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注疏之 宪问第十四 第35章|总第367章

子曰:“骥(jì)不称其力,称其德也。”

○骥,善马之名。

○德,谓调良也。

尹氏曰:“骥虽有力,其称在德。人有才而无德,则亦奚足尚哉?”

 

编自:朱熹《四书章句集注》

○骥,是良马之名。

○德,指马之调习驯良说。

孔子说:“君子之所以见称于世者,不徒以其有可用之才,以其有可贵之德也。譬如如马中有骥,其所以见称于世者,不徒以其有驰骤之力,以其有驯良之德也。盖马之任重致远者存乎力,然使虽有力,而不免于蹄啮,难于控御,则亦凡品而已,何得为骥乎?人虽有才,而苟无其德,是亦小人而已,何得为君子乎?人不可徒恃其才而不修其德,观人者,论其才而又当考其德也。”

 

编自:张居正《四书直解》

○骥,善马名,一日能行千里。然所以称骥,非以其力能行远,乃以其德性调良,与人意相和协。人之才德兼者,其所称必在德。然亦无无才之德。不能行远,终是弩马。性虽调良,不获骥称。

 

【白话试译】

先生说:“称为骥马的,并不是称它之力,乃是称它之德呀。”

 

编自:钱穆《论语新解》

编辑排版:澤之/其嘉

录入校对:澤之/其嘉


 

【本站推荐】

 

公 开 课 |(36小时)零基础儒学入门自学课程

家长必学|儿童读经教育入门——读经教育六小篇

 

(0)
知世分子的头像知世分子编辑
上一篇 2021年5月27日
下一篇 2021年5月27日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扫码关注
扫码关注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