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谦先生:应试新方——读经

越小的时候,直觉能力越强,记忆能力、储藏能力、酝酿能力越强。所以这个时候我们的教育就不应该强调理解,我们要强调记忆跟酝酿。而酝酿是不必强调的,只要人是活的,他就能够酝酿,酝酿是天地的能力。记忆本来是一个孩子基本的能力,不过你如果没有训练他,他的记忆就不能够达到良好的发展,结果一辈子的学习能力就受障碍。

时间:2013年11月29日

地点:都江堰青城山

 

今天是很特别的日子,我一定会永远记住今天。为什么呢?刚才四川省都江堰市教育局肖副局长介绍,说我是全国推广读经的第一人,现在修正一下,我是全世界推广读经的第一人!所以这件事情很特别。而我从1994年开始向社会推广读经——所谓开始向社会推广,就是原来已经做过小规模的读经教学,还对于读经的理论多多少少有所发表,但是从1994年以来,才成立推广的单位,正式地向各个地方做推广——所用的方法,最重要的是演讲。所以,再过一个多月,我推广读经就整整二十年了!我的生命,最精彩的、最精华的那段时间,都用于读经推广,现在不觉垂垂老矣……

 

在这二十年的推广当中,我做有关读经教育的演讲,做了一千次,今天是第一千零一次。所以这是很特别的。不过,还有更特别的是,今天我们所定的题目,叫做《应试新方》,这是一千多场演讲以来没有讲过的讲题。为什么用这个题目呢?因为今天来听的朋友、据说都是教育界的人,而在推广读经的过程当中,阻力最大的、疑问最多的、甚至反对最激烈的,就是教育界的人。我所讲的是教育的理论,居然教育界的人有这么样不同情的反应,归纳所有反应的原因,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读经好像跟应试没有什么关系。而现在所谓的教育、所谓的体制教育,最最重要的一件工作,不是要把教育做好、不是要培养人才,而是要应试。哪一个孩子的应试成绩好了,这个叫做好孩子;哪一个班老师把这个班级的应试做好了,这叫好老师;哪一个校长带领整个学校的应试成绩好,这个校长就要升级。所以,假如我的演讲、我的读经教育,不能够合乎这种愿望,那么,质疑就会很多,大家就不想做;纵使听得懂,纵使知道我这样讲是对的,他也不想做,或者是不能做、不敢做。虽然我曾经说,读经跟应试没有冲突,不只没有冲突,读经可以增进应试的能力、可以提升应试的成绩……纵使这样讲,也还不敢相信。因为我大部分都讲读经,次要的才讲到应试,应试是读经所产生的附带的效果;但是这样讲,力道还不够。所以今天我把主客颠倒过来,我们先讲应试,主题讲应试,不讲读经。希望今天这场演讲,真的能够打动我们教育界的人,如果这场演讲成功了,以后我对教育界都如此讲,那么我们读经就可以进入到教育体制中了。

 

读经重回教育体制,是我二十年前推广读经最大的、最后的愿望。什么叫读经教育重回体制呢?为什么讲重回呢?因为自从中华民族有教育以来,一个孩子,或是一个成年人,他一开始接受教育,就是读经教育。所有教育从读经教育开始,以读经教育为核心。你说,这种教育已经是过时了,太封建了、大迂腐了,我们不要开倒车……现在让我们大家重想这个问题。清朝末年时,西方人来中国叩关,中国不得不开关来迎接西方人,而西方的各种的文化、观念渐渐进入到中国,其中包括教育;所以清朝末年,就曾经有一个很大的教育改革。首先废除已经实行了一千多年的科举,然后成立新的学校,号称洋学堂;学堂两个字是从古以来私塾的名字,现在由国家来办学校,也称为学堂,但因为它是新的办法,是新型的西方式的学校,所以称为洋学堂。而这个洋学堂,它们的课程有一半是属于读经,另外一半才学所谓西方近代的这些课程。这种方式其实是相当正确的。到了民国元年,第一任的国民政府教育部总长才废除读经。所以读经的教育传统,至少从孔子以来,已经是两千四百多年的历史,在中华民国开国的那一年,被断绝了。从那一年断绝开始,一直到现在,海峡两岸的中、小学校,尤其是小学,一律不读经。不只是不读经,1919年五四运动更高喊打倒传统、全盘西化,怎么样打倒传统呢?他们想出一个办法——这个办法非常有效——民国九年,1920年,这些五四运动的人,以胡适之为代表,建议国民政府的教育部,把小学的语文课本从文言文改成白话文。

 

到这里,已经看到三种教育模式,从古代以来,一开始读书就是读经;从民国元年,不读经,但是还是读古文;1920年,才把古文改成白话文。1920年至今将近一百年了,我们现在的学校,尤其是小学,所有的课程一律用白话文,尤其语文课,一定用自话文;到了初中,更大部分的文章都是白话文。各位,这违反了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教育传统。不过,我们要想,传统并不一定是对的,作为一个教育者,我们不可以迷信传统,假如传统是错误的,真的是迂腐的、封建的,过时的、抱残守缺的,我们一定不能依照它继续下去。但是,有一件事情非常重要、有一个观念非常重要、有一种思考方法非常重要:如果传统是对的呢?为什么一定要打倒传统?我这样讲好像没有什么特色,这谁不知道呢,但是,每个人摸摸自己的良心,又有谁知道了呢?有谁用这种方式来建构他的教育理念、用这种方式来过他的生活呢?社会上大部分的人,都有一种跟风的习性,也就是所谓的盲从;一种时代风气兴起之后,几乎很少有人能够跳出这个风气之外,来反省这个时代。中华民族这一百年来,整体的时代风气是反传统的。我不是说传统不可以检讨、不可以批判,但是一定要用正确的方法批判。真正的批判有赖于正确的态度,正确的态度就是:凡是对的,尤其经过我们自己的理性判断是对的,我们就要遵从;凡是错的,经过我们自己的理性判断是错的,我们就应该改善。这种态度叫做批判的态度。所以批判不是打倒一切、不是一刀切。

 

教育的基本观念

 

大家会说讲这个做什么,这个我都知道。其实不然。很少人能够真正地做到这种公正的态度。我就举这个例子:我们说我们对中国自己的传统要能够有正确的心态,如果是错误的,我们要改善,如果是正确的,我们要继承,这种态度在任何情况下都一样。这一百年来,当我们面对西方的文化、面对西方的观念,尤其教育工作者在采取你的教育方式的时候,几乎都跟着西方走,但请问是哪一个人,他认定我们应该跟着西方走的?你不要说我只是一个小小学校的校长,小小班级的老师,或者说我只是一个平民百姓的家长,这些国家大事我管不着。不然。孩子是你的孩子、学生是你的学生,你既然要做教育了,你应该明白教育的道理。我不是说不能跟西方走,我是说你要经过你的判断;如果西方的教育是对的,我们才跟他走,如果你判断之后,认为西方的教育是错的,你为什么要跟它走呢?所以,今天,我们反省的这个问题,是教育改革的一个最根本的基础,如果这个问题不能反省好,教育改革是没有效果的。要做教育改革一定要从根源上来思考,要釜底抽薪,不要扬汤止沸;扬汤止沸只是在外表上做功夫,好像有了一个新的气象,其实它的根源不改,都是做做样子、没有效果的,所以要从根源改起。怎么从根源改起呢?我们要认识教育的基本规律。教育有哪些基本规律呢?我归纳出三点。假如各位你自己思考这个问题,你能够有更多的看法,那我很佩服你,或是你能够把这三点归为一点,那我更佩服你;总之不离这三点。这三点可以扩充为四点、五点,可以浓缩为两点、一点,但是这三点,几乎可以笼罩着教育的原理,我称为教育的基本观念:第一点,教育的时机要把握;第二点,教育的内容要把握;第三点,教育的方法要把握。教育只不过是在恰当的时机,用恰当的方法,教恰当的内容,然后能够最大量地开发一个人的潜能。所以教育是开发人性的工程。

 

人性,所谓的性,就是潜在的性质,我们要把潜在的性质开发出来;所以也可以说,教育是开发潜能的工程。而怎么开发潜能呢?我们要知道,这个潜能的开发,它是有时机性的,所谓学习的关键期、所谓的打基础。假如错过时机呢,你这基础没有打好、将来一辈子就受障碍;而且错过时机,将永不再来。所以教育的时机是很重要的。那么请问做教育工作的人有没有把握到教育的时机啊?假如有,你就把教育做好了,把教育做好了不仅是我们培养人才,你的应试成绩也好了。所以要应试成绩好,请你不要错过时机;错过时机,你再努力,用处不大。有很多孩子,在小学二三年级、四五年级,就注定他一辈子应试成绩上不来,到了初中、高中更严重,所以要把握时机。

 

第二点呢,是教育的内容要把握。什么叫做教育的内容呢,就是所用的教材。如果问一个老师,请问你知道你在教什么内容吗?每个老师都说我知道。但如果再进一步问,你知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教这些教材?很多老师就回答不上来。要不相信,我现在问各位老师,现在你手上都有课本,你天天都要上课,我问你,你知道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教这些教材?很少人知道。有些聪明的老师会说,因为校长叫我这样教,教这些。这是不合理的,不可以这样讲。假如我们再问校长,请问校长你为什么要老师教这些教材?校长说这是教育部规定的。这更不合理。一个教育工作者,不能够这样地推托责任。在台湾,我曾经问教育部,为什么教育部要全国学这样的教材?教育部的官员说,因为美国人这样教,我们要接上世界潮流。各位,刚才讲过,我们要接上西方的潮流,我们有没有问西方的潮流是对的呢,还是不对?一百年来,中国人已经不会发问,从来没有人问西方的教育对还是不对、我们就一概学西方的教育。从今天开始,我们要问这个问题,每个老师、每个家长……我们不讲孩子,因为孩子是无辜的,你教他什么他就学什么,只有老师和家长可以决定我要教他什么。有人会说这是教师中心本位,但难道问儿童你要学什么,就是儿童中心本位、就是负责的态度吗?教育是你要负责任、选择教材你是要负责任的,因此,你要知道你选什么教材。

 

那你选择教材,要用什么标准呢?凭这些教材有没有教育的意义,或者教育的意义高还是低。假如没有教育的意义,你为什么要教呢?假如意义很低,你为什么要教呢?所以选择教材有标准的,我把这个标准列出来,称为四个命题;用这四个命题来选择你的教材,你就能够选对了。第一个命题,就是第一个选择方式:这教材现在没有用、将来也没有用,请问你教不教?不教。第二个方式,这个教材现在好像有用,但是你知道,因为你是大人嘛,你知道将来一辈子都没有用,请问你教不教?不教吗?嗯,还是教一教,随便教一教就行了。第三种教材,现在看起来好像没有用,教这个做什么呢?但是你明明知道,因为你长大了,你明明知道他可以用一辈子,而且越长大越有用,请问你教不教?教!但你也不要太大声,因为有人会质问你,你为什么要为了一个孩子的将来牺牲他的现在?所以你如果要教、你要很善巧地教,不可以牺牲他的现在。还好,还有第四种可以选择:你这个教材教下去,现在就很有用,一、两个月之后就看到效果,而且将来还可以用一辈子,永远用不完、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你教不教?你就可以很勇敢地说“教”!看起来我们都江堰市的校长老师都还是相当聪明的,大家都知道要教。但是,我们都江堰市的校长老师可能都没有良心,谁教了这些教材了我问你?谁教了这些教材,说我教的教材是现在就有用、而且是一辈子用不完?用这样教材教小朋友的请举手!你看,没人举手,没有良心。你不是不知道,教育的道理你不是不知道,是你故意要把孩子教坏、你障碍孩子了!

