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君毅:说日常生活之价值(说饮食、男女之爱、婚姻、名誉心、政治、物质需要、社会经济……)

《人生之体验》第一部<生活之肯定>目录:

 

一、说人生之智慧

二、说真理

三、说宁静之心境 (说孤独、安定、失望、烦恼、懊悔、悲哀、苦痛、快乐与幸福……)

四、说自我之确立(说信仰、工作、羡妒、兴趣、疾病……

五、说价值之体验 (说价值、相信、宽恕、善恶、爱、离别、死亡……)

六、说日常生活中之价值 (本文

七、最后的话(待发布)


 

一、在日常生活中发现价值

 

你说:“我们不能只赞叹人类文化之伟大的成就,我们还须回到日常生活之世界。无论哲学家怎样想崇高的价值理想,我们日常生活之世界的支配者,还是饥饿、爱情、名誉、权位、金钱、实际政治、实际经济,那都不是什么价值理想,那是我们生活中必须的事实。”

 

但是你错了,当你真以价值的眼光去看世界时,世界只是价值之流行境界,一切人生事业,都依于价值之实现。你说的那些,其本质仍是实现一种价值,你仍当努力实现价值于其中。

 

当你只从实际的必须去看那些时,你同我们分手了。

 

二、说饮食

 

假如你说:饮食是为的满足你的食欲,你错了,因为你不知道何以有食欲。

 

假如你说:你有食欲为的保存生命,你也错了,因为你不知道何以有保存生命之本能。

 

假如你说保存生命之本能,是生物所同具,生物要求存在,所以有此本能,你也错了。因为你不知道,世界何必有赖很多饮食而后存在的生物,自无生物的世界进化而来。矿物不需什么饮食,岂不更存在得久吗?人饮食为的什么?我们说:人饮食,是为的使他生命的意义,贯注到食物里面。

 

当食物到口中时,身体外的物,流到身体内来了,身体与外物开始沟通了。

 

这沟通,是要产生一种身体与食物之互相渗融。粗糙的食物,将变成精致的细胞;低级简单的构造,将变为高级复杂之构造;高级复杂的构造中,将呈现更完整的和谐。

 

更完整的和谐,即是新的价值之实现。

 

我们在饮食,我们是在新开始实现一种新的价值。

 

饮食之实现价值,与人生之一切活动之实现价值,在本质是同类的。一切价值,联系成一由低至高的层叠,最低的价值上通最高的价值。假如低的价值之实现,为高的价值的实现之必须的基础,低的价值之实现、与高的价值之实现,可是同样神圣的。

 

所以饮食本身不是罪恶,罪恶只产生于为低级价值之实现,而淹没我们高级价值之实现的努力的时候。纵饮食之欲,才是罪恶。

 

然而我们真知道我们之饮食,是为实现一种价值,我们是为实现此种价值而饮食,我们将永不至纵饮食之欲。因为一价值观念透露至欲望之前,它将牵引高级价值观念,来权衡此欲望之自身。

 

我们将为实现更高级之价值,而节制我们的饮食。如果更高级价值之实现与饮食冲突,我们将全会牺牲我们的饮食之欲,来实现更高之价值。而且如果宇宙间有一种最高之价值,其中包含一切价值,如宗教家所实现之价值,我们实现了那种价值,我们当不需饮食。这是可能的,假如人不信,这证明他还没有了解饮食的意义。

 

三、说男女之爱

 

假如饮食不是为求生存,男女之爱生于性的要求,最后为传种的学说,亦明显错了。

 

我们不要因看见两性间有形色的慕悦,身体的接触,以为真有所谓生理要求。

 

要知道身体的接触,只是一外部之象征符号,这符号所象征的真实意义,才是身体接触的内蕴,犹如诗意本身为诗句之文字之内蕴。

 

这内蕴是一个生命精神,要与另一生命精神相贯通。两个生命精神,要共同创造一种内在的和谐,而后每一生命,都具备一种内在的和谐。形色的慕悦,其实只是所以祛除两性间距离之一种工具,其作用是消极的而非积极的。男女之所以必须衰老,而失去他们青春的光彩,就是因为在他们的距离既祛除,内在的和谐既创造成功以后,便须复归于那本原的素朴。

 

我们也不要看了两性的结合,以为真为的传种,儿子的身躯,也只是一象征的符号。

 

所象征的是他父母曾有一种内在的和谐。这内在的和谐,宜有一实际存在之儿子的完整的躯体,来作证明,而表现于客观宇宙。

 

儿子的躯体,是父母之内在和谐的象征,父母的躯体,是父母之无穷代父母内在和谐之象征;而儿子又将与其他异性,共同创造内在的和谐,而有无穷子孙。所以每一个男女的躯体,都是无穷的内在和谐之系统相渗透之象征,他又将渗透入一无穷的内在和谐之系统,而被象征。

