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注疏之 先进第十一 第24章|总第277章

子路使子羔为费(bì)宰。
子曰:“贼(zé)夫人之子。”
子路曰:“有民人焉,有社稷焉,何必读书,然后为学?”
子曰:“是故恶(wù)夫佞(nìng)者。”

子路使子羔为费宰。

子路为季氏宰而举之也。

 

子曰:“贼夫人之子。”

○夫,音扶,下同。

○贼,害也。

言子羔质美而未学,遽使治民,适以害之。

 

子路曰:“有民人焉,有社稷焉。何必读书,然后为学?”

言治民事神皆所以为学。

 

子曰:“是故恶夫佞者。”

○恶,去声。

治民事神,固学者事,然必学之已成,然后可仕以行其学。若初未尝学,而使之即仕以为学,其不至于慢神而虐民者几希矣。子路之言,非其本意,但理屈辞穷,而取辨于口以御人耳。故夫子不斥其非,而特恶其佞也。

范氏曰:“古者学而后入政。未闻以政学者也。盖道之本在于修身,而后及于治人,其说具于方册。读而知之,然后能行。何可以不读书也?子路乃欲使子羔以政为学,失先后本末之序矣。不知其过而以口给御人,故夫子恶其佞也。”

 

编自:朱熹《四书章句集注》

○子羔,是高柴的字。

○宰,是邑宰。

○贼是害。

○夫人之子,就指子羔说。

○佞,是强辩饰非。

昔子路为季氏宰,因欲举子羔为费邑之宰,孔子责之说:“凡人学优斯可以登仕,明体乃足以适用。今子羔资质虽美,而所学尚浅。若遽使为宰,则内有妨于修己,而学问无由以成;外有妨于治人,而功业必不能就。这不是爱他,实所以害之也,如之何其可乎?”子路因夫子之责,乃不自以为过,又强词以应之说道:“费邑之中,有民人焉,所当治也;有社稷焉,所当事也。若于民人而求所以治民之理,于社稷而尽所以事神之道,这便是学了,何必读书,拘拘于章句之末,然后谓之学耶?夫治民事神,固学者事,要必学之已成,然后可仕以行其学。若初未尝学,而使之即仕以为学,则道理不明,施为欠当,其不至于慢神而虐民者几稀矣。”子路此言,非其本意,但不肯自认己错,而取辨于口给以御人耳。夫子乃直言以责之说:“我平日所以恶那佞口的人,正谓其不论理之是非,而惟逞口辩以求胜耳。由也自今可不戒哉!”

夫漆雕开必已信而后仕,则夫子喜之。子路于未学而使仕,则夫子之。可见出治有本,务学为先,凡有天下国家之责者,其职任愈大,则其学当愈充,其关系愈重,则其学当愈勤,诚不可一时而少闲也。

 

编自:张居正《四书直解》

子路使子羔为费宰:子路为季氏宰,而举使之。

贼夫人之子:时子羔尚年少,故称“夫人之子”。贼,害义。学未成熟,使之从政,适以害之。

社稷:社,土神。稷,谷神。二者共祀于一坛。

何必读书,然后为学:子路谓为宰当治民,当临祀事神,此皆是学,不必读书始是学。

恶夫侫者:佞者以口辨应人。子路本意亦非欲子羔真以从政为学,只是针对孔子语随口答辨而已。孔子谓:我之所恶于佞者,正如此类。

 

【白话试译】

子路使子羔去当费宰。先生说:“害了那个年轻人了。”子路说:“那里有人民,有社稷,治民事神皆可学,何必读书才是学呀?”先生说:“正如你这样,所以我厌恶那些利口善辩的人呀!”

 

编自:钱穆《论语新解》

编辑排版:澤之/其嘉

录入校对:澤之/其嘉


 

【本站推荐】

 

公 开 课 |(36小时)零基础儒学入门自学课程

家长必学|儿童读经教育入门——读经教育六小篇

 

(0)
上一篇 2021年5月26日 下午4:27
下一篇 2021年5月26日 下午4:32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