 

第三点,教育的方法要把握。谁不知道教育要用方法呢?我们很多时候都在检讨,检讨用什么方法比较有效,但其实教法不是最重要的;时机最重要,教材是第二等重要,而这个教法,只是配合时机和教材。假如时机不一样,你的方法就要不一样、假如教材不一样,你的方法也要不一样。但是现在,一百年来,我们的教育之所以没有达到良好的效果……不客气地说,我们一百年来的教育之所以失败,就是因为它所投下的精神力气,不足以产生相应的效果。教育是不需要花那么大的力气的,我们就可以培养很多的人才;现在我们花了很大的力气,却培养不出人才,家家户户都在为教育烦恼。教育本来是使一个家庭充满希望的、是一种愉快的工作,家长看到孩子,是要满心喜悦的,老师看到学生,是要天天非常幸福的,有这种感觉,才是教育。现在弄得大家焦头烂额,总共有三种苦,学生苦学,学得很苦、老师苦教、家长苦熬,一直熬,熬到他高考为止。三个都苦。其实教育是一种乐,孩子要学得快乐、老师要教得快乐、家长看到孩子也快乐。那如何达到这样的目的呢?很简单。现在我们最主要的问题,是我们把事情颠倒了,怎么颠倒了呢?本来教法是要配合我们的时机跟内容的,现在我们却把教法独大,让我们的时机跟教材配合教法。天下有这个道理吗?天下没有这个道理。没有这个道理而你却用了这个方式,你就是违背天理,违背天理老天是不会放过你的!所以你就把教育做坏了。

 

怎么说我们是方法独大呢?首先,我们说说我们用的是什么样的方法,来吞没了教育的时机跟教育的内容。一百年来,我们只有一种教育的方法,这种教育的方法呢,是大人——也就是我们老师和家长——在操作;而我们操作的方法,这个来源的呢有一个依据,这个依据是心理学家、西方的心理学家。西方的心理学家都是大人,所以西方的心理学都是大人来研究的,他们以大人的眼光来看小孩。我们中国呢,没有心理学家,或者是我们的心理学家不敢自信,所以完全接受西方的研究,结果我们中国也把小孩子当作大人。什么意思?就是我们只有一个教育的模式:问他懂不懂。从今天以后,要想一想,我们大人是要面对我们的生活、我们的世界,我们要负责任,所以我们要实用;实用之前要理解,所以这个时候实用主义是有效的。而教学一定是要理解的,所以我们的教育一定要问他懂不懂,我们考试也是考他懂不懂。但是我们一定要知道,这个懂不懂是理解力的问题,而一个人的理解力,是随着年龄这种轨道发展的,越长大理解力就越好,叫作学习能力递增。人类生理的发展,可以分成幼稚期跟成熟期,大概十三岁之前,是属于幼稚期,这时候生理跟心理都在被保护的时期之内。而成熟期之上呢,他渐渐地要负担起自己的责任,叫作成熟期。在成熟期以上,我们人类的理解力才浙渐地正式成熟,在十三岁以下,我们的理解力是很弱的。但在理解力很弱的时候,他有另外一种能力很强,就是直觉的能力。我们可以再分析这个直觉:首先是吸收的能力,他的心灵像海绵一样,整体吸收,教他什么他就学什么;而且吸收以后呢,他有储藏的能力、记忆的能力;在储藏记忆之后,我们的心灵里面还有一种很重要的能力——酝酿的能力。这些是在十三岁之前主要的学习能力。而这个能力呢,跟理解力的发展相反,它是学习能力递减——越小的时候,直觉能力越强,记忆能力、储藏能力、酝酿能力越强。所以这个时候我们的教育就不应该强调理解,我们要强调记忆跟酝酿。而酝酿是不必强调的,只要人是活的,他就能够酝酿,酝酿是天地的能力。记忆本来是一个孩子基本的能力,不过你如果没有训练他,他的记忆就不能够达到良好的发展,结果一辈子的学习能力就受障碍。

 

我们如果知道,孩子的学习方式跟大人是不一样的,那么做为一个家长或老师,就不可以用自己的观念来强制规定孩子怎么学习。所以从今天以后,对我们的学生,初中以下,尤其是小学以下,就必须注意这一点:要提升他的记忆力,就要给他吸收很多的材料;就像电脑,我们要先输入资料,它将来才能够动作,输出它的结果。所以现在我们要输入东西。要输入什么东西呢?我们再来问,请问你是要输入一辈子没有用的东西呢,还是输入终身受用不尽的东西?大家都知道,一定要吸收那些高明的东西。所以一个人一辈子所要用的智慧,在他十三岁之前,都要让他吸收到他生命当中去,让他一辈子去酝酿。所以教育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观念,在他还不懂的时候,就要把人间最艰难的学问、最高明的学问全部让他学完。我再讲一遍,我们要在一个孩子还不知道懂不懂的时候,就是他还不是用理解力来学习时候,就要把我们人生最重要的学问、最高明的学问,让他全部学完!否则等到他能懂、想要用的时候,再学就来不及了。现在我们做教育的人都是大人,他都认为学以致用嘛,学就是要用。我们大人的学以致用是现学现用,这没有错,但你要知道,人生一辈子的学以致用是“幼而学,壮而行”,这种用才有大用。假如到长大了,想要用了再来学,那种学跟用是小学小用,你学不到大的学问,因为大的学问到那时候对你来讲就太难了;而现在这么小的孩子,高深的学问对他来讲没有什么难不难。所以各位老师、各位家长,你一定要解破懂不懂跟难不难这个问题,懂不懂是你大人的事,难不难是你用理解力来看这些教材;其实对一个孩子来说,他无所谓懂不懂、他也无所谓难不难,因为他生命的特质不在这个地方。

 

我们一定要理解儿童心理,西方的心理学家是不了解儿童的,西方的儿童心理学是错误的,至少是片面的。现在的教育心理学——就是全世界流行的教育心理学,当然全世界流行的教育心理学就是中国流行的教育心理学——它的背景、它的靠山,最重要的就是皮亚杰的《认知心理学》。什么叫认知心理学?皮亚杰这个人是很负责任的,他研究好他的心理学后,他把它的名字叫做“认知心理学”,这就是告诉我们,我这个心理学是对人类的认知能力的研究。认知能力就是理解能力。这个认知能力研究的结果是:越小的孩子越没有理解力,每长大一岁理解力就提高一点。各位,他的结论就是这样。请问皮亚杰这个结论还要你研究吗?这是每个人都知道的事。但是他这种心理学一发表出来,就产生作用了,产生什么作用?产生坏的作用。因为他研究出来就煞有介事,好像这个事太重要了、这个是真理。那是真理怎么办?我们要尊敬它、我们要运用它。怎么运用呢?我们要把它运用在所有的教育工作上。这一点发生错误。皮亚杰明明告诉你,我这是认知心理学,所以你如果要用这种心理学来做教育,你应该在认知的科目上用认知心理学,这样就没有错。现在我们教育界动不动就说,你这科学吗、你这合乎科学吗、你这是科学方法吗……意思就是说,他懂吗?你这样教,他不懂有什么用?各位,以后干万不要讲这句话了。“他懂吗,他不懂有什么用?”这句话要有限制,要在认知的科目上问“他懂吗,他不懂有什么用”,在非认知、非科技的学科上,不可以再问“他懂吗,他不懂有什么用”。所以现在,聪明的各位,你应该知道我对于教育的看法,或者说我认为一般人对教育,应该有什么看法呢?要有对人性整体的认识、对人类学问整体的认识,也就是对于人格发展整体的认识。我们要培养整体的人格,我们要让一个人具备整体的学问,至少要有这种心态、这种涵养。什么心态涵养呢?用最简单的话来讲,我们既要有卓越的才华,我们又要有高尚的人格。这两种教育是不一样的教育,而同样具备在我们人类的心灵当中,所以我们要用两套方法把它开发出来;假如不是用两套,只是用一套,你就牺牲另外一边。牺性哪一边呢?牺牲所谓的人格这一边。牺牲人的这一边,也就是牺性记忆的这一边;牺牲记忆的这一边呢,就牺牲了他打基础的恰当的教育,意思就是说他基础打不起来;基础打不起来呢,连理解的这一边也受到障碍。所以整个教育就完全失败!因此教育要做好,要回归人性。

 

胎儿与儿童的读经教育

 

我帮各位设计了一个合乎人性的教育模式,请各位你如果有孩子,你要注意你孩子的教育;你如果有学生,请你把正确的教育教给学生。你怎么做呢?我们刚才说教育是一种开发人性的工程,要在恰当的时机、用恰当的方法、教恰当的内容。教育最重要是要注意时机,然后知道在某一个时期之内用什么教材;而既然知道在某一个时期要用什么教材,就自然知道要用什么方法。这样一来,就能够不辜负他这一时期的发展,把这一时期发展起来。越早的时期发展得越好,他的基础就越深厚,将来就可以随着生命的发展,步上康庄大道!如此教育就变得非常简单,乃至于达到所谓的教育的艺术境界。什么叫教育的艺术境界呢?就是你不需要教。教育是不需要你教的。达到这个境界,家长跟老师就可以袖手旁观,家长和老师就可以轻松自在,而你就把教育做好了。所以,哪一个人认识教育的真正的本质,教育就做得非常地简单,而效果就能够达到最高的成效。现在我要把它落实下来,讲一个孩子怎么样从最开始一路地教上来,假如你的孩子还没有开始,也就是说,假如你还没结婚、或者你刚结婚还没有怀孕、或是你怀孕不久孩子还没有出生……我恭喜你,你可以真正把握完整的教育时机。在座的有这种人吗?恭喜你、将来你的孩子,是很有福气的,因为他遇到贵人了,我的名字叫做王财贵

 

教育的时机要从教育开始的时候就要开始,你如果慢一天呢,你就浪费了一天;浪费越多,他将来发展的机会就越受到你的限制、乃至于他就不得有良好的发展。很多人在这个世界上活着、他活着活着,活到二、三十岁的时候,他会恍然发觉,他并没有什么能力、也没有什么学问,更没有什么志气、没有什么理想、没有什么智慧……于是他的生活就从无限的可能一直缩小、缩小、缩小到他一天到晚上班下班,然后领薪水、看电视、打麻将、吃饭睡觉,然后到死,与草木同朽,完了。我们的孩子来世界一趟是不容易的,你千万不要把你的孩子教育成这个样子。他有无限的可能,即使他将来不能成圣贤,只要你已经尽了你的努力来教他,你是对得起他的,至少他达到了最大量的开发;但是假如你教育是错误的呢,你限制了他的发展,等到十三岁以后,这个孩子就已经没有能力发展了,他再努力,也不可能有大成就了。

 

