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昭旭:凡虚张声势,都只是自欺欺人(《让孔子教我们爱》之三十三)

要创造人生的意义与价值,仍只能循正道,那就是真诚地去爱人,才能在己立立人、人我相遇的存在实境中领略到真实而无憾的存在价值。


导航:本文选自曾昭旭《让孔子教我们爱》一书,点击查看目录。点击查看更多儒家在线学习资料


 

子曰:色厉而内荏,譬诸小人,其犹穿窬之盗也与!(《阳货篇》12章

 

受伤生命表现出来的第一种假是情绪过当,第二种假就是虚张声势,孔子称之为“色厉内荏”(表情凶厉其实内心荏弱)。人为什么需要用疾言厉色来待人?说穿了常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却不知明眼人早把你看穿。所以疾言厉色顶多能吓一吓比你还荏弱的人罢了!真遇到强者或明眼人是没有用的。于是它剩下的功能恐怕只是聊为自己壮胆,或者就干脆说是自己骗自己罢了!

 

真的,我们看猫遇到狗的时候,会全身弓起、毫毛竖直,乃是想把自己的形貌尽量扩张,装成巨大的样子,好把狗狗吓跑。那是因为在单纯的自然界,所以伪装还能有效,也是求生存的本能:但在复杂的人间就不然,伪装的心理含义是远比实用诉求更为重要,而值得我们去好好研究与解读。

 

在这里,最重要的心理含义恐怕就是自欺,至于骗不骗得过别人反而不那么重要,甚至还不大在乎,只要能骗过自己就行了!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心理,不值得我们好好研究吗?

 

我们不妨先浏览一下人间千奇百怪的各种自欺现象:例如人爱吹牛自夸,老提当年勇。其实听的人全都不耐烦了(可见骗不了别人),就只剩他老兄一个人在自我陶醉。又如人讲究衣着却并无品味,遂在身上堆砌珠宝名牌,常以高价格傲人,却不知只显俗气。又如人在名片上印一大堆头衔,都多到把姓名挤到一边了,他真以为自己有这么伟大?却人人都明白若把这些虚名剥掉,他其实十分惶恐。他如好摆架子、动辄生气,爱骂人、损人等,都是色厉内荏的引申。而细细观察,这种现象在人间真的是太寻常惯见了!

 

但这样的现象代表着怎样的心理含义呢?前文已提到自欺,但人为什么会乃至宁愿用这种明明骗不了别人的方式来自欺呢?

 

原因首先就在人的自尊需求太殷切了,需要立刻就获得自我尊严的肯定,遂到了不循正道、不择手段的地步。

 

其次,所谓自尊,本来就有“自我的尊严”(名词)与“自我肯定其存在价值”(动词)两义。就第二义而言,既然自我的尊严可以(也本该)由自己给予,遂也竟然可以开出一条歧途,就是不管别人怎么说,我只管自吹自擂自我陶醉自我蒙骗。试看看政坛上多少公然争权夺利,无视人民观感的劣行,便知这种误用自尊的可怕了!

 

只是用这种不顾别人只管自己的表面强悍,实乃自我逃避的方式,真能解决人生命受伤的问题吗?或者说,真能骗得过自己吗?而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原来,人所以会有骗得过自己的错觉——这当然不是明白告诉自己说在自欺(因为这样就不是欺骗了),而是用真以为骗得过别人来表示(他却不知或不管其实别人心里雪亮)——是因人心的自主性或自由性,使人具有创造价值的能力,包括我要骗就能骗得自信,赌徒在赌场上所以会有“我一定会赢”的惊人又愚昧的自信,也是根源于此。

 

但我们必须要了解的是,人的自主性与创造力,固然可以创造真实的人生价值,也可能只创造出虚妄的幻象,自欺欺人的谎言就属于后者。所以,同样基于人心的自由,人也同样具有穿透谎言的能力而使自欺与欺人都早晚必然穿帮。之所以暂时得逞也只因人为了逃避而暂时乐于被骗不想拆穿罢了,等人觉得被骗不再好玩(不管被别人骗还是被自己骗),人其实随时都会也有能力拆穿假象的,此之谓“骗得了一时,骗不了永远”,尤其以妄想骗倒自己为然。因为骗别人还可以骗了就跑,自己却是永远在的,所以用蒙骗来对付自己又怎么可能成功呢?

 

所以,要创造人生的意义与价值,仍只能循正道,那就是真诚地去爱人,才能在己立立人、人我相遇的存在实境中领略到真实而无憾的存在价值,当然这得是基于健康自信的生命才可能办到。原来爱基于真诚的自我,而自我的存在价值也必通过爱而呈现。当人不顾别人,只想用欺骗别人、欺负别人的方式来肯定自我,都是绝不可能成功的,其成功都只是一时的假象。原来当人欺人时已自欺了!一时的偷偷摸摸(穿窬之盗),真能骗得了谁呢?

 

编辑排版:其嘉

 


 

【本站推荐】

 

公 开 课 |(36小时)零基础儒学入门自学课程

家长必学|儿童读经教育入门——读经教育六小篇

 

本文作者:曾昭旭,转载自:《让孔子教我们爱》。更多生命哲学、爱情学文章请关注曾昭旭老师个人微信公众号:TSENG_CHAO-HSU

(2)
郑其嘉的头像郑其嘉编辑
上一篇 2022年4月8日
下一篇 2022年4月22日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扫码关注
扫码关注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