 

和谐是宇宙之一种美。

 

和谐之价值,宇宙之美之价值,要求具体实现他自己,创造出男女的爱情,子孙的身躯,要人类的生命永远延续下去。

 

所以在男女的爱中,从根本上看,原无所谓生理要求,身体接触。它们只是象征之符号。它们只是和谐之价值,要求客观化具体化,而透露于我们的影子。人们之常须经度此影子,他们只为达到“真实”。

 

男女之爱,依于和谐之价值之一种表现要求。他有宇宙之意义。所以为了达到“真实”,人们也可以毁灭此影子。相爱的男女可以殉情,而共同焚化他们的身体于火山之下。

 

生物学家对它的解释,永远只是表面的。

 

四、说婚姻

 

婚姻是男女之爱凝注成的形式。

 

但是婚姻制度存在之根本意义,不是为的保障男女之爱,也不是为避免社会的纠纷,那些只是婚姻制度之附带的效用。

 

婚姻的要求,乃依于男女之爱要求永远继续,互相构造,而日趋于深细,以实现两人格间最高度的和谐。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把男女关系固定,使有真正心灵之渗透。如我们之把两镜之地位固定下,而使它们真能传辉互泻。其所以要互守贞操,亦不是依于男女之互相占有,而是因为必须一镜对一镜,乃能映放上彼此之全部的影子,不然则将镜光交加而错乱。

 

人类不是为要保障男女之关系,避免社会的纠纷,而制造出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以互相限制。乃是因为男女之爱,生于两人格间要求和谐,和谐之价值自身要求绝对的继续,永远的表现于男女两人格间,所以形成了外表似乎在互相限制的婚姻制度。

 

假如我们只认识此制度之限制的效用,我们不算了解此制度之积极的价值。

 

五、说男女之爱之超越

 

我们了解了男女之爱,是实现两性间生命精神与生命精神之和谐价值;我们便须在男女之爱中,努力于此和谐价值之实现。

 

但是正因为我们了解男女之爱,不外是实现两性间之一种和谐价值,我们便可超越男女之爱。因为和谐价值之观念,到了我们男女之爱之欲求之上,便能转而支配此欲求本身了。

 

于是我们可为了要实现他种之和谐价值,如民族之和谐、人类之和谐、或其他更高之价值,如文化之价值,而与男女之爱冲突时,牺性男女之爱。

 

于是我们在不幸的婚姻中,我们觉不能实现我们理想之和谐价值时我们可以立刻转移我们的活动,以实现其他的和谐之价值或其他之价值。于是我们亦可以学许多伟大的哲人、宗教家,反顾其灵魂的秘藏,在自己心中发现永远的女性,具备最高贵的男女之爱中,同样内在的和谐,不必待人间的伴侣,在终身孤独中,仍然能获得宁静与满足。

 

六、说名誉心

 

你为什么要名誉,要人尊敬你?因为你自己尊敬你自己。你为什么尊敬你自己?因为你自认你之人格是有价值的。虽然你对于你之价值在何处,未必都有明显的自觉,然而你的直觉,必然是如此。所以自根本上说,你之望人尊敬,要名誉,是因为希望人能认识你人格之价值。不然,你何以只将你的好处,向人表示,而隐饰你的坏处?

 

你之望人尊敬,要名誉,是希望人的心连结于你的心,同分享你人格之价值,希望你人格所具备之价值,表现于他人之心而普遍化。

 

价值普遍化,本身是一种更高之价值。

 

你是为实现此更高之价值,而有名誉心。这是名誉心之真正起源。但是你希望人认识你的价值,你同时当努力认识他人之价值。

 

当你发现他人人格之价值,高于你时,你必须更努力宣扬他人之名誉。

 

当你以为他人尚不能对你人格之价值,作适当之估量时,你不可怨尤。

 

因为也许你对于自己之估量是错了。

 

实际上,你对于你自己人格之估量常常错的,你是必然的免不掉把你自己估量过高。

 

这不特因为你自己对你自己太近了,眼前的手指,看来总是比远山高的。

 

而是你常分不清楚你实际的自己与你可能的自己,因为你人格是不断发展之历程,你常本能的以你可能之自己为实际之自己。

 

你所可求人认识的你之人格价值,至多只能限于你实际之自己。但由于你分不清你实际之自己与可能之自己,你自视你可能的自己必高之故,你于是常有过度的名誉心。你有一种深植根的预支他人尊敬之冲动。

 

所以他人永不能满足你的名誉心。你的名誉心,常与一种原始的自视过高之幻觉相伴,它必须不得满足。它之不得满足,是它有相伴之幻觉时应受的惩罚。

 