一个孩子刚到这个世界来,他有无穷的希望,你一定不要辜负他,所以教育要把握时机。把握时机要从教育的原点开始,教育的原点,就是他可以接受教育的那一天开始。什么时候可以开始教育?有生命的那一天就可以开始教育。意思就是说,怀胎的那一天就给他教育了。一个孩子,只要胎儿时期教他十个月,这个孩子一辈子几乎没有教育的烦恼。所以一个人一辈子要给他教育,只要教十个月就够了。假如你现在教孩子很困难,老师教学生教不动,你不要太着急,有一个方法可以改善,就是叫他重新回去再生一次,要不然是没有办法的了。所以教育是这么一件事,等到你发现问题的时候,已经是没有办法解决的时候了,因为生命只有一个向度,你不可能叫他重来;而越早期的教育是越重要的,因为它是基础。那么一个胎儿怎么教?一个胎儿,他现接近神灵,他的才华刚从天地而来,所以每个孩子都是天才;但是你如果不能够把握他天才的这个时机,用天才的方法来教他,他就逐渐地变成蠢才。等他被你教成蠢才的时候你再来责备他,这是不公平的。天才的孩子怎么教呢?我们要知道,一个人接受教育是通过我们的感官,假如我们没有感官,是不能接受教育的。我们的感官只有五种,眼、耳、鼻、舌、身,这么小的孩子,在胎儿时期最原始的能力,只有一个感官起作用,就是耳朵。所以胎儿时期最重要的教育就是声音的教育。

 

用什么声音来教育呢?这时我们就要选择教材了:第一丰富的声音。丰富的声音,刺激脑神经丰富的发展,脑神经丰富的发展就代表聪明;所以要培养一个聪明的孩子很简单,让他的脑神经受到信息的刺激。人类只能由五种管道接受这个世界的信息,而胎儿只发展了耳朵这一个感官,所以我们应该给他丰富的声音信息。第二点,他除了脑神经发展之外,还有心灵的成长;因此在胎儿时期,我们要给他优雅的声音,来培养优雅的性情。所以给孩子听的声音,要有丰富跟优雅这两个特质。而丰富跟优雅的特质,我们给它换算出来,就两种声音最好,第一种是音乐,古今中外的音乐,并且这个音乐是要真正天才的音乐,因为天才的音乐才能够保护你孩子天才的生命;你如果用蠢才的音乐呢,你就把它教成蠢才了。家里有人怀孕的时候,如果天天听流行歌,这个孩子都还没到世界上来,就被你严重污染:所以家里有人怀孕,你要把家里流行歌的碟片都收起来,改成听经典音乐、天才的音乐。那刚才收起来的那些流行歌怎么办呢?没有关系。等到这个孩子长大了,你再拿出来听,因为你已经长大,没救了,可以听。我们的孩子你连保护都来不及,你还要障碍他吗?第二种声音,就是经典的诵读。人类的语言结构是复杂的,而且经典的诵读是高度的语言、富有智慧的语言,这个智慧是不是能够让他领受我们先不管,至少在语言的变化上可以刺激脑神经的发展。所以多听语言的孩子会聪明,他出生以后,也提早能句够说话。

 

怎么让他听?准备两架播放器,一架播放古典音乐,每天早上用两秒钟按一个play、一个replay,让声音播放二十四小时。我再讲一遍,二十四个小时,不管他听到没听到,你都让它在那边播放。至少在你的家庭当中,有这种古典音乐的播放,所谓的磁场会改善,你的家庭气氛会比较良好。另外一架播放器更重要,播放经典的诵读;你按下play、replay,它就子曰、子曰地教你的孩子,二十四个小时。假如你放的是《论语》,《论语》念一遍大概是两个小时,你让它播十四天,播一百六十八遍。而古典音乐呢,不管是中国的古琴、古筝、琵琶、笛子,还是西方的交响乐,你也是让它播一百六十八遍。如此一来,他的脑神经受到声音的刺激,而且反复刺激,他的神经就不只是生长了,而且长得很巩固、一辈子不会断裂,成为一辈子聪明的基础。而一个胎儿,他的脑神经正在快速地成长,越刺激越成长,不刺激就不成长。现在已经有很多的孩子是用这种方式教育的,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称,叫读经宝宝;读经宝宝他的情况不一样,他不哭不闹,相貌堂堂、聪明绝顶。假如来不及教,零岁到三岁,是我们人类的脑神经一辈子发展得最快的时候,到三岁脑神经的发展达到百分之八十。古人说三岁看大,在聪明不聪明上,三岁这可以断定百分之八十,所以要让一个孩子聪明,一定要三岁之前教完、用什么方式?继续听。而一个胎儿出生以后,除了耳朵,眼睛也能够起作用,所以出生以后的教育,还要加上看尽世界名画,就是用最好的图案、最丰富的色彩、最和谐的构图,透过视觉的教育,刺激脑神经继续发展。三岁之内,要看尽世界名画,世界有名的雕塑、建筑、舞蹈、戏剧……每一种图片看三十遍、五十遍、一百遍,终身不忘。这个孩子将来如果要学艺术,就非常地轻松愉快,他本身就是一个艺术的心灵,三岁就养成。

 

现在我们的家长怎么教孩子呢?这么简单的教育为什么不教呢?因为我们家长有一个观念,必须懂了才教,教懂才有用。所以,假如对家长说,你要让你的胎儿听音乐,他就摸摸肚皮问他的胎儿,孩子,我让你听古琴,你听得懂吗?回答,听不懂。这个妈妈就说,听不懂,没有用的。连教育学家都这样讲,听不懂没有用的,不要听不要听!出生以后,让他看世界名画,问他,你看得懂吗?替他回答,看不懂,没有用。所以让他看什么?看卡通。你让你的孩子看卡通画,将来你孩子的智慧就跟卡通的人物差不多!你让他看世界名画,就成天才;你让他看卡通,就成为“小丸子”。如果三岁来不及教,我们幼稚园园长跟老师,要注意了,要补习。三岁到六岁,再成长百分之二十,脑神经的发展还有百分之二十的机会啊,所以三岁到六岁是弥补的大好时机。三年能够学多少东西你知道吗?我们刚才说,能听的时候给他听,能看的时候给他看,现在加一项,能读的时候给他读。一个孩子出生到一周岁左右大概就可以学讲话了,他一直听一直听,语言听多了的孩子提早会讲话,那会讲话的孩子要训练他的口舌,所以耳朵训练好了,眼晴训练好了,口舌也要训练得好。这口舌怎么训练呢?就是教他念。怎么教他念?念什么呢?我们要念有意义的文章。因为我们普通的语言没有什么意义,都是生活上用的语言,他已经会了、听多了,所以我们要让他念高深的语言;这高深的语言就是经典的语言。怎么教他念呢,你说,“小朋友,跟我念。”你说:“子曰”,他就念“子曰”,你说“学而时习之”,他就念、“学而时习之”;跟不上的时候,你说:“学而”,他就念“学而”,“时习之”,他就念“时习之”。你千万不要因为孩子这么小,就教他念《三字经》:“人之初,性本善。”你要知道,“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这一种的文章句法是不自然的,他是人工的、机械的句法。你如果一直教他《三字经》,固然他很快能够念会,但是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这叫单调,他的头脑就养成单调的头脑。

 

所以你一定要教文章,教千古有名的文章,而且要教有智慧内涵的文章。他全盘吸收,放在他生命的深处,他就起酝酿;这个时候,《论语》当然不懂,但是越长大就越懂,而且懂一辈子,用不完。所以教他念书的时候就教他念《论语》,念完《论语》念《学》《庸》,念完《学》《庸》念《孟子》,念完《孟子》念《老子》,然后念《诗经》,念《易经》……一个孩子两、三年之内,就可以把中国重要的经典念过一百次、两百次。连听加念,这成效就不得了了。长大到两岁半三岁的时候,就可以教他读,就是除了念之外,再加上看书。教他读书,同时就是认字,所以认字不要用现在我们体制的认字法,我们教他读经,他就能认字。一个两岁半的孩子开始读经,大概读一年,到三岁半他上幼儿园小班的时候,他就能够认完小学六年级的字他就可以开始阅读。从那个时候开始阅读,在幼稚园三年之内,他的阅读能力就已经到达初中的能力。这种孩子从幼儿园毕业以后,小学老师还用教他吗?所以教育就变得非常简单。因此我以下,这个开始讲主题……我还没进入主题啊!我要开始讲“应试新方”。

 

怎么教阅读

 

幼稚园无所谓应试,到了小学才要应试。什么叫应试?就是对于国家所定的课程加以理解、加以表达,这个叫应试。但是我们要思考一件事,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应试呢?因为国家认为这些课程是有意义的,一个孩子必须学这些课程他才会长大。这个讲法也不是完全错,只是其中有一个可以思考的地方,就是这些课程,到底对人生有多少的功用?我们应该用多少的力量来面对这些课程、去完成这些课程?如果你认为这些课程是一辈子非常重要的课程,而且这些课程很难学,你要用所有的时间、所有的精神力气来学习它,那你一定要这样做。也就是说,你一定要让你的孩子一天到晚都学功课,把功课应付得很好,这才代表对得起他这个生命、对得起他一辈子。

 

但是假如你考虑的结果,这些课程没有那么大的意义,而没有大意义的课程都有一个性质,就是它非常筒单——因为它无聊,所以简单——而这个无聊、简单的课程,其实是很好应付的;假如这样的话、我们就应该用恰当的精神力气来应付这些课程。所以今天,我就要教大家如何应付这些体制的课程。这些体制的课程,是“应付”就好,因为你太认真,就会障碍孩子一辈子。你不可以认真的,这些东西对人生没有什么意义的。为什么没有意义?因为美国的心理学家看错人,他们认为,这么小的孩子,他理解力还很差,故意用他不理解的东西来教他是一种残忍的教育,所以只教他比他理解能力深一点点的东西。幼稚园小班三岁的时候来入学,老师就用三岁半的课程来教他,于是他就有进步,家长就高兴了。其实三岁半的课程还要教吗?这个孩子到三岁半自己就懂了。学校有很多功课,都是自己能懂的,只是你提早半年教他,他就天天追天天追,追到了也没有意义;就在这个没有意义过程当中,度过他人生最黄金的学习时代。十三岁,他的基础没有打起来,他这辈子就是随时要学什么,随时还要追、还要追,追到了没有意义、追到了没有意义……一辈子就在追没有意义的东西,最后与草木同朽。他心中没有一种永恒的意义,他的心灵定不下来,他没有所谓的深厚的根基;没有深厚的根基就没有高远的理想,他就不可能有志气,他就不可能有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那种怀抱,他也不可能有那种悲天悯人的情感。这种人叫小人,小人的意思不是坏人,就是很小气、只顾自己,他没有能力再照顾别人;不但没有能力照顾别人,还往往是跟身边几个人相互拉扯,一直要求别人照顾他。他不能够有大能力来照顾家庭叫齐家,照顾社会叫做治国,照顾整个世界叫做平天下。一个人没有这种志气,是因为他没有能力。为什么没有能力呢?因为他没有学过。他现在已经长大了,他能力不够,要学也来不及了,所以这一辈子只好不要学了、这个问题就不想了。你的孩子如果像这样子,错过了,你是对不起他的。

 

所以有些大学问,要在他还不用的时候,就把握时机教给他。这个大学问在哪里呢?在经典里面,我们叫作读经。读经只有两个观念:“读”、“经”。这两个字代表两个观念,一个代表教材——经,一个是教法,就是读。什么叫经?经典之作。什么叫经典之作?人类智慧的结晶,天经地义、永垂不朽的著作。这不是谁规定的,千万不要认为哪一个人来骗我们,说这本是经,千万不要认为董仲舒叫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所以我们才对经产生一种敬意。为什么这本书可以叫经,你可以去检讨,只是你要问自己有没有能力检讨这个问题,没有能力检讨这个问题,不可以说你要检讨;所以先读几部书再说你要去检讨这是不是经。现在我们的中国人,这一百年来,受了很大的欺骗,说那些经典都是古人说的、那些经典是没有什么价值的、这个价值要重新估价,我估价过它有价值我才算……这种心态不错啊!但是现在教育不教你这些经典,你一辈子不懂经典;没有读过几部经典,你能够有什么判断?所以你就跟着别人走,让他牵着鼻子走,牵一辈子,吃亏的是你自己、吃亏的是你的孩子、吃亏的是我们子子孙孙!

