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注疏之 述而第七 第07章|总第154章

子曰:“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尝无诲焉。”

修,脯也。

十脡为

古者相见,必执贽以为礼,束修其至薄者。盖人之有生,同具此理,故圣人之于人,无不欲其入于善。但不知来学,则无往教之礼,故苟以礼来,则无不有以教之也。

 

编自:朱熹《四书章句集注》

俺是脯,乃干肉也。十脡为一束。古人初相见,必执贽以为礼。一束之修乃其至薄者。自行束修以上,言随其厚薄之不同也。

○诲是教诲。

孔子说:“无不善者,人之性。而无不欲其入于善者,吾之心。但人不知来学,吾固无往教之理。苟知求教,自行束修以上之礼而来者,即是可与为学之人,吾则未尝不教诲之焉。”

盖天生圣人,非徒使自圣而已,正欲其先知觉后知,以先觉觉后觉,而为时人之耳目也。所以圣人教人之心,倦倦无已如此。使其得君师之位,则必能大行其政教,使人人皆为君子而后已。惜乎不得其位,但能成就后学,以传道于来世也。

 

编自:张居正《四书直解》

○束脩:一解,脩是干脯,十脡为束。古人相见,必执贽为礼,束脩乃贽之薄者。又一解,束脩谓束带脩饰。古人年十五,可自束带脩饰以见外傅。又曰:束脩,指束身脩行言。今从前一解。

本章谓只修薄礼来见,未尝不教诲之。古者学术在官,事师必须宦学,入官乃能学艺。私家讲学之风,自孔子开之。自行束脩,未尝无诲,故虽贫如颜渊、原思,亦得及门受业。

 

【白话试译】

先生说:“从带着十脡干脯为礼来求见的起,吾从没有不与以教诲的。”

 

编自:钱穆《论语新解》

【注释】

束修:就是十条干肉,古代用来作初次拜见的礼物。

:教诲、教导。

 

【疏解】

上一章说仁心善性是人人所本有的,所以无人不可以受教。但也正因仁心善性是人人所本有而非由外铄,所以也无法纯靠外力便可施教成功。在德性仁心的启发上,毕竟需要受教者先有一求道的真诚意愿,然后施教者才能救其昏昧处、过失处、不足处予以点明,而有助于受教者的自省。不然,言者谆谆,听者藐藐,也只是徒然。所以一位德性教育上的良师,是不会对学生强加教授的,他顶多只是原则上表示了有教无类的普遍接纳的心怀,而说“吾未尝无悔焉”而已。至于在事实上、礼节上,则仍应待学生“自行束修以上”,表示了愿意求学的意思,然后才予以指点的。这固然可以说是对学生的一种起码要求,可也是对学生人格自由的一种起码尊重啊!

 

注:以上选自《论语义理疏解》(台湾鹅湖出版社印行)之主题五【师友的交遊】(曾昭旭)第十二条

编辑排版:澤之/其嘉

录入校对:澤之/其嘉


 

【本站推荐】

 

公 开 课 |(36小时)零基础儒学入门自学课程

家长必学|儿童读经教育入门——读经教育六小篇

活动公告|本站志工招募公告与说明

 

(1)
上一篇 2021年5月22日 下午6:20
下一篇 2021年5月22日 下午6:25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