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注疏之 雍也第六 第13章|总第132章

子曰:“孟之反不伐。奔而殿,将入门,策其马,曰:‘非敢后也,马不进也!’”

殿,去声。

孟之反,鲁大夫,名侧。胡氏曰“反即庄周所称孟子反者是也。”

伐,夸功也。

奔,败走也。

军后曰殿

策,鞭也。

战败而还,以后为功。反奔而殿,故以此言自揜其功也。事在哀公十一年。

谢氏曰:“人能操无欲上人之心,则人欲日消、天理日明,而凡可以矜己夸人者,皆无足道矣。然不知学者欲上人之心无时而忘也,若孟之反,可以为法矣。”

 

编自:朱熹《四书章句集注》

○孟之反,是鲁大夫。

○伐,是矜夸。

○奔,是败走。

○殿,是居后。

○策,是鞭。

孔子说:“凡人但有功劳未有不矜夸自足者。我看鲁大夫孟之反,是个谦退不伐的人。大凡进军,则以当先者为勇;军退,则以殿后者为功。当时齐与鲁战,鲁师败绩。众人都往前奔走,孟之反独在后面堵截敌人,保全士卒,可谓有功矣!他却不以自为功,及将入国门之时,正众人瞩目之地,乃鞭策其所乘之马,向众人说:‘我不是敢于拒敌,故意在后,只为马疲乏不能前进耳。”

盖归罪于马,正所以自掩其功,非有功而不伐者乎!此可以为贤大夫矣。大抵不伐二字最为美德,盖谦虚乃能受益,盈满必然招损。颜渊无伐善,无施劳,故孔子许之。大禹不矜不伐,故帝舜称之。读者所宜深玩也。

 

编自:张居正《四书直解》

○孟之反:鲁大夫,名侧。

○不伐:伐,夸义。

○奔而殿:军败而奔,在后曰殿。军败殿后者有功。

○策其马:策,鞭也。将入城门,不复畏敌,之反遂鞭马而前。

 

【白话试译】

先生说:“孟之反是一个不自夸的人。军败了,他独押后。快进自己城门,他鞭马道:“我不是敢在后面拒敌呀!我的马不能跑前呀!”。

 

编自:钱穆《论语新解》

编辑排版:澤之/其嘉

录入校对:澤之/其嘉


 

【本站推荐】

 

公 开 课 |(36小时)零基础儒学入门自学课程

家长必学|儿童读经教育入门——读经教育六小篇

 

(0)
上一篇 2021年5月20日 下午7:45
下一篇 2021年5月20日 下午7:49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