 

各位,不是叫你随便敬重经典,但是要不要对经典起敬重之心,你自己要去读读看再说。而且你要这样想一想,《论语》他骗你什么呢?孟子他难道要骗你吗?《大学》教你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难道它骗你吗?“知止而后有定、静、安、虑、得”、“物有本末,事有终始”,难道不是真理吗?《诗经》不是很美吗、《易经》不是很高明吗、《老子》教我们清静,叫我们不要执着,那不是做人的根本道理吗?谁能够讲出这么好的道理呢?所以你为什么要否定经典呢?好,经典是有价值的书。先决定这一点,然后我们再来问,怎么教?就是读。什么叫“读”?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教育观点就是:只管读,不要管懂不懂。我再讲一遍,读就是只管去读,其中包含一个意思,就是不要管懂不懂。因为懂不懂不是你能管的。而且现在这个时机,他自己都不管他懂不懂,你还管那么多做什么?所以读经就这么简单,把经典拿来,只管读。

 

哪些书是经典?如果各位还不晓得,我可以建议——不是规定,是建议——提供你做参考。我把经典分成四个层次;所谓经典就是最重要的书啊,但是重要中还有更重要,也就是说,如果你问经典从哪一个部教起,我分成四个层次。第一个层次,就是最高的层次、最高明的智慧,叫做《论语》、《孟子》、《大学》、《中庸》,所谓的四书。这四书里面又以《论语》为开头。中国人只要把四书读熟了,中国就没有不能读的书。其实只要读完一部《论语》,你就可以含摄所有中国的书,所以这个是最精简的教育,执简驭繁。第一个层次的书读完了,还有时间,更读第二个层次的书,就是《易经》、《诗经》、《老子》、《庄子》;再来第三层次的书,就是所谓文学作品,古文、唐诗、宋词、元曲。这些书读完了,或说你有零碎的时间,你再去读那些蒙学的书,《三字经》、《干字文》、《弟子规》、《百家姓》这些童书,这些好玩的书。那些好玩的书呢,不教也可以,要教呢就随便教教就可以了,你干万不要煞有介事,从《三字经》开始教、从《弟子规》开始教,而且三字经教一年,《弟子规》教一年,你这是浪费我们孩子的天才。所以,教育从《论语》开始。这是选择教材。

 

至于教法呢?教法就是读。怎么读?不认识字的孩子,你说“小朋友,跟我念”,他就念。他还不认识字,你要指导他指着字、或是用大字报指着字,总之就是要让他看着字。但是不要太过地严格,他要看的时候随便看一看,他随便看一看就有效果了;他不看的时候没关系,只要这个文字常在他面前出现,他就渐渐能认字。认字的教学非常重要,我们要突破认字关是很困难的,但是用读经的方法,很简单。对于认字,读经的教学方法就是糊里糊涂认字,所以我提倡“糊里糊涂认字教学法”。就是他一时认错了,也没有关系,只要继续教读经下去,我刚才说,只要教他一年,不管几岁的孩子,两岁半开始,三岁、四岁、五岁、六岁……开始,只要教一年,我就可以保证他可以读六年级的书。读懂不懂不知道,至少他认字都认完了。中国字一年就可以认完。而且你反复读,刚才说,会增进他的聪明,一个聪明的孩子,他的学习能力就强;还有,因为他认字了,之后就可以推行第二种教育,叫作阅读教育。现在整个国家都在推阅读教育,我告诉各位,不管是台湾还是大陆,体制内的阅读教育方式,是错误的、是违反人性的、是没有效果的,或是效果是很少的。个孩子本来是喜欢读书的,只要他认字他就喜欢读书,只是他读书的兴趣都被我们老师跟家长的强迫扼杀了。我们是怎么压迫他学习兴趣的呢?本来孩子很喜欢读书,你跟他说、“小朋友回去看书,看完了以后,你要写心得报告”他以后就不读书了。为什么?孩子喜欢读书,但是他是不管了解不了解的,他对理解不理解是没兴趣的,他只有兴趣读书。他对于自己理解不理解都不知道,你怎么问他理解不理解呢?即使理解了,他的表达能力不够、他也表达不出来;所以他有时候心里很急,说我知道、我讲不出来啊,他讲不出来、讲得不合逻辑、把握不到重点,我们家长跟老师就有点不屑,说不是这样子的、重点不在这里、它们两个关系不是如此……你就把他胃口弄坏了。

 

我举一个例子。小朋友很喜欢看书,看故事书,或听故事书,他看一篇故事叫做龟兔赛跑。他看完了,这个家长就问他说,孩子啊,你看完龟兔赛跑,你喜欢乌龟还是喜欢兔子?他居然说喜欢兔子。家长就教训他,你不可以喜欢兔子,因为兔子是懒惰的代表,你要喜欢乌龟,因为乌龟是勤奋的象征!教训一顿。这个孩子听起来莫名其妙:我本来就喜欢兔子啊!因为家长怕这个孩子读了龟兔赛跑以后不知道要勤奋,他怕孩子误解了龟兔赛跑的故事,然后就会倾家荡产。这不会的,他喜欢兔子有什么关系呢,他长大了,像你这个年纪,二、三十岁他还会喜欢兔子吗?你家长自己那么小的时候,还不是喜欢兔子!你忘了你自己啊,你还责备你的孩子做什么呢?我们就一代一代地这样浪费我们孩子的天才。你说有的家长很开明,会问他说你为什么喜欢兔子啊,那孩子讲得不大清楚,乱讲一通,家长就很高兴。我们教育学家说,这个才是好家长,能够引发孩子的思考;你孩子有什么思考啊,笑话!一场笑话!但说不行啊,我们一定要有思考。我告诉你怎么思考好不好?就是你让他看完《龟兔赛跑》、再让他看《白雪公主》、再让他看《白蛇传》……看多少?你让他看一千本书、再问他懂不懂。好不好!书没有读过几本,刚读第一本书,你就问他懂不懂,你是多么残忍你知道吗?看完一千本书啊、你都不要去问他、他天天就来跟你说,说老师啊我看过什么故事、那个故事里说了什么东西,你都要说,你不要烦好不好。到那个时候你就成功了。

 

所以各位,不要强迫我们的孩子,孩子的学习心理跟你不一样,你要尊重我们的孩子,我们孩子只喜欢读书,他不在乎理解不理解。而人类自然就会理解,你只怕他没有读很多书,你不要怕他不理解;理解是人类的天性,依照佛家来讲是人类的劣根性,叫做知识障……现在我们不说这一类话,我们说一个人知识多么好。好,知识要怎么多你知道吗?广泛阅读。怎么广泛阅读你知道吗?让他自由去读。怎么自由读你知道吗?千万不要问他懂不懂。假如你要问他懂不懂,你要有一个态度,就是我为了鼓励他,让他继续读。所以你也可以问孩子懂不懂,你这样问:孩子你看了这个故事了解不了解啊,孩子说了解啊,了解什么,他讲讲讲……他讲对了,你要很高兴地说哎呀讲得真好、说得真好,他讲错了呢,你要说哎呀讲得真好、你讲得真对!这怎么可以呢,是非不分?什么是非不分!他刚看两本书,有什么是是非非?笑话!他看过一本书,他自会来判断你对不对。有些老师就害怕。我如果让孩子看了这本书,他还会尊敬我吗?意思就是说孩子都要比我差。这就是现在老师跟家长的心态,这是错误的心态,我们老师要承认我不行。所以让孩子自由看书吧!刚才说“糊里糊涂认字教学法”教认字,认得对也对、认得不对也对、到最后他就全部认对了;如果认一个字不对你就纠正他,他丧失了认字的兴趣,将来就会不想认字,或者说他认字就起了一个很大的麻烦。现在我们的学生错别字连篇,为什么?都被老师教坏了。所以,一个人要他有学问,不是每一个字都要认得对,他有学问以后,自然字就认得对;而且一个有学问的人,字认错了,没有人敢说他错,你看多好!现在不给他学问,专门问他字对不对,就像阅读,他读很多书以后自然就有心得,现在不让他读很多书,专门一直问他心得,还要批评他……这是不对的。所以教认字要糊里糊涂,而阅读呢,阅读教学法我有一个新的观念、新的建议:“放牛吃草阅读法”。你就让牛去吃草吧!它吃多了草,将来会反刍的。他还没反刍之前,你不要问它你到底消化了没有,草都刚吃进去,还没有吃几根草,就问它你消化得如何,这不是强人所难嘛。

 

所以各位,让孩子读经吧!刚才说一个孩子读经一年之后,就可以认完基本需要的两千五百个汉字,现在我们的经验,也证实了这一点。接着,我们也证实,一个孩子读经一年之后,就喜欢读书,喜欢到什么程度?手不释卷、废寝忘食。这个时候只要提供很多书给他看、只要遵照一个要点:不可以问他懂不懂。他在看书不要打扰他、他看完了也不要打扰他,等到他看到自己有心得了,就像蚕养大了,他脱茧而出了,天蚕变,那时候你挡都挡不住!所以你要像养蚕宝宝一样养你的孩子。现在我们的老师跟家长养蚕宝宝怎么养你知道吗?说蚕哪,我现在给你吃一口桑叶,你就吐一口丝给我看,结果那个蚕不得不吐丝啊,就吐给你看;提早吐丝的蚕,很快就死掉了。你都不要管它会不会吐丝,你就一直供应桑叶、一直供应桑叶,他一直长,你都不要管它,到最后它就吐丝给你看。这个“养蚕宝宝教学法”,你一定要记得——不要打扰你的孩子。

 

提升语文与数学的应试成绩

 

语文教育四个要点:听、说、读、写。我告诉各位,听不要教,人类天生就会听,所以听不要教。说也是不要教的,人类天生就会说。所谓听不好、说不好,是因为他听得不太懂,说得不大清楚、不大合逻辑、内容不大丰富,而听得好、说得好,则统统是来自于他的学问。所以听与说是不要教的,只要有学问,有学问就是要读。刚才说阅读,阅读的能力从哪里来?从读经而来。读经是精读,阅读叫作略读;精读的书,要反复十遍、百遍、千遍,要全文背诵,略读的书只要随便看一看就好了。所以一本用白话文写的课外书,基本上可以不必教,让他自己读;小学的课本让他自己读就好了,一个负责任的老师,不可以教书,因为那些书是没有什么内容的,意义是很少的,他自己读就懂了。要不相信,你自己回去好好想一想,新的学期一发新的课本,你们班级的学生是不是一半或者三分之一——越低年级比例越多,越高年级比例越少,但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孩子——可以一天之内把新的书全部看完,有一些孩子甚至全部都懂?但是老师都很残忍,说小朋友。这些书要给我收好,我要教一个学期。我们小朋友是还不能够有独立的思考,如果小朋友有独立思考能力,他会跟老师说,老师,我一天就看完的书,为什么你要教一个学期?所以各位老师,从今以后不要再害人了。

