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宗三:师友之义与友道精神

(一)各位会友﹐今天是我们人文友会第五十一次聚会﹐以后我们在台北的聚会将暂时停止。照我们友会聚会之精神说﹐本不一定要有定期聚会之形式﹐所以暂停一下﹐也不要紧。多通信或个别见面晤谈也是一样。我们可散处各地﹐而精神则始终是一﹐友道的扩大可超越时空之限制﹐而天边也可如同眼前。今天我们先将怀悌海“主体事与客体事”讲完﹐作一结束。然后大家可就此机会互相谈谈。

 

(二)先生曰:我们人文友会二年来之所讲﹐不全是知识学问﹐主要是精神之提撕﹐生活之志趣﹐以求表现一个理想﹐一个愿望。但人要真能对自己﹑对家国天下﹑对历史文化担负一份责任﹐则总必先从学问上建立自己。学问思辨乃所以表现一个人的观念之方向。人生的践履本可从两面说﹐一般说大体皆指风习上的践履。(究极地说﹐此非真践履) 。而内容的强度的践履﹐则是要人表现风力﹐显颜色﹐有豪杰气。人要表现风力﹐必靠原始的生命力(如英雄人物)。否则﹐则须靠学问﹐以表现观念之方向﹐而开创时代倡导风气。在此则既是思辨的﹐又是践履的。将思辨与践履皆藏于开创观念方向之凸显﹐此其本身即是大践履。此践履是强度化的深度化的﹐即如佛家任一开山祖师或造经造论以另开宗派﹐亦皆须凸显一观念之方向﹐而其人也皆有大风力。二年来诸位参加友会之志趣自甚可贵﹐但在凸显一观念上﹐建立自己上﹐则不够。故未能刚拔自立﹐直站起来。我们人文友会之精神﹐是能和生命﹑学问﹑事业相配合的。在此大家正应磨练思辨﹐敦篤品行﹐这个时代的风气实在将人压得太平凡了。人当该要表现风力气象﹐对学问来一次大革命﹐以表现一新的观念之方向。我们友会之不间断的精神虽属可贵﹐唐先生也对我们甚为称赞。但此乃只能是消极的意义﹐不能生大作用。我们当该要找用心处﹐要有所奋发﹐要顶着时代﹐不可逃避﹐要不厌不倦﹐奋发不已﹐须知生命之不容己﹐即是一大践履。孔子开二千五百年文运﹐即靠其生命力﹐靠其观念之方向﹐人当该要有此番气概。人总要有志趣﹐有观念﹐以表现生命的风力。

 

(三)先生曰:刚才韦政通同学所说甚好﹐人能针对自己之病痛而在生命之内部起奋争﹐即可保持生命之紧张而不堕塌。至于成败倒无关系。盖此奋争即是一番情之兴奋﹐情之热烈﹐表示一向上之精神。但此亦非容易。而是处处显出人生之艰难。继此奋发向上之精神﹐而求成为一人格之容受体﹐则更是一无限之践履过程。

 

至于崇敬圣贤与崇敬当代人﹐此对自己说﹐皆是一好的存心。而能使自己精神上提﹐人格上升者。崇敬古先圣贤﹐即是念兹在兹﹐以圣贤人格为楷模而完成人格之同一。而崇敬当代人﹐即是我对他人之一心思﹐一存心。人能多有几分虔诚之意敬畏之感﹐总是好的。敬圣贤是提升自己﹐尊崇人或人之互相尊崇﹐也是当有之存心。但对自己说﹐则不可不知艰难。人崇敬我﹐固然是对我之安慰和鼓励﹐但同时也是对我之限制。在此限制处则见人生之艰难。而师友夹持即从此说。以前熊先生有两句话:“人不志于圣贤﹐能免于禽兽乎?人以圣贤自居﹐能免于禽兽乎?”此语最见人生严肃与人生艰难之意。人不志于圣贤﹐固见人之堕落丧志﹐无异于禽兽﹔然人即以圣贤自居﹐是又表现一自我之限隔与自我之圈住或封闭。人不能奋进不己﹐健行不息﹐也终必沦为禽兽。人处于社会实是大斗争﹐人要在社会上出人头地﹐成为一个真实的积极的存在﹐殊不容易。此人之所以要戒慎恐惧﹐警策惕励。虽然天道于冥冥中有公平存焉﹐但此天道之公平要降临于我自身﹐即不容易。此人之所以生于忧患﹐之所以必须反求诸己﹐反身而诚。人自身之奋斗与学问之成就﹐皆如英雄比武﹐不及就是不及﹐无便宜可讨﹐无方便可求。

 

