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注疏之 述而第七 第01章|总第148章

子曰:“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窃比于我老彭。”

好,去声。

述,传旧而已。

作,则创始也。故作非圣人不能,而述则贤者可及。

窃比,尊之之辞。

我,亲之之辞。

老彭,商贤大夫,见大戴礼,盖信古而传述者也。

孔子删诗书,定礼乐,赞周易,修春秋,皆传先王之旧,而未尝有所作也,故其自言如此。盖不惟不敢当作者之圣,而亦不敢显然自附于古之贤人;盖其德愈盛而心愈下,不自知其辞之谦也。然当是时,作者略备,夫子盖集群圣之大成而折衷之。其事虽述,而功则倍于作矣,此又不可不知也。

 

编自:朱熹《四书章句集注》

○述是传旧。

○作是创始。

○窃字解做私字。

比是仿效。

○老彭是商时的贤大夫。

昔孔子删诗书,定礼乐,赞周易,修春秋,传先王之道,以教万世。然犹不敢以作者之圣自居,乃谦逊说道:“大凡天下之事,有前人已为,而后人传之者,谓之述;有前人未为,而自我创始者,谓之作。作非圣人不能,而述则贤者可及也。我今虽有所修为,只是传述先王之旧,或考之方册而重加发明,或闻之故老而更为裁定,实未尝重新创造而有所作也。盖天地间的道理,哪一件不是古人说过的?就中讲求,自有无穷的妙处。我则深信而笃好之,惟日孜孜,不能自已,故但见其可述,而无容于复作也。然此岂我之独见哉?比先商时贤大夫有老彭者,他能信古而传述,我尝慕其为人,今我所为不过私自仿效我老彭耳!”

夫孔子于古之贤人,犹不敢显然自附如此,其德愈盛而心愈下,盖可见矣。

 

编自:张居正《四书直解》

○述而不作:述,传述旧闻。作,创始义,亦制作义。如周公制礼作乐,兼此二义。孔子有德无位,故但述而不作。

○信而好古:谓信于古而好之。孔子之学,主人文通义,主历史经验。盖人道非一圣之所建,乃历数千载众圣之所成。不学则不知,故贵好古敏求。

○窃比于我老彭:老彭,商之贤大夫,其名见《大戴礼》。或即庄子书之彭祖。或说是老聃彭祖二人,今不从。窃比于我,谓以我私比老彭。

本篇多记孔子之志行。前两篇论古今贤人,进德有渐,圣人难企,故以孔子之圣次之。前篇末章有有德无位之感,本篇以本章居首,亦其义。是亦有憾叹之心。

 

【白话试译】

先生说:“只传述旧章,不创始制作,对于古人,信而好之,把我私比老彭吧!”

 

编自:钱穆《论语新解》

编辑排版:澤之/其嘉

录入校对:澤之/其嘉


 

【本站推荐】

 

公 开 课 |(36小时)零基础儒学入门自学课程

家长必学|儿童读经教育入门——读经教育六小篇

 

(4)
上一篇 2021年5月20日 下午8:20
下一篇 2021年5月22日 下午6:1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