 

凡是白话文写的东西,统统是不用教的,用读经的方法,一年,他就能自己读书了。你不管是从幼稚园开始教一年、或从小学一年级开始教,第二年,二年级他就可以读一切的书;如果从三年级开始教、四年级就可以读一切的书。所以白话文是不必教的、谁教白话文谁笨,把孩子教笨。白话文是不必教,不是不必学、因为他可以自己学。所以以后你要思考一个问题:这些教材、孩子能不能自己学?假如你断定他能,你就不要教了,叫他自己学。凡是自己学的,都比较扎实。像课本这种书呢,他可以自己学,但是你又要考试,考试的意思是让他学得很精到;本来这些书是属于阅读的书,随便读一读就好,不要读那么精细,经典之作才要细读;但现在我们的教育受了整个时代的影响,你在这个时代的笼罩之中,你在体制之内,你不敢说这些课本不必精读。而且,他不只要你精读,还要给你考试,所以,就要有精读的方法来应付这些考试。

 

我现在告诉各位精读的方法,就是应付考试的方法。刚才你不注意听,现在要注意听了,因为这可以让你的班级应试成绩立刻提升!哪一个学校全校这样做,这一个学校就要在这个地区名列前茅。怎么应试呢?第一点,新的课本发下来了,你跟小朋友说,小朋友,我告诉你,这些书都很简单的,你可以自己读的,要不相信你读读看。明天再问,有谁把这几本,这七、八本的书都读完了?老师给他加分。告诉各位,至少有一半的孩子,一天全部都读完了。然后你再宣布第二件事:读完的小朋友,可以自己去写习作,你会写就写,不会写就来问老师。其实这些题目啊,小朋友都自己会写,不信你试看看。然后第三点,你这样做:让学不会的孩子,去问那个学会的同学,让比较聪明的同学教那些比较愚笨的。就是让学习力比较强的教那些学习力较弱的——尤其是数学。

 

有的人听了我的说法,噢,原来功课可以自己做,语文可以自己做、社会课可以自己做,但是数学、自然课,可能不能自己做吧?我告诉各位,它更可以自己做!不只是可以自己做,他反而最应该自己做。别的科目都可以由老师教,数学是不可以由老师教的,应该自己做。数学是不可以教的!从今天以后,希望我们老师不要再教数学了,你不要再害人了。好,我来解释一下,为什么不要教数学。数学是真正属于理解力训练的代表,而人类的理解这种能力,或是这种现象,是很神秘的,2+2为什么等于4,没有人知道;一个孩子,2+2,他能够回答等于4,为什么?这是一个天地的秘密。所谓理解,是在他的脑神经系统当中交换资讯,到最后他得出一个结论;这个过程是不能够复制的,每一个人要自己做自己的功课。而且这种能力,它是一步一步发展的,先要了解比较浅的,然后来了解比较深的,一步一步。假如浅的不了解,你再走一步,再走两步,勉强走了第三步,第四步就走不下去了。但现在我们的体制教育呢,由老师来讲解、下面的孩子在听;他到底懂不懂呢,他自己都不知道,所以老师就考试考看看。那考得懂的,老师不管他,懂就懂吗,就给你10分;考得不懂的,老师就说,你怎么不懂呢?老师要责备他。难道他愿意不懂吗。不是,他就懂不来。他很可怜的,他懂不来。那老师怎么办呢,我给你补习。老师补习呢,就是这样做,我一五一十地都都告诉你,你就记得、记得、记得……用记忆的方法来学数学,是最大的错误!刚才说,用数学理解的方式来学经典,那是一种错误,现在,用记忆的方式来学数学,更是错误。数学要自己理解。一个人自然有理解能力,理解能力随着年龄的成长、经验的成长而发展。每一个人理解能力的起步不一样,因为他们的天份不一样。每一个人理解的程度都不一样,所以数学是不可以以班级分程度教的;而现在我们全国,所有同年龄的孩子都教同等程度的数学,这是非常违反人性的做法,倒行逆施!数学是不可以教的,更不可以同班一起教。

 

那数学怎么办?让他自已做。一个班级或者一个学校,从今天开始去调整,鼓励孩子说,孩子啊,你会做的数学你自己做。怎么做呢?因为从高中以下,小学、初中、高中的数学,大体上都是用语言来陈述、说明,尤其是小学的算数,一定是跟语言密切结合,都从日常生活中的语言来引导他思考,所以语文能力好,数学能力就好。一个孩子不懂数学,往往是因为语文有障碍,现在我们读经把语文能力提升了,他听话听得很清楚,他念书念得很理解,于是他只要念书他就能够做数学。所以叫孩子自己看书,看一次不懂,你叫他再读第二遍;读第二遍不懂,再读第三遍;一个孩子只要把数学书读了八遍、十遍、二十遍,他就渐渐懂得了。有的孩子先懂,有的孩子后懂,那个后懂的孩子,他可以去问先懂的孩子;先懂的孩子可以告诉后懂的孩子。一个人已经理解的事情,然后再讲一遍,他会怎么样呢?他会理解得更透彻,所以对聪明的孩子是有帮助的。而且小朋友讲给小朋友听,小朋友听得比较懂,老师讲给小朋友听,小朋友还是听不懂。只要由小朋友教小朋友,全班同学下课都很有兴趣去研究数学,如此,你的数学就不用教了。

 

那么如果有数学比较好的孩子,你还没有教,他就都懂了,这个孩子你要注意,他现在三年级,你就要让他把三年级功课都做完,接着做四年级的功课。怎么做?自己做。四年级的功课都做完了,你再要叫他做五年级的功课。我们都江堰市的孩子,至少有一千人、两千人,甚至三千个孩子,都可以在三年级的时候做完六年级的功课,但是,都被我们的老师、校长扼杀了!这是非常大的罪过。你为什么要扼杀我们的孩子,我问你?因为国家叫你这样做?三年级的孩子都教三年级的数学,三年级数学算一百分就很好了。告诉你,不是这样子的!当老师要负责任。这些三年级的孩子,做完四、五年级数学的孩子,他都可以替你当老师,你为什么还要抓着数学不放?数学课就放手吧,各位,不要再教数学了!信不信由你。你在学校如果不敢这样做,你对你家的孩子一定要这样做,因为别人家的孩子无所谓,自己家的孩子比较重要啊!怎么做呢?如果你的孩子还小,从幼儿园你就教他读经,千万不要教他数学。读经读多了,他看书看多了,所有的书里边自然就有数学。什么叫作有数学?有逻辑、有数目字,生活中自然就有数学。你要教他数学,不要板起脸孔:“现在要教你数学了。”你就随便把数学书拿给他看,比如说幼稚园的孩子吧,你拿小学一年级的数学给他,你说,孩子啊,这里有一本课外书,你读吧,这里有本故事书你读吧。他读得很高兴,读懂了,你就拿另一本,接着再给他读。学数学是很愉快的事!但是,是自己懂了才偷快,自己做的才愉快,老师交代的都不愉快。

 

所以我们都江堰市的所有学校,要拿全国第一是非常容易的,从今天开始,老师不要教数学了。但是,你不可以说不教数学,大家去睡觉,不是,你要把教数学的那种精神力气节省下来,来做更好的教育。什么叫更好的教育?最核心的教育、最高明的教育,它可以笼罩一切的学科,包括数学。我讲一个故事,让大家更能够了解数学教育的特色。我常说,读经教育可以解决一切教育问题,我们老师教学只要教一科——读经——就好了。把读经教好,语文能力提升了,语文是一切学习的基础,他就可以用语文去学一切的功课;至少在小学以下都是如此,初中也差不多是如此。那我演讲讲完了,有的人会问问题;有一个家长就问说:听说读经教育可以解决一切问题,现在我的孩子数学不好可以解决吗?我说可以,但是我要问你实际的情况。他说,我实际情况就是数学不好啊。我说,你的孩子数学不好,你想让他好吗?他说,当然想。那我再问你,你知道不知道怎么让他好?他说,就是不知道才要问你啊。我说你这个人很奇怪,他说有什么奇怪?我们再回头想一想问题。第一个问题,“我的孩子数学不好”,第二句话说“我想让他好”,第三句话说“我就不知道怎么让他好”。结果结论是什么?我再讲一遍“数学不好、想让他好、不知道怎么让他好”,结论是什么?永远不会好!而这个不是一个家庭的问题,是我们整个国家的问题,我们整个国家都知道国民的数学程度不够、想让他好,但就是不知道怎么让他好。已经一百年了还不好,而且永远不会好,再过三百年还是不会好!

 

他说怎么办?我说我有办法,但是我的办法你不一定会接受。他说,我一定接受,除非做不到。我说你做得到,但是你不会接受。他说一定接受。我说,那好,我就讲。现在我告诉各位,你就当做那个家长吧,你想要你的孩子或你的学生数学好,我现在就讲让数学好的方法,你一定要接受,除非你做不到。我们说,要达到教育的效果,有三个条件要注意,就是学生、老师、家长这个三角形,老师跟家长支持学生,这三个条件都圆满了、都做好了,教育成果大概就出现了。所以我们现在要看,谁的数学好,就让你的孩子跟他的三个条件一样。嗯,这个好像有道理,他说,班上的班长数学好。我说,那就让你的孩子的情况跟班长一样。他问怎么一样?第一,让老师一样;就是看看班长的数学老师是谁,让你的孩子去跟这个数学老师学数学。他说本来都是一样的数学老师。我说那就好了,那这个老师就不必烦恼、不要注重了。各位,数学好不好跟老师没有什么关系喔!现在我们教材都在提升老师的教学能力,这不是重点所在,所以老师一直在培训,我们的孩子数学还是不好,用错了方向。第二点,家长。我说,你去看人家班长的家长怎么指导他的孩子学数学,你也跟着他这样做。他说据我所知,班长的家长都不管班长的功课,数学也是不管的。我说对,从今以后你不要管你孩子的数学了。那他很紧张,说我管都不行了,我不管还行吗?我说,你管才糟糕呢。好,再来看学生。你去看班长怎么学数学,叫你的孩子好好学班长。他说据我所知,班长课前不预习、课中不听讲、课后不写作业。我说叫你的孩子这样做,你不要预习、不要听讲、不要写作业了。这个家长就很生气了,以为我在开他玩笑。那就找不到原因了,我刚才不是说,我们要找到根本原因啊,可见这些原因不是根本原因啊,他还有根本的原因,而且这个原因只有一个。所以数学要好,很简单,只要把这个原因找到了、满足这个原因,数学就好了,因果关系嘛。他说那原因在哪里?我说只有一个原因,班长之所以数学会好,就是因为班长聪明啊。他说对对对,班长聪明。他找到原因了,对不对?但他后来又泄气了,说,我的孩子就是不聪明嘛,永远不可能好了。但是我刚才说我可以解决问题啊,我说我可以让你的孩子聪明。他说怎么办,我说,读经。他说你又来了,你只会讲读经。

 

