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谦先生:“小朋友背论语”释疑

2001

 

日前有读者对台北孔庙举办的“小状元会考”活动中,小朋友读经背经之情况提出疑虑。最主要的问题是担心一个人受了记忆力的训练,会不会妨害他的创造力及理解力的发展。对于这个问题,我有几点看法:

 

第一,与其把记忆力和理解力看成对立,说他们可能互相妨害;为何不把他们想成相辅相成?因为我们确实看到古今中外,凡是有所成就的人,固然创造力极强,而他们的记忆力,也都超人一等。我们很难想象一个记忆力不佳的科学家或文学家?甚至一般人学医学琴,学法律、学电脑,想要有一点成就,都要以良好的记忆作为先决条件。

 

第二,在教育心理学上,有所谓的“学习迁移”效应。因为人如果是活的,生命如果是整体的,则同是对人生有正向意义的训练,往往会有互相牵引增长的现象。例如一个受游泳训练的人,他的短跑一定也有相当的进步。我们不可因为看到一个游泳选手不能同时又是一个短胞健将,就怀疑是游泳训练妨害了他的短跑能力。何况如果游泳跟短跑都需要的话,一个人也可以同时接受两种训练。记忆与理解同时训练,可能是我们教育的不败策略。一个儿童如果也教他算算数学,也教他背背古书,对人生能力整体的培育规划,岂不更是安稳?

 

第三,何况现在社会上所渐流行的“儿童读经”教育,所读的内容都是具有深度人文意义的名作。在这科技教育已嫌独霸泛滥的时代里,我们举目所看到的反而是太偏的“理智”训练。而今社会乱象的可忧,恐怕不是只单方面注重“理解力创造力”所可解决的。“儿童读经”正是用最简单的教育方式,一面训练儿童的记忆力,一面给他默默的人文熏陶,期待他可以有全面的人格成长。

 

第四,若举例而言,胡适之是当代名人,相当有“创造性”,而他是四岁就开始背书了,背到十几岁,学问就打定基础了。杨振宁是科学家,他也是从小背古书,十二岁时背完了全本孟子,终身受用。他去年曾建议我们教育部应该让国小儿童毕业前,都至少会背一百首诗词。罗素是英国的哲学家兼文学家,曾得诺贝尔文学奖,他还是一个莱布尼兹以后最有成就的逻辑学家和数理学家,思考力不能说不好,但他是从小就背了许多拉丁古诗的人。可见人文不一定妨害科学,背诵不一定妨害理解,古书不一定妨害创造力。一个善于教育的人应该知道如何开发学生全面的人格质量。就好像一个好的体育教练,一定知道如何全面增进一个选手的体能,以作为他表现的背景,而不是只有单项的训练。而我们如能期待一个完美的教练,必是一个能同时兼顾到选手的品德与性情教育的人。

 

本站编辑:澤之

 


 

【本站推荐】

 

公 开 课 |(36小时)零基础儒学入门自学课程

家长必学|儿童读经教育入门——读经教育六小篇

 

本文作者:王财贵,转载自:《王财贵65文集》第一辑《新儒家情怀》。如欲深入了解王财贵教授哲学与教育思想,请关注文礼书院,或购买正版《王财贵65文集》进行学习。

(0)
王财贵(季谦)的头像王财贵(季谦)作者
上一篇 2023年8月23日
下一篇 2023年9月6日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