假如你确知你并不曾把你自己估量过高;而他人对你自己之估量是错了,你当知道这由于他人心灵之限制,你当原恕他。

 

假如为求人尊敬而改变你的价值观念,去作你认为价值更低的事,你是忘了你求人尊敬的本旨。

 

你望人之尊敬是要人认识你人格之价值,你舍弃你原有的价值观念,以求合于他人,你已不是你自己了。你求人尊敬之本旨不是坏的,你忘了你求人尊敬的本旨,却产生了你求名誉之一切罪恶。

 

而且我还要告诉你,人格内部之精神价值,在生前,别人总不会对之有正确之估量的。除了因你与人之实际利害关系及人之见识不同,使你有不虞之誉、求全之毁外,你在生前,别人对你之精神价值,总估量得过低的。

 

这是因为你身体存在时,人总是把你当作一身体与精神之混合物看。

 

人通常只有对人之精神,才能以向上眼光看,而对人之身体,总是以向下眼光看。所以人想着你之身体存在,而来对你之精神价值作估量时,常会估量得较低的。

 

所以人所真尊敬的人,总是不见其身体存在的古人,其次便是在很遥远地方的人。因此你更不应希望你所见之一切人,能给与你以认为应得之尊敬与名誉。

 

七、说权位

 

在权位的要求中,你要人服从你,你总想你是对的,你的意旨是有价值的。在你的直觉中,必然如此。所以要求名誉之本质,在使人认识你自以为有价值之人格:要求权位之本质,在使人奉行你自以为有价值之意旨。

 

使人奉行你认为有价值之意旨,使人之行为亦含价值,这本身是一创造更高价值之工作。权位的要求,最初亦不是坏的。

 

在你要求名誉时,你当尊敬更有价值的人。

 

在你要求权位时,你当让最大的权位,归诸其意旨最有价值的人。

 

当你确知你的意旨是最有价值时,你当尽量公布你的意旨。如果你的意旨,真是最有价值的,权位一朝会归于你。

 

如果以人们的自私,而权位不能自然的归于你时,你亦当知道是人们心灵的限制。

 

除非你出于真诚的爱人心,要使人奉行你自认为价值的意旨,而使其行为亦更有价值,因而提高其人格时,你不可为权位,而不惜以任何方法,争取权位。因为你为权位而求权位时,你已丧失你求权位之原始目的了。

 

八、说政治

 

人人有他自认为有价值的意旨,要求他人共同奉行,见诸事业。于是人们有政治的活动、政治的组织。

 

在政治的活动中,人们各种有价值的意旨,在互相争衡,但是最后是要求互相渗透,成一种和谐。

 

这和谐,是国民公共意旨之表现,这和谐是一种更高之价值。

 

政府组织之使命,是实现此种更高之价值。

 

最伟大的政治家,是最能努力实现此种价值之人。

 

政治家努力实现此更高的价值时,在他的人格中,复实现一更高之价值。

 

当人们把政治只视作少数人统治多数人,或把政治的活动,只视作争取多数人的顺从,不重其互相渗透所成的和谐时;或把政治家只视作公共的仆役,而非同时在实现其人格价值时,人们都未了解政治活动本身所包含的价值。

 

九、说物质需要

 

人类为实现其精神价值,不能不需要相当的物质条件为基础,但是我们不能因此说,人类精神受了物质之限制。

 

因为当物质为实现精神价值之基础时,物质已包孕了精神的意义。

 

纯粹精神是最可贵的,然而更可贵的,是使物质产生精神的意义。

 

精神真正的战胜,是在它敌人的城堡上,插下他耀目之旗帜。

 

十、说社会经济

 

少数人拥据资财,而大多数人穷困的社会经济,我们必当改造它。

 

但不可只是说人人应有同样生存与享受之权利。

 

你想少数人以物质之享乐,而淹没其精神之发展,多数人以物质之过于缺乏,而停滞了精神之发展,世界还有比这更大的悲剧吗?

 

社会经济需要公平,公平使社会的各个人都能发展其精神,实现其精神价值,所以公平本身是一种价值。

 

所以我们必须改造不合公平标准之社会经济。

 

当一些哲学家、宗教家,鄙弃社会经济改造的工作时,他们已不是真正精神价值之爱护者。

 

我们必须看出最伟大的社会经济改造家,在实际上正是精神价值之最伟大的爱护者;我们自己才可算精神价值之爱护者。

 

本站编辑:澤之

 


 

【本站推荐】

 

公 开 课 |(36小时)零基础儒学入门自学课程

家长必学|儿童读经教育入门——读经教育六小篇

活动公告|本站志工招募公告与说明

 

本文作者:唐君毅,转载自:《人生之体验》第一部<生活之肯定>第六节。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15日 下午7:00
下一篇 17小时前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