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注疏之 雍也第六 第07章|总第126章

季氏使闵子骞为费宰,闵子骞曰:“善为(wèi)我辞焉,如有复我者,则吾必在汶(wèn)上矣!”

费,音秘。为,去声。汶,音问。

闵子骞,孔子弟子,名损。

费,季氏邑。

汶,水名,在齐南鲁北竟上。

闵子不欲臣季氏,令使者善为己辞。言若再来召我,则当去之齐。

程子曰:“仲尼之门,能不仕大夫之家者,闵子、曾子数人而已。”

谢氏曰:“学者能少知内外之分,皆可以乐道而忘人之势。况闵子得圣人为之依归,彼其视季氏不义之富贵,不啻犬彘。又从而臣之,岂其心哉?在圣人则有不然者,盖居乱邦、见恶人,在圣人则可;自圣人以下,刚则必取祸,柔则必取辱。闵子岂不能早见而豫待之乎?如由也不得其死,求也为季氏附益,夫岂其本心哉?盖既无先见之知,又无克乱之才故也。然则闵子其贤乎?”

 

编自:朱熹《四书章句集注》

○季氏,是鲁大夫。

○闵子,是孔子弟子闵损,字子骞。

费,是季氏的属邑。

○辞,是言词,

○复是再来,

○汶,是水名。在鲁之北境上。

昔季氏为鲁大夫,专执国政。一日使人召闵子骞,着他做费邑之宰,闵子赛是个有德行的人,心恶季氏,不肯入于其党,而又不敢显言,乃对使者说:“大夫虽欲用我,然我之心,不愿仕进,汝其为我从容委曲,善为说词,以达吾不仕之心,而止其用我之意,必不可再来召我也。若不肯见信,而再来召我,则吾当逃避于汶水之上,而不复居于鲁国矣。大夫岂能强我之必仕乎!”

夫闵子隐而不仕,既不失身于权臣,其言逊而不阿,又能免祸于乱世,真可以为贤矣!然以闵子之贤,鲁君不能用之以匡公室,而使季氏欲引之以为私人,此鲁之所以微而不振也。

 

编自:张居正《四书直解》

○季氏:此季氏不知是桓子,抑康子。

○闵子骞:孔子早年弟子,名损。

○费:季氏家邑。季氏不臣于鲁,而其邑宰亦屡叛季氏,故欲使闵子为费宰。

○辞:推辞。闵子不欲臣于季氏也,故告使者善为我推辞。

○复:再义。谓重来召我。

○汶上:汶,水名,在齐南鲁北境上。水以北为阳,凡言某水上,皆谓水之北。言若季氏再来召,我将北之齐,不居鲁。

 

【白话试译】

季孙氏使人请闵子骞为其家费邑的宰。闵子说:“好好替我推辞吧!倘如再来召我的话,我必然已在汶水之上了。”

 

编自:钱穆《论语新解》

编辑排版:澤之/其嘉

录入校对:澤之/其嘉


 

【本站推荐】

 

公 开 课 |(36小时)零基础儒学入门自学课程

家长必学|儿童读经教育入门——读经教育六小篇

 

(1)
知世分子的头像知世分子编辑
上一篇 2021年5月20日
下一篇 2021年5月20日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扫码关注
扫码关注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