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注疏之 子张第十九 第07章|总第478章

子夏曰:“百工居肆以成其事,君子学以致其道。”

○肆,谓官府造作之处。

○致,极也。

工不居肆,则迁于异物而业不精。君子不学,则夺于外诱而志不笃。

尹氏曰:“学所以致其道也。百工居肆,必务成其事。君子之于学,可不知所务哉?”

愚按:二说相须,其义始备。

 

编自:朱熹《四书章句集注》

○肆是工匠造作的公所。

○致是造到极处的意思。

子夏说:“天下事居之必有定所,然后术业可专,为之必有成法,然后功效可集。彼百工匠作的人,要成就他一件手艺,必须住在那官府造作的处所,无别样事务相妨,尽力尽巧,用以专攻其事,然后成得那一般技艺。如梓匠则成其建屋之事,轮舆则成其造车之事,所以说百工居肆以成其事。君子之学道也,就如百工学艺的一般,必须终日修习,只在这学问上,志向更无分夺,工夫更无休歇,有一件道理未知,必孜孜然求以知之,有一件道理未行,必孜孜然求以行之,务使万理皆明,万善皆备,而道之具于我者,无不有以诣其极焉。此方是君子真实学道之全功也。”

若徒慕为学之名,是外夺于纷华之诱,或作或辍,有始无终。纵然从事于学,毕竟何所成就哉?是反百工之不如矣。

 

编自:张居正《四书直解》

肆,官府造作之处。或说:市中陈列器物之所。今从前解。百工居肆中以成其器物,君子之于道亦然。非学无以明道,亦无以尽道之蕴而通其变化。学者侈言道而疏于学,则道不自至,又何从明而尽之?者,使之来而尽之之义。君子终身于学,犹百工之长日居肆中。

本章学以致道,仍即上章仁在其中之义。

 

【白话试译】

子夏说:“百工长日居在肆中以成其器物,君子终身在学之中以求致此道。”
 

 

编自:钱穆《论语新解》

编辑排版:澤之/其嘉

录入校对:澤之/其嘉


 

【本站推荐】

 

公 开 课 |(36小时)零基础儒学入门自学课程

家长必学|儿童读经教育入门——读经教育六小篇

 

(0)
知世分子的头像知世分子编辑
上一篇 2021年5月28日
下一篇 2021年5月28日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