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注疏之 子罕第九 第23章|总第228章

子曰:“法语之言,能无从乎?改之为贵。巽(xùn)与之言,能无说(yuè)乎?绎(yì)之为贵。说而不绎,从而不改,吾末如之何也已矣!”

○法语者,正言之也。

○巽言者,婉而导之也。

○绎,寻其绪也。

法言人所敬惮,故必从;然不改,则面从而已。巽言无所乖忤,故必说;然不绎,则又不足以知其微意之所在也。

杨氏曰:“法言,若孟子论行王政之类是也。巽言,若其论好货好色之类是也。语之而未达,拒之而不受,犹之可也。其或喻焉,则尚庶几其能改绎矣。从且说矣,而不改绎焉,则是终不改绎也已,虽圣人其如之何哉?”

 

编自:朱熹《四书章句集注》

○法语之言是直言规谏。

○改是改正。

○巽与之言是委曲开导。

○绎是寻思,末字解做无字。

孔子说:“进言者固当因人而施,听言者必当虚己而受,且如我见人有过,将直切的言语明白规正他,叫做法语之言。这样言语说得道理既明快,利害又激切,人之听之,必且肃然起敬,能不畏而从我乎?然不贵于徒从而已,必须因我之言,一一反求,有不是处,随即改正,不肯畏难苟安,这才是能受直言的人,所以可贵也。见人有过,将道理的言语委曲开导他,叫做巽与之言。这样的言语说得情意既婉转,词气又和平,人之听之,必且恍然有寤,能不说而受我乎?然不贵于徒说而已,必须因我之言细细寻思,想我的微意所在,时常体贴玩味,这才是乐闻善言的人,所以可贵也。若一时喜说,而不能绎思其理,外面顺从而不能自改其过,则虽正直规谏之论,日陈于前,委曲开导之语,日接于耳,终不足以开其昏迷,救其过失。我亦将奈之何哉?”

盖人有不闻善言的,犹望其闻而能悟。今既顺从喜说,有挽回开导之机了,却依旧不能改绎,与不曾闻的一般,则虽言亦何益乎?所以说吾末如之何也已矣,亦深绝之词也。

按:孔子此言乃人君听言之法。盖人臣进言最难,若过于切直,则危言激论,徒以干不测之威,若过于和缓,则微文隐语,无以动君上之听。是以圣帝明王,虚怀求谏,和颜色而受之。视法言则如良药,虽苦口而利于病,视巽言则如五谷,虽冲淡而味无穷,岂有不能改绎者乎?人主能如舜之好察迩言,如成汤之从谏弗咈,则盛德日新,而万世称圣矣。

 

编自:张居正《四书直解》

○法语之言:法,法则义。语,告诫义。谓人以法则告诫之辞正言相规。

○巽与之言:巽,恭顺义。与,许与义。谓人以恭顺许与之辞婉言相劝。

○绎之为贵:绎,寻绎义。人之于我,不以庄论,而以恭巽赞许之辞相诱导,我虽悦其言,贵能寻绎其言之微意所在。

本章见教在人而学在己。人纵善教,己不善学,则教者亦无如之何。

 

【白话试译】

先生说:“别人用规则正言来告诫我,能不服从吗?但能真实改过才好呀!别人用恭顺婉辞来赞许我,能不喜悦吗?但能寻绎他言外微意才好呀!只知喜悦,不加寻绎,只表服从,不肯自改,那我就无奈他何了!”

 

编自:钱穆《论语新解》

编辑排版:澤之/其嘉

录入校对:澤之/其嘉


 

【本站推荐】

 

公 开 课 |(36小时)零基础儒学入门自学课程

家长必学|儿童读经教育入门——读经教育六小篇

 

(0)
知世分子的头像知世分子编辑
上一篇 2021年5月24日
下一篇 2021年5月24日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扫码关注
扫码关注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