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注疏之 颜渊第十二 第08章|总第286章

棘(jí)子成曰:“君子质而已矣,何以文为?”
子贡曰:“惜乎!夫子之说君子也,驷(sì)不及舌。文犹质也,质犹文也。虎豹之鞟(kuò),犹犬羊之鞟。”

棘子成曰:“君子质而已矣,何以文为?”

○棘子成,卫大夫。

疾时人文胜,故为此言。

 

子贡曰:“惜乎!夫子之说,君子也。驷不及舌。

言子成之言,乃君子之意。然言出于舌,则驷马不能追之,又惜其失言也。

 

文犹质也,质犹文也。虎豹之鞟猶犬羊之鞟。”

○鞟,其郭反。

○鞟,皮去毛者也。

言文质等耳,不可相无。若必尽去其文而独存其质,则君子小人无以辨矣。夫棘子成矫当时之弊,固失之过;而子贡矫子成之弊,又无本末轻重之差,胥失之矣。

 

编自:朱熹《四书章句集注》

○棘子成,是卫大夫。

○质,是质朴。

○文,是文采。

○驷,是四马。

皮去毛的叫做鞟。

昔棘子成厌周末文盛,人皆习于利巧,而无忠信之意,故立论说:“君子之行己应务,惟当存其本质,不失了原来真意就是了,何必缘饰文采,以眩观美,反使实意之不存乎?”子贡闻而正之说:“今时方逐末,人皆不知有质。吾子之说,意在崇本抑末,乃君子之道也。惜乎发言太易,不无矫枉过正之失,既已出于舌,虽四马不能追及之矣。盖人之为道,无质不立,无文不行,是文也与质一般,质也与文一般,可相有而不可相无。君子小人之所以辨者,正在此也。若尽去其文,徒存其质,则君子小人混而无辨,就如虎豹之鞟和那犬羊之鞟,都是一般,看不出好歹了。盖虎豹之皮,所以异于犬羊者在于毛;君子之人,所以异于小人者在于文,然则文岂可以遂废哉?”

夫棘子成矫当时之弊,固失之过,而子贡矫子成之弊,又无本末轻重之差,胥失之矣。若求其尽善而无弊,则必如孔子所谓文质彬彬,乃为定论也。

 

编自:张居正《四书直解》

○棘子成:卫大夫。

○惜乎!夫子之说君子也:此九字为一句,夫子指棘子成,当时称大夫皆曰夫子。子贡谓棘子成之论君子,失言可惜。盖棘子成疾孔子教子贡之徒若为文胜,子贡谓其妄意讥毁圣人之教,故伤叹而警之。

○驷不及舌:驷,四马。古用四马驾一车。舌以出言,既脱口,四马追之不及。

○虎豹之鞟,犹犬羊之鞟:皮去毛曰鞟。虎豹与犬羊之别,正因其毛文之异。若去其文之炳蔚,则虎豹之皮将与犬羊之皮无别。此见君子小人相异,正在君子之多文。故说“质犹文也,文犹质也”,二者同重,不可偏无。若必尽去其文,则犹专主十室之忠信,而不取孔子之好学。

 

【白话试译】

棘子成说:“君子只要质就够了,何用再加以文呀?”子贡说:“可惜了,你先生这样的解说君子呀!虽有四马骏足,也追不及你舌头上这一失言了。文犹之是质,质犹之是文。虎豹之皮,若去了它的花纹便犹如犬羊之皮了。”

 

编自:钱穆《论语新解》

编辑排版:澤之/其嘉

录入校对:澤之/其嘉


 

【本站推荐】

 

公 开 课 |(36小时)零基础儒学入门自学课程

家长必学|儿童读经教育入门——读经教育六小篇

活动公告|本站志工招募公告与说明

 

(0)
上一篇 2021年5月26日 下午4:53
下一篇 2021年5月26日 下午4:57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