我告诉你,一个人的命运是很难改变的,明明教他说读经可以叫孩子聪明,他不相信,不相信就一直在做数学。我告诉你,数学是什么样的科目你知道吗?它是用聪明的科目,它不是增进聪明的科目。聪明的人会算数学,不是算数学使人聪明!这一点如果不认识,你就不知道怎么教数学了。所以,要教数学的前提是要让他聪明。而让他聪明的办法不是算数学,让他聪明的办法是听、看、说,是眼到、耳到、口到,其中包括心到,最好你能够也手到。但是手到并不那么重要,口到最重要;口到就是一直念一直讲。不是讲话哦,一直念书,还有一直背诵;在背诵的时候整个文章能够记忆到心里面,刺激脑神经大量地发展,而且发展得很巩固。这个时候,你的聪明就好用了,于是数学不学就会了。假如他不够聪明,你教也没有用,你生气也没有用,你就是打他,打死了还是没有用。这就是数学的本色。其实教读经呢,也有聪明跟不聪明的区别,聪明的人读三、五遍、十几遍就会背了,不聪明的人读到一百遍还不会背。怎么办?告诉你,没关系。所以现在我提供教读经的基本方式,叫做“三百读经法”。大家请注意,假如你能够听懂这“三百读经法”,你去随机运用,就可以把你的孩子、你的学生教好,不会享负他。

 

三百读经法

 

这“三百读经法”,第一个一百就是每天进度一百个字。学校如果要全校推行,就先把《论语》,每大约一百个字编成每天的课程。第二个一百,让他念一百遍。大概念一百遍以后,百分之八十的孩子都会背,会背就达到目的。第三个一百呢,给所有的孩子一百分,会背的孩子一百分,不会背的孩子也一百分。为什么呢?他不是故意背不起来,他是记忆力没有发展好,他的聪明度不够;聪明度不够不是他的罪过,而且念一百遍就已经在进步,所以也给他一百分。所以教读经是孩子最快乐的时候,因为每一个人都一百分,他只要念就好。假如你叫他思考,他思考不了,他会痛苦;你要让他写作,他写不来,也会痛苦;现在只有嘴巴念,这个舌头的运动是人类基本的能力,我们只要加重这种基本能力的运转,就可以使他聪明。而且透过读书,读这种重要的书、念书,念这种重要的书,可以让他渐渐把智慧吸收进来,渐渐在心灵里面酝酿,成为一个有智慧的人。所以一种教学法达到多种的效果,你只要教读经,一切的教学效果就出现了。

 

一天念一百个字、念一百遍、给一百分,大概在一个月到两个月之后,你就会发现良好的效果。现在都江堰市已经有我们这个学校的分校沙坪小学,他们从今年九月开始,将幼儿园大班跟小一、小二、小三,混成一班来教读经。老师只是说“小朋友跟我念”——只要会说这句话,就可以当读经老师,就可以把人类最伟大的智慧传给我们的下一代、就可以使一个孩子聪明起来、就可以使一个孩子应试成绩立刻提升——老师只是“小朋友跟我念:子曰……”所有孩子都念“子曰”;一边念,一边让他指着字“子”、“曰”。不要说这个孩子已经是五、六岁,七、八岁了,就是一个两岁半的孩子,他不会指字,你也边念边帮着他指字。“子曰:学而时习之”,他念“学而时习之”,或者“学而”、“时习之”念成两句,“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你每天这样教他念三十遍、五十遍,最好教一百遍。第二天,教他第二章:“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第三天,教他第三章:“子曰:道千乘之国,敬事而信……。”第四天教他第四章:“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悌……。”第五天教他第五章:“君子不重则不威”……教五天就能产生一个读经的效果,就是他已经会认字。一个两岁多的孩子已经认字了,教五天就好,他至少会认两个字,哪两个字?子、曰!

 

我们都江堰的老师都知道答案,都很聪明,但是都没有良心,都在问,他懂得子曰吗?很多电视台知道有的地方在读经啊,非常高兴去采访,看到孩子在读书,而且不止读书,还背书,书合起来,一直读着“子曰:学而时习之……”,一直念,念个不停。念完了,电视台就去采访:小朋友,你刚才念的是什么意思你知道吗?小朋友一脸茫然,摇摇头,不知道。电视台的人就哈哈大笑,然后电视播出来就是:“这是没有意义的教育。”没有意义吗,各位?沙坪小学他们从今年九月开始教读经到今日,只不过是两个多月的时间,就已经发现了效果。第一个效果,认字量明显增加;第二个效果,孩子心性稳定,讲理、听话,班级好管理;接下去,就会发现喜欢读书、再来就发现聪明……下个学期我预测,他们的应试成绩会凸显出来!我们下个学期再看这个效果。这是屡试不爽的,为什么?这是合乎人性、合乎天理的教育。所以各位,教育是非常简单的,要提升应考的能力,是非常简单的。你只管教读经,所有功课都叫小朋友自己做。我们这个考试啊,非常地残忍,他不合教育的道理,不是培养人才,他是故意要刁难我们的学生,所以你要有方法应付这个刁难。怎么应付?我告诉各位,平常时间都不必教,到了快要考试的时候,你跟小朋友说,各位小朋友,我们下个星期要考试了,现在老师告诉你,会考什么题目,我替你猜题。小朋友就很高兴。于是你就出很多题目,发给他自己去做:小胖,你自己做哦,你做会了很好,不会赶快看书,下礼拜一定会考。于是每个孩子都很喜欢老师考试,等到下礼拜,果然所有的题目他都做过,没有一百分也九十九;这是最好的应付考试的方法。因为那一种学问,你应付就可以了,那一种学问对你的一辈子是没有意义的,懂吗?各位,你读过小学没有?小学考那么多的试,你把小学的课本研究得那么深刻,现在小学的课本对你有多少意义你知道吗?等于零。你白费了六年!六年可以读多少书你知道吗?首先你如果让他读经,六年可以读完《论语》、《孟子》、《大学》、《中庸》、《老子》、《易经》、《诗经》,还有一百篇古文、三百篇唐诗、还有几百篇宋词元曲……一个中国读书人应该具备的基本学问,全部读完了,而且背完了,六年。

 

这是多么大的能力你知道吗?一放出去,他就可以读很多书。读多少书呢?把学校图书馆的书全部读完还不够。所以我现在提倡“一日一书”运动,一天看一本书。看一本书的意义就是、看一本跟他年级语文课本一样厚的书,这样叫看一本书。老师在新学期发新课本的时候,小朋友最喜欢看语文课本,这本语文课本不管哪个年级,大概十分钟二十分钟就看完了,所以一天花十分钟到二十分钟看一本书是很容易的。他看课外书,那课外书的份量都比我们课本大,但是小朋友很喜欢看。一天看一本书,六年就看完两千本书;请问,你们学校图书馆有两千本书可以看吗?何况他越看越快。让他看完两千本书,初中的知识大概都具备了,初中老师就很好教。所以各位,教育要养成他自己学习的习惯跟能力,就要从读经开始,我们的功课——应试,就应付一下就可以了。应付的方法很简单,就是让他自己学,我们专门替他做考试的预备,专门训练他考试,让他成为个考试的机器。但是因为他读很多的经典,所以他不会因此成为考试的机器,当他要考试的时候,他可以成为一个考试的佼佼者。这样子他才能够有良好的发展,将来他即使离开考试的逼迫,他自己好学的这个精神也能维持一辈子。现在我们不教他一辈子的学问,我们只是教他每一年要考试、每一年要考试,刚才说过,今年学的东西,到了第二年就没有用,但一直考试、一直考试……等到不考试的时候他就不学习了。这就是为什么中华民族现在人口这么多、国力这么强,还是世界看不起的国家!所以各位,不要说为了我们国家民族,其实为了我们自己、为了我们的孩子,请你务必要把教育的问题想清楚。该努力的地方你要努力,读经,这是一辈子的学问;不必努力的地方、随便读一读,没有意义的东西、应付就好。应试,就是应付考试。

 

所以我们的学习,要分三个等级,最重要的是要学一辈子的学问、老实、大量读经。老老实实地读、只是读,一直读、一直读,读到他会背诵;熟能生巧嘛,心有所得嘛,大家就很高兴。他所得不是了解哦,是他会背诵,有成就感;所以读经的孩子会很高兴,因为你一直给他读、一直给他读,读一百遍、两百遍他不会背也会背了。不必强迫他背,只是一直提供机会给他读,读多了就会背,每一个孩子都会很高兴。而这个会背本身,又提升了聪明的程度,语文的能力也在默默之中养成了。有了语文能力,又聪明,他去看所有的书,看很多书,他的学习能力就更强,要应付我们现在的功课,是绰绰有余!我们老师还可以鼓励他超前学习。所以整个都江堰市的学生,平均都能够超前两年,如果一年级的孩子能够做三年级的功课,三年级的孩子能够做五年级的功课,我告诉各位,都江堰市将成为全国的模范市!做模范,不是为了我们的光荣,是我们提供给国家一个教育改革的方向,我们救了国、救了民。所以,请各位不要轻看。

 

成人读经法

 

刚才所讲的都是你的孩子、你的学生,至于我们自己呢?你自己呢?我告诉各位,虽然你已经长大了,在教育的正常理论之下,你已经是没什么希望了,但是死马司以当活马医。你这一辈子不读读经,你会后悔。而且越长大越后海。所以我现在提供成人读经的办法,让成人也能从读经中受益。现在我北京的读经推广中心正在推动一项社会的公益活动,就是所谓“全民读经·论语一百”。什么叫做“论语一百”呢,就是任何一个人,小从胎儿,大到一百岁,都可以读经典。怎么读呢?第一部书叫作《论语》,选材,教材有了。教法呢?没有人教你,你自己读。怎么读?只读原文,干万不要看注解。如此你就可以读书了。我们以前从小到大,凡是读书都要求了解,从字句开始了解,这是错误的教学法;我们受这种错误的教学法教了十几二十年,结果我们的语文程度还是很差,甚至不及格。中国的语文,流传几千年,作为一个中国知识分子,居然不能读祖先的书,叫作语文程度不及格;而祖先的书都是文言文写的,所以不会读文言文,不管白话文写得多好,语文程度还是不及格,写出来的文章,所表现的也不是中国人的智慧。所以,就算现在中国人拿到诺贝尔文学奖,他也不见得就替中国人争取到了面子,因为里面假如没有深厚的中国的智慧,请问中国的面子在哪里?日本人得诺贝尔文学奖,他们有深厚的日本的智慧在其中,假如中国人得诺贝尔奖,居然是违反中国人的智慧,请问你是替中国人争面子呢,还是你在扫中国人的面子?