说到我自己﹐实是病痛甚多﹐生命有驳杂。我的生活有许多不足为训。但就我们所处之时代﹐和我们担负之使命言﹐人过于规行矩步﹐注重细节﹐亦见生命之拘束而推拓不开。现今之所需是要有风力﹐要有凸显之气象。要表现观念之方向。否则不足以言担负。我与诸位相处是相勉以道﹐而以超越吾人而上之的一“生命之途径”以为法﹐以为模型。而人之尊崇师长﹐即是使“道与人合一”。学生尊崇老师﹐老师爱护学生﹐希望学生。说实了即是一人格之互相尊重。在不失其崇敬而互相爱护﹐不失其爱护而互相尊敬。此中有许多深微之道理可说。中国以前所谓“春秋责贤者备”是好的。“责而备”是寄予更大之希望﹐期以更重之责任﹐而最后仍是对其人格要与以一更高之尊崇。但“訐以为直”则是不好的。有失恕道精神。师友相处是相互之承认﹐相互之鼓励。一方是提携﹐一方是增上。在此师友夹持中有无限之宽容﹐有无限之慰藉。人优漩涵泳于其中﹐即能得一精神人物之提升。若一落于“訐以为直”之层次上﹐师友一伦即不能维持。(古贤以父子不责善﹐亦同此理。) 此义在佛家亦甚看重。小和尚看其师父只是佛﹐没有凡夫﹐如我师是凡夫﹐我亦是凡夫。此实不易之理。熊先生平常脾气大﹐常教训人,其生命亦不尽顺适条畅﹐人常据以作批评。我从熊先生最久﹐我只是以他为老师而尊崇之﹐以他为一高贵之人格而敬仰之﹐常人之闲言苛语﹐与其生活之细微末节﹐根本不在我的意识中。人不到生命之最后﹐总不能期其如玉之圆润洁净。孔子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此是自己心安理得之言。而他人是否承认﹐则亦难说。故崇敬师长﹐当该以一崇高之人格而尊崇之﹐而视之同圣贤。人必有此宽宏之心量﹐有此虔诚之存心﹐始足与圣贤学问。

 

我在友会两年来之所讲﹐皆旨在提撕精神﹐凝聚心志﹐透露生命主体以拨云雾而见青天。故语语皆从天而降﹐自肺肝流出。诸位于此宜能刚拔自立﹐轩昂奋发。而人文友会成立之初衷﹐乃在成人文教。此是永恒悠久事业﹐要待人心大回向﹐形成新运会﹐则亦是理所必然势所必至之事。现在只是要顺两年来所开出之理路﹐各就所长﹐踏实用功。先求在学问上能站得住﹐分工合作﹐百虑而一致﹐殊途而同归。则新时代新学风之开创﹐与第三期儒学之复兴﹐庶乎可期。这是我对诸位的期望﹐也是时代所赋予我们的使命。

 

本站编辑:澤之

 


 

【本站推荐】

 

公 开 课 |(36小时)零基础儒学入门自学课程

家长必学|儿童读经教育入门——读经教育六小篇

活动公告|本站志工招募公告与说明

 

本文作者:牟宗三,转载自:《人文讲习录》(第三十五讲)。

(0)
上一篇 2022年10月11日 下午7:00
下一篇 2022年3月7日 上午4:30

相关推荐

  • 中国文化之发展与民主建国——为中国文化敬告世界人士宣言(九)(牟宗三 徐复观 张君劢 唐君毅 )

    至于我们不能说中国文化中无民主思想之种子者,则以儒道二家之政治思想,皆认为君主不当滥用权力,而望君主之无为而治,为政以德。此即对君权加以限制抑制之政治思想。此固只是一对君主之道德上的期望。但儒家复推尊尧舜之禅让及汤武之革命,则是确定的指明“天下非一人之天下,而是天下人之天下”及“君位之可更迭”,并认为政治之理想乃在于实现人民之好恶。此乃从孔孟到黄梨洲一贯相仍之思想。

    儒学义理 2021年7月28日
    06800
  • 牟宗三:自然与文化的对立

    在价值世界里,任何观念﹑理想,皆求实现。一实现,则与现实牵连。于是此种观念﹑理想,皆为现实所限,而打折扣。观念理想都表现一真理,一精神内容。及其一旦现实了,而且久而生弊,则人们即对之只作现实观,不复知此中有一真理,有一精神内容。

    儒学义理 2022年6月20日
    02590
  • 季谦先生:对人性的把握不一样,导致其修行的入路不一样——儒释道三家综论(二)

    这样,儒释道三家对人性的把握不一样,导致其修行的入路不一样。不过,佛家的佛性、道家的道心、儒家的圣性,虽然其原始意义与实践入路不一样,但到最后所显发出来的境界,都是超越的,其内容都是无限的,都是相通的,都是盖天盖地,涵摄一切。如果不是这样就不是大教,所以三教都是大教。全世界再也没有像儒释道三家这样的大教了,基督教也有超越面的肯认,但是不透。为什么不透呢?上下两面隔绝,其超越的根据是“起绝”的,所以上帝永远在本体界,人生永远在现实界,你只能靠上帝来救赎,你永远不可能成佛,不可能成圣,不可能成耶稣。但是,东方学问就不一样:人人皆有佛性,人人皆可成佛;人人皆有圣性,人人皆可成圣;人人皆有道心,人人皆可逍遥,皆可成真人。这是人生大智慧,把这两层的分合弄通了,其他道理都通了。牟宗三先生认为这两层的划分是一切哲学的基本模型,世界所有的学问都要收拢在这两层系统内。

    儒学义理 2021年7月29日
    01.1K0
  • 牟宗三:王阳明学行简述

    阳明学之详细内容,吾曾言之于《王阳明致良知教》一书中(中央文物供应社出版)。今再就《阳明全书》中之年谱,将其学行发展之大关节,述之以为青年立志之楷模,并兼为了解阳明学之入门。   …

    儒学义理 2022年2月14日
    01.1K0
  • 牟宗三:忧患意识中之敬、敬德、明德与天命

    天命与天道既下降而为人之本体,则人的“真实的主体性”(real subjectivity)立即形成。当然,这主体不是生物学或心理学上所谓的主体;即是说,它不是形而下的,不是“有身之患”的身,不是苦罪根源的臭皮囊,而是形而上的、体现价值的、真实无妄的主体。

    2021年9月27日
    0996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