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注疏之 公冶长第五 第17章|总第109章

子曰:“臧(zāng)文仲居蔡,山节藻棁(zǎo zhuō),何如其知(zhì)也!”

○梲,章悦反。知,去声。

○臧文仲,鲁大夫臧孙氏,名辰。

○居,犹藏也。

○蔡,大龟也。

○节,柱头斗栱也。

○藻,水草名。

○梲,梁上短柱也。

盖为藏龟之室,而刻山于节、画藻于梲也。当时以文仲为知,孔子言其不务民义,而谄渎鬼神如此,安得为知?春秋传所谓作虚器,即此事也。

张子曰:“山节藻梲为藏龟之室,祀爰居之义,同归于不知宜矣。”

 

编自:朱熹《四书章句集注》

○臧文仲,是鲁大夫,姓臧名辰,谥为文仲。素以智名者也。

○居,是藏。

○蔡,是大龟,用以为卜者,以其获之于蔡地,遂名为蔡。

○节,是柱头斗栱。

○藻,是水草。

○棁,是梁上短柱。

孔子说:“人都以臧文仲为智,然明智之人必然见理不惑,试举他一事言之。且鲁之有大龟,虽所以为占卜之用,然不过以决疑示兆而已,非能司其祸福之柄也。文仲乃为屋室以居之,又将那柱头斗棋上,都刻为山形,梁上的短柱,都画上水草,真若大龟居处于其中,而能降福于人者,斯不亦大惑矣乎。”

盖人有人之理,神有神之理。人之理所当尽,而神之理,则幽昧而不可知。惟尽其所当务,而不取必于其所难知,斯可谓智矣。今文仲不务民义,而谄渎鬼神如此,则是不达幽明之理,而惑于福之说,其心之不明亦甚矣。何如谓之智乎?夫文伸之智,人皆称之。夫子独据实而断其不然,这正是众好之必察焉者。所以为人物之权衡也,观人者宜取以为法。

 

编自:张居正《四书直解》

臧文仲:春秋鲁大夫臧孙辰。文,其谥。

居蔡:蔡,大龟名。古人以龟卜问吉凶。相传南方蔡地出善龟,因名龟为蔡。居,藏义。文仲宝藏一大龟。

山节藻棁:节,屋中柱头之斗拱。刻山于节,故曰山节。棁,梁上短柱。藻,水草名。画藻于棁,故曰藻棁。山节藻棁,古者天于以饰庙。

何如其知也:时人皆称臧文仲为知,孔子因其谄龟邀福,故曰文仲之知究何如。

 

【白话试译】

先生说:“臧文仲藏一大龟,在那龟室中柱头斗拱上刻有山水,梁的短柱上画了藻草,装饰得像天子奉祖宗的庙一般,他的智慧究怎样呀?”

 

编自:钱穆《论语新解》

编辑排版:澤之/其嘉

录入校对:澤之/其嘉


 

【本站推荐】

 

公 开 课 |(36小时)零基础儒学入门自学课程

家长必学|儿童读经教育入门——读经教育六小篇

 

(0)
上一篇 2021年5月19日 下午7:55
下一篇 2021年5月19日 下午8:0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