 

所以各位,做为一个中国人,至少要先读得懂中国书。要读懂中国书的方法很简单,你的语文教育用什么材料,他将来就会什么文章;所以你的语文如果用白话文,他将来就会读白话文,假如你的语文用文言文,他将来就会读文言文。而读白话文的人,他很难读文言文,但会读文言文的人一定会读白话文。如此,你要用什么教材教你的下一代,你就知道了。现在我们长大了,我们都是只会读白话文的人,如果想要将来也能读文言文,很简单,你要补课、要补功课。怎么补呢?你要从现在开始读文言文、而且读最重要的文言文,就是拿《论语》来读。怎么读?跟孩子一样、只管读文言文,不要问懂不懂。请你把《论语》拿来,从头到尾读一遍,一万三千七百个字,一个小时可以读完——假如你第一次读,读得很慢,一个半小时可以读完。把《论语》读完一遍,你就会感觉不一样;这一本书就是不一样,他成为你一辈子智慧的来源。何况我提倡不只是读一遍,你读完一遍,画一个记号,一横;读完两遍,画一个记号,一竖;三遍,一横;四遍,一竖;第五遍,再一横。读五遍画一个正。希望你一直读下去,读他一百遍。刚才说过,读一遍就有相当大的收获,何况读到一百遍?很多读一百遍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感受:脱胎换骨、变化气质。那时候,你的语文能力明显地就提高了、你的思考力就提高了,你对做人做事的智慧,也渐渐地有自己的心得。自己为自己而活,所谓“古之学者为己”,你将成为一个幸福的人。因为你做你自己,你将有比较大的能力,“君子坦荡荡”,而且“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这些教训,会成为你终身的老师跟朋友。你有圣人做你的老师跟朋友,这是你最大的幸福。所以,请各位参加这个活动。我建议你上网、我有一个网站:“全民读经·论语一百”,你可以上去登记注册要读论语一百,这里也有读论语一百的方法,大概就像我刚才所介绍的。在那里,你也会看到许多人也参加了这个活动。

 

其实《论语》是全世界应该读的书,但是中国人先读,中国人有十四亿人口,如果有一半的人,有七亿人,都能够把《论语》读一百遍,那我想,中国梦就要实现了!老师如果真的把《论语》读一百遍,他一定会非常认真地教他的学生读,因为他知道这里面确实有很大的意义,非教不可,他不教是和自己良心过不去。一个家长,如果读完《论语》一百遍,他一定非常地希望他的孩子也一起读;做企业的,如果能够带动他的员工,把《论语》都读一百遍,这个企业就能够达到一种管理的艺术——刚才说,教育的艺术就是不教育、就是不教,现在管理的艺术呢?就是不需要管。这叫人性化管理。所以“论语一百”是任何人、任何单位都应该做的。现在我们政府非常清明,希望能够改善吏治,就是改善官员的品性,希望这些做官的人都比较廉洁;其实这个做法很简单,有两个做法,一个是孔子说的“道之以政,齐之以刑”,当然这不是最好的做法,最好的做法是“道之以德,齐之以礼”,让每个人从内在的良心上不贪污。而如果要让每个人良心发现,就要在每一个地方,由领导带领他所有的职员,大家都来读《论语》,读一百遍。把《论语》读一百遍,是非常简单的事。你说了解不了解呢?告诉各位,也可以说了解、也可以说不了解。所谓的了解谈何容易?到圣人境界,你才可以了解圣人。但你说不了解呢,哪里不了解?其实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了解。

 

我现在最后举一个故事,我们就要结束这场演讲。我知道时间已经超过了,但是今天因为我受教育局的委托,说将来可能我们全市都要开始实施读经教育;要实施读经教育,是最重要的是这些老师、校长能够了解:这种教育不是在害你、不是在给你增加你的工作量,而且,以后可能还要对家长做说明,让家长知道读经教育是对他的孩子有好处的,如此才有可能整个市来推动。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就讲得比较清楚——其实就比较啰嗦——现在时间已经超过了,我就只讲一个故事,一个关于了解不了解的故事……其实我们最先也是从了解不了解这个问题讲起来的。我说读经只读原文,至于了解不了解呢?不了解,因为说了解谈何容易。但是,说不了解呢,也没有那么严重,还是可以说了解,甚至连小孩子都了解;这所谓的了解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每一个人有自己的了解,而且自己了解自己的了解,这才是真了解。为了证明这一点,我讲这个故事:有一次,我在北京演讲,也是在一个小学里面,讲完了以后,这个校长啊,就希望我去看看他们学校的孩子读经。我去到了他们学校的附属幼儿园,那里每一班都在读经,我到的时候呢,他们刚读完一段的经文;老师叫他们大家停下来,说今天提倡读经的王教授来了,小朋友高兴不高兴?小朋友说高兴。我们让王爷爷讲几句话好不好?他们就很高兴,就拍手。我跟老师说,老师,不讲了,我今天是来讲给老师听的,不是讲给小朋友听的。老师说,没关系,你就讲一讲。然后就跟小朋友说再鼓掌再鼓掌,那我就不得不讲了。于是我上去,问小朋友,小朋友,你们读的什么书?《论语》。你们读多久了?他们互相看一看,他们都不知道读多久了,因为这不是他们观念中的事。老师在旁边说他们读了半个多学期了。接着我说,你们读《论语》已经读了不少了,读到哪里了?他们说读到《公治长第五》,读了五篇了,而且都会背的哦。我说,了不起,那我就问小友:小朋友,你们读《论语》,里面常常讲到君子、小人对不对?对。那你们喜欢君子还是喜欢小人?君子!你们要做君子还是小人?君子!说要做君子的举手?每个人都举手。要做小人的举手?没有人举手。我问老师说,你有没有讲解啊,老师说没有啊,你叫我们不要讲解啊,我们都没有讲解。那他怎么了解君子小人呢?老师说,我也不知道。

 

各位,读《论语》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让我们分辨君子跟小人,让我们喜欢做君子,不喜欢做小人;这个目的,在幼儿园小朋友身上达到了,而且只有两个月就达到了!可见幼儿园的孩子读《论语》,懂不懂?当然懂!而且是真懂。你怎么可以说你读《论语》不懂呢?所以各位,你一切的问题可能都是假的。今天我来这里所说的,就是教育常见的问题,而我提出来的每一个常见的问题,都是错误的。希望各位从今天以后能够好好反省,认识到教育的本质,然后依照教育的本质去做。只要它是对的,你就勇敢去做,即使这个时代不赞成你,甚至限制你,但是一个有智慧的老师,他一定能够在这个限制中,尽其可能地去把教育做好!所以你假如说没有时间教《论语》,我就告诉你,如果全市一起做,全市会安排时间,如果全校一起做,校长会安排时间给你,如果你班级做呢?你也可以自己找时间。所以,不需要排课哦,甚至如果有排课,你还可以用比排课更多的时间来教,总之你教越多越好。现在沙坪小学已经在教《论语》了,每天有两节课时间都在读《论语》,经过两个月的时间,比较大的孩子已经读到《述而第七》了,也就是说,《论语》快要读到半本了。古人说“半部论语治天下”,而且他们所谓的读半本,是背半本的意思,这不得了,两个月就不得了了。那现在我就建议他们,除了这两节已经排定的时间之外,他们每节打上课铃,还可以增加读五分钟、十分钟,也都读《论语》。复习嘛,小朋友会很高兴的,因为他们会背,他们就很高兴地一直读;读十分钟以后呢,心很定,再来教其他功课,效果非常好。甚至有智慧的老师,每节课让他读三十分钟,只剩下十分钟来教功课,那个功课就教得更好。如果整节课都不管它是什么课程,整节课都拿来读经,效果更好,将来应试成绩会更好。所以你做功课的时间越少,应试成绩越好。

 

我祝福我们都江堰市的各位老师、各个学校,努力教读经,不要辜负我们的孩子。你如果教他一部《论语》,这个孩子终生记得你、终生感激你,我们都江堰市将来一定大出人才!为了我们的责任、为了造福地方、为了国家民族,请各位努力教读经,从《论语》开始。我今天就讲到这里。

 

谢谢各位!

 

【现场提问】

 

问:王教授,您的演讲中没有提到子集啊、诗、史书之类的,这些书从什么时候教给孩子呢?

 

教授:史书啊、历史啊,应该归入到知识量的增加。经典是拿来背的,历史是拿来读不是拿来背的,而有经典的基础就很容易读历史。所以史书是阅读的时候才读的,读经里面不需要读史书,最多只是把史书当做好的文章、把史书当做古文,选出一部分来读,来把它背熟,增进读古文的能力,这样就可以了。所以历史是不要拿来背的,他是阅读的,随便读上一遍就可以。

 

问:王教授,我也是不太了解国学,依稀我对《易经》的了解,他说的是金、木、水、火、土,还有风啊什么的……这些东西让我感觉《易经》离我很远。然后《论语》,他是孔子的学生对他话语的积累,是很没有逻辑的……用这种思想统一我的思想、统一我的灵魂……我感觉比较困惑。道路似乎不像你说的那么简单?系统性的东西、为人处世的方法……在经典里面,似乎很难能找到具体的……

 

教授:心灵里面没有很多学问,也不成体系,原因只有一个:读的书太少;读书太少的原因,只有一个:语文能力不够;语文能力不够只有一个原因:没有从小读经。你如果从小再来一遍,你就不会这样子了。你的学问太少了!因为没有养成读书的习惯,学问太少。我并不是说读经就是一切,只是读经可以开发一切。刚才说了读经跟数学的关系,其实读经跟数学本来没有关系,但是读经可以开发数学的能力;所以数学还是要去学的,只是数学是太简单了,不需要花那么多时间,随便学一学就会了。我们教法颠倒了,你不赶快培养他的数学能力,只是一直算数学,结果越算越笨。我并不是说读了经其他学问就可以马上完成,只是说他可以更顺利地用更简单的方式完成。

 

不是中国学问没有系统,是因为我们读的太少,成不了系统。就好像不会做文章,不是因为没有参加作文补习班,而是因为你没有学问。有学问的人就会作文,有学问的人就不必按照作文的方法作文。庄子没有学过作文,但是后代的人都要学庄子来作文,你看,这不是最好的作文吗?你为什么要去学作文呢?凡是去学作文的人,将来都不得成为作家,因为他把文章做死了。所以千万不要去补习作文!作文是不用补习的,有学问就能作文。系统是人本来的能力,西方人只不过把人的本来能力告诉你;而人生的境界,也是人本来的能力,圣人只是把它实现给你看。逻辑、系统是人本来的能力,只要你好好开发,有这些知识了,就有这个能力把它统合起来;你没有知识啊,当然统合不起来,这个能力就白费了。所以,不是中国的学问没有系统,而是我们读书的量太少。

 

问:教授好,各位老师好。我不是老师,我是一个孩子的母亲。我的孩子现在是三岁半,在我孩子八个月的时候,我有幸看到了教授《一场演讲百年震撼》的光盘,我当时非常地震撼。之前我曾看遍所有国内外的教育理论,我觉得那些理论真的非常好,但是我觉得它有缺失,冥冥中觉得它是不足的;在我最迷茫的时候我看到了教授的这张碟……所以我经常跟我的家人讲,机会永远是给有心的人准备的。我注重我孩子的教育,一天到晚都在寻找,当我看到时真的是如获至宝,然后我就去成都拜访践行教授理念的学堂,我到那里去考察、去拜访、去交流,然后我搜集了所有我能够拿到的经典,包括教授刚刚提到的雕塑、风景、建筑……所有的世界名画我全部从网上搜集到了!我拿回去给我八个月的孩子看,一直践行着。到现在为止,孩子三岁半了,效果真的非常地好,我感到非常地欣慰。我的孩子,首先性格上真的非常地平实,中正平和,他每天的背景音乐全部是中外世界天才的作品,我从来没有给他听过卡通的儿童的歌曲。一群孩子里那个最亮眼的孩子,一定是我的孩子,不是因为我是妈妈、不是因为我爱我的孩子才这样说,一定是这样的。通过这样的教育,教他大量的读经,当他会说话的时候,我提《论语》前一句,后一句他全部都能接,《大学》他也全部都能接。他现在三岁半,《论语》、《大学》已经全部都会背了,就是这么神奇!而且就是放给他听。我的孩子他是安静地在听吗,不是,是一样动手在玩啊,他要玩他的玩具啊、他要玩其他的啊,只是我会选择性地给他玩。到现在,我的孩子还会时不时地冒两句英文出来,发音非常纯正,为什么,因为教授已经讲了,要听就听最纯正的英文。我不敢给他教英文,我的英文成绩很好,但是我英语表达能力是非常差的,这也是我们在座老师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所以我让我的孩子读最纯正的英文,他现在偶尔讲两句,发音都是非常好听的。

 

我有一个优点,“上士闻道,勤而行之”,我认为我是上士,听了读经的理论我没有任何怀疑,我就去做了,我没有耽误我孩子一天的时间。从八个月到现在,不管去哪里,去旅游,我包包随时背着两个播放器,一个是英文经典,一个是中文经典,到现在一天都没有中断。对于教授的这个理论,我觉得一定要去践行,怎么践行?就是要对理论深入地了解,当你越深入越了解,你对这个教育的信念和信心就越坚定。顺应孩子天性,孩子读书会读得非常地快乐、非常地开心,他们并不枯燥,枯燥都是用我们大人的眼光去衡量,孩子真的是有无限可能,我们不要去障碍了我们的孩子。我在这里要谢谢教授,谢谢在座的各位老师。我们要努力去实现读经这个伟大的事业!我的孩子可以,相信天下的孩子都可以!

