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注疏之 述而第七 第15章|总第162章

子曰:“饭疏食(sì)饮水,曲肱(gōng)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

饭,符晚反。食,音嗣。枕,去声。乐,音洛。

饭,食之也。

疏食,粗饭也。

圣人之心,浑然天理,虽处困极,而乐亦无不在焉。其视不义之富贵,如浮云之无有,漠然无所动于其中也。

程子曰:“非乐疏食饮水也,虽疏食饮水,不能改其乐也。不义之富贵,视之轻如浮云然。”

又曰:“须知所乐者何事。”

 

编自:朱熹《四书章句集注》

○饭是吃。

○疏食是粗饭。

○肱是手臂。

孔子自叙其安贫乐道之事说道“人生日用之间,无不欲饮食充足,居处安逸者。我所食的不过是粗饭,所饮的不过是水,其奉养之菲薄如此;夜卧无枕,但曲其肱而枕之,其寝处之荒凉如此,贫困可谓极矣!只是我心中的真乐,初不因是而有所损,亦自在其中焉,若彼不义而富且贵,苟且侥幸以得之,虽胜于疏食饮水,以我视之,漠然如浮云之无有,何尝以此而动其心耶!”

盖圣人之心,浑然天理,故不以贫而有慕乎外,不以富贵而有动于中如此。

 

编自:张居正《四书直解》

○饭疏食:饭,食义。食,音嗣。疏食,粗饭义。

○曲肱而枕之:肱,臂也。曲臂当枕小卧。

○乐亦在其中:乐在富贵贫贱之外,亦即在富贵贫贱之中。不谓乐贫贱。

○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中庸》言:“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君子无入而不自得。”然非言不义之富贵。孔子又言:“富与贵,人之所欲,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不义而富且贵,是以不道得之,存心不义,营求而得。浮云自在天,不行不义,则不义之富贵,无缘来相扰。

本章风情高邈,可当一首散文诗读。学者惟当心领神会,不烦多生理解。然使无下半章之心情,恐难保上半章之乐趣,此仍不可不辨。《孟子》书中屡言此下半章之心情,学者可以参读。

【白话试译】

先生说:“吃着粗饭,喝着白水,曲着臂膊当枕头用,乐趣亦可在这里了。不义而来的富贵,对我只像天际浮云般。”

 

编自:钱穆《论语新解》

编辑排版:澤之/其嘉

录入校对:澤之/其嘉


 

【本站推荐】

 

公 开 课 |(36小时)零基础儒学入门自学课程

家长必学|儿童读经教育入门——读经教育六小篇

 

(0)
上一篇 2021年5月22日 下午6:38
下一篇 2021年5月22日 下午6:45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