 

教授:好!非常好!很恭喜你的孩子、很恭喜你的家庭。你看这种家长啊,把孩子教好,家长是眉开眼笑,而且你看她这样呢,一讲就讲个不停。大家不要怪他,假如对读经有所了解,你也会成为这样的人,因为好东西要跟好朋友分享。

 

刚才提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英文的教育。我今天下午没有讲到,也很抱歉,现在补充一下。英语也是我们应试、考试的范围之一啊,但我们的学校所教的英语是儿童英语,是最简单的、是无聊的英语,这是违反人性的教育。你看她的孩子,他从小就一直听,而且让他听比较正确的、由外国人来念书的英语。念什么呢?念经典、念莎士比亚、念名人演说、念柏拉图,念这些西方人认为永垂不朽的书。这样念一遍再一遍、一遍再一遍,这个孩子叫作耳濡目染。他的耳朵如果听的声音是正确的,将来讲的语言就是正确的;尤其是一个口舌的能力还没有发展的孩子,更是如此。一个孩子,他的口舌什么时候发展完成呢?到了三岁就几乎完成了。六岁之前,还能够很方便地改善,甚至十三岁之前要改善,都还可以,十三岁以后就很难改善了。所以要学到正确的英语发音,一定要在三岁之内完成,到了六岁就比较困难、到了三岁,就要用很大的、要费很大的心力才能够很自然地流露。至于十三岁以上,则一辈子永远不可能正确发音。那英语发音怎么教呢?干万不要让现在的英文老师来教,我们很难相信一个中文老师能够把发音发正确。所以我要劝英语老师,你怎么把英语教好呢?就是你千万不要在孩子面前讲一句英语给他听到,你不要害人了!我们要用播放器来教,老师只是从旁指导,偶尔把他没有发出来的音提醒一下。

 

其实一个孩子,他的耳朵非常地灵敏,就像我们听汉语一样的灵敏。我们孩子听中国话是很灵敏的,他从小听这个地方的人讲话,比如说都江堰的孩子,他就会讲一口标准的都江堰普通话,非常灵敏。如果从小就听正确的发音,英语听多了,他的发音就很正确。所以发音是不必教的。而如果读了很多书,他就会自动了解文法,所以文法,也是不必教的。然后呢,如果书看得很多,单字是不必教的。所以到最后,你只要教背书,背什么书呢?最好是能够用最高明的书给他背,因为高明的书会了,其他简单的书就非常容易。

 

各位老师、各位校长,你们学校如果英文成绩要好,请你用一半的时间来读英文经典、来背英文经典,剩下一半的时间才教教科书上的英语,孩子一定学得更好。所以各个科目的应试成绩要好,根源就是读经。其实,如果把中文背好了,他的记忆力强,他就是没有背英文经典,英语科也会考得更好。因为凡是语言,没有别的巧妙,就是记忆,记的数量要多。那怎么记忆呢?反复的次数要多。反复次数多,就熟悉;背诵量大,叫作广博。又广博、又熟悉,语文能力就养成了。所以英语的应试,也要这样做。假如你在学校当老师,你不想这样做,你家的孩子请你一定要这样做:天天让他背英文、背经典英文,把经典英文背它两三万字,这一个孩子将来出国去,他的英文能力比外国人还要好!假如我们全中国的孩子,英文能力都比美国的还要好,将来中国就可以领导世界了。就这么简单!因为美国的孩子不读经,不只不读中国的经,他们也不读他们的经:中国的孩子,又读中国的经、又读西方的经,这就是中国将来文化发展的正当路途。

 

问:王老师您好,今天有幸听到您的演讲,觉得非常受益。我刚刚从大学毕业,是陕西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但我的英语很好,读书的时候考过几次满分,大学过了六级,在大学期间也曾到美国去交流过。我一个很深的感受是,现在很多初中、小学、高中学生的家长,愿意花大价钱送孩子去补习英语和数学,但不仅是我们的国学不受重视,甚至是连国语文都不受重视,光是我们本专业,学中文的这些人都很少诵读经典,我觉得这个社会制度和风气导向就是这个样子。

 

前段时间报告,说我们高中在引进台湾的国文教材,说明我们教育部的这些人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但是现在这个政策出来之后又很多人不看好,说之前就在改革,可是改革也没有成效。我现在就想问一下,您怎么看?台湾的国学教育搞得这么好,他是不是也是因为考试制度的一个导向,还是有其他的我们可以借鉴的地方?谢谢。

 

教授:这里包括很多的问题。首先要澄清一个观念,台湾的国学教育跟大陆是差不多的,尤其废除读经是从国民党开始的,白话文教育是从国民政府开始的,所以台湾的中国文化的教育是非常差的。他只是没有用硬性的方式来破坏,但他是软性的一直疏远,这个疏远的方式就是让儿童读白话文、只要小学用白话文做教材,如此一来,这一个民族文化就要消灭;所以台湾的国学教育并不见得好。那么现在呢,我们说大陆引进台湾的国文教材,那是引进高中的《基本文化教材》,高中教基本文化,就是选择性地教四书,选四书中比较通俗的句子来教。我告诉各位,到了高中再读四书就已经来不及了,所以台湾的高中生最讨厌两个人,一个叫做孔子、一个叫做孟子。这是错误的教育方式。当然了,不教更糟糕,所以只是好一点点;但你所听到的这些所谓教育改革,统统都是换汤不换药。只有从头开始、釜底抽薪,从儿童开始就给予读经教育、真正的读经教育—一这段历程可能还很远,因为中国人他的头脑,近代、一百年以来,都是混乱的,要让一个人头脑清明是不容易的,所以请你自己先清明起来。

 

初中、小学跟幼稚园老师,是很辛苦、很值得敬佩的,因为他们用他的青春在换取这些薪水。一个老师,小学或初中的老师,刚毕业的时候还有一点点学问,教了两、三年学生,他就没学问了,他就跟孩子差不多了;因为所教的教材都没有意义,老师在浪费他们生命,也在浪费孩子的生命。所以我劝你一个方法,你教书的时候,就随便教教,反正你害人总是害定了,你就这样害下去没关系;但是你自己私下,一定要读读经典。把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用一年的时间把它背完,你将来再遇到外国人,你心里非常地笃定,因为你比他的英文还要好;你只有这一途径,可以维持你的英文程度甚至再提升。那个初中英文,随便教教就好,反正一定没有什么效果,用心也白费。但是呢,你如果真正是一个负责任的老师,我劝你每一堂课。教他们一句成语、一句谚语。那个谚语有时候很好玩的,我虽然英文程度不好,但是有一些谚语啊,我却觉得很欣赏;比如说有一句语:“Diamond cut Diamond”,钻石切割钻石。你看,钻石很硬嘛,用什么来切割呢,用钻石做成刀子来切割。“Diamond Cut Diamond”,什么意思?强中自有强中手,一山还有一山高。这种文章啊,在我们课本里面一定不会出现的,我们国家就希望我们读一些白痴的文章。没办法,整个世界都这样,因为我们国家是学美国嘛,美国就希望他们的孩子都学白痴的文章啊,所以美国的文化是很白痴的。你要注意了,美国不能够再领导世界了;二十世纪初年开始,美国走向一种实用主义的教育,于是,就把他们的文化渐要渐放弃了,美国现在变成一个很世俗的、很现实的国家,他们的百姓是很庸俗的,没有高度的文化素养,他们有钱但是没文化,这引导整个世界走向毁灭。所以将来引导世界的一定是中国,所以中国……你先不要拍手,假如现在的中国去引导世界,是更快速的毁灭!要用中国的智慧引导世界才行。要有中国的智慧,要让中国人读中国智慧的书——就是从小读经。

 

但你要注意,外国人也有智慧,他们也有智慧的文章,就是经典。诸位英文老师,不可以只天天教孩子英语,你会越教越笨的,你自己一定要维持你的程度,你自己私下要读读经典,并且偶尔教一教孩子经典。你可以把麦克阿瑟将军的《麦克阿瑟为子祈祷文》,教给你初中的学生,你让他会背、还有林肯《盖兹堡演说》,让他会背;最好丘吉尔演说也会背;然后让他背什么呢。背《美国独立宣言》。美国两百年前是一个新兴的国家,他们具有非常高度的理想,让他们国家富强两百年的,就是这一篇独立宣言。但是美国现在已经大大违反了他们独立宣言的精神,独立宣言是理性的,他们是非理性的。所以我们的孩子更要读美国的独立宣言,你才能够知道什么叫美国精神、真正的美国精神。而每一个孩子要把独立宣言背起来,是很容易的,几个月就背完了。他如果到美国,一跟美国人讲话的时候,把他们的独立宣言念上几句,美国人就会敬佩你;你跟他谈今天天气怎么样,发音再标准、文法再正确,他们不会敬佩你的。所以现在中国人教我们中国的孩子读英语,让我们的孩子出国去,都是被看不起的,因为你讲不出一句好话,狗嘴里是长不出象牙——你不可能把他们的好话讲出来,因为我们没有教过他们好话嘛!所以各位,不要再残害我们孩子了。你这个老师,可以应用时间,发给他们一些讲义,上课的时候带他们读五分钟;带一个学期,最少背一篇文章。他们把这篇文章背起来了以后,叫他上台来演说。华盛顿演说内容的意思,其实是很简单的,几个单词查一查,初中孩子都够了解这意思;但他学做华盛顿、做林肯,他就有这种气派。千万不要一天到晚教他小猫叫、小狗跳,中文你教他小猫叫小狗跳,英文你还教他小猫叫小狗跳,我们的孩子什么时候离开小猫小狗的世界呢?所以非常非常重要、但非常非常简单,你就尝试看看哦,为了你自己。更好的方式,你赶快生个孩子,跟他一起读经!

 

本站编辑:澤之

 


 

【本站推荐】

 

公 开 课 |(36小时)零基础儒学入门自学课程

家长必学|儿童读经教育入门——读经教育六小篇

 

本文作者:王财贵,转载自:《王财贵65文集》第二辑《读经与大才》。如欲深入了解王财贵教授哲学与教育思想,请关注文礼书院,或购买正版《王财贵65文集》进行学习。

(0)
王财贵(季谦)的头像王财贵(季谦)作者
上一篇 2022年7月8日
下一篇 2022年7月15日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