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昭旭:孔子真诚宣示对人的爱(《让孔子教我们爱》之八)

鸟兽不可与同群,吾非斯人之徒与而谁与?(《微子篇》6章

 

在上一篇(按:《孔子爱不爱女子小人》我们谈到孔子说“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这是历来最惹人争议误解的一章。读者很容易用现代流行的主流观点(如女性主义)投射到两千五百年前的时空环境,怀疑孔子有男性及知识分子的优越感,所以看不起女子小人。其实在孔子那个时代,女性尚未启蒙,孔子当然无缘针对两性主题发言。换言之,如果孔子活在今天,一定也会主张两性平等,鼓励女性独立,尊重女性主权,也就是一定会把女人认真地当“人”来看待。

 

为什么我会说这样肯定的话?就因为孔子在两千五百年前,做的就是本质上完全一样的事。只是当时的发言主题不是两性平等,而是贵族(君子)与平民(小人)平等罢了!

 

原来,古代是一个阶级隔离而且各自世袭的社会,贵族永远是管理阶层,拥有知识与爵位而且代代相传;平民则永远是被管理阶层,甚至连职业都世袭(农之子恒为农,工之子恒为工),更没有机会接受教育,从事心灵自觉、生命探索、人格养成等高级的人生活动。当然,在社会人文发展的初期,为了安全与秩序,这种刻板分工是必要的。但随着文明发展、社会健全,这种封闭隔离的社会也当逐步开放。而开放的第一大步是打破贵族平民的区隔,第二大步是拆除男性女性间的藩篱。前者正是孔子那个时代的课题,后者则是今天我们共同的使命。

 

我们须由此认识并肯定孔子的伟大,乃因他是当时第一个呼应这时代进步的信息而自觉地加以促成的先知。他正因为是一个失位的贵族,所以有机会卸下政治的现实责任而去从容反省人生与贵族平民间的问题。他因此成为第一个认真看到平民或者“人”的存在的人,也因此成为第一个把向来由贵族垄断的文化活动(如六艺)普遍开放给平民,接受平民为学生而“有教无类”地予以教导的“老师”(所以他被后人称为“至圣先师”)。而且他教给学生的不只是原来在贵族中已有的六艺内容(礼、乐、射、御、书、数,总称为“文”或“礼文”),更有他自己发明的人格修养活动(劝善改过、进德修业、孝弟忠信……总称为“仁”或“为仁”)。换言之,孔子不只认真看到了平民(每个平民都是人),更进一步愿教导他们真能够借着修养而成为一个“人”(不只是生物意义的人而更是人格意义的人)。这样“爱之以德”的爱才是真正的对人之爱。这种普遍地视人为人且去助他真成为一个人的心态,可以即称为“人文主义”。当然,不只平民,女人也是人,所以在现代才成为主流论题的女性主义,本质上也是属于人文主义。孔子既泛爱一切人,又怎么可能不爱女子小人,看不起女子小人呢?他只是机缘未到,事实上还不曾针对两性论题发言罢了!

 

《论语》中,孔子就曾借着在一次旅途中派学生子路去向两位隐士(长沮和桀溺)问路,却被隐士讥讽他留恋红尘,逃世逃得不彻底的机会,宣示了他爱的人生观。他当时是带着一份伤感而说的(夫子怃然曰):人既生而为人,就该去爱人,所以我若不跟这些人交往,还跟谁交往呢?我们果真能远离人群,到深山中和鸟兽为伍吗?(按:见《微子篇》16章

 

真的,就只这一句话,孔子爱人之心已经表露无遗了!

 

本站编辑:澤之

 


【文章推荐】

 

  唐 君 毅 |孔子与人格世界

  曾 昭 旭 |如何入论孟之门

  季谦先生|读《论语》《孟子》法

  季谦先生|如何看待《论语》中的糟粕(附视频)

 

【专题推荐】

 

  季谦先生|论语七讲——中华书局系列讲座(含视频)

 

【本站推荐】

 

公 开 课 |(36小时)零基础儒学入门自学课程

家长必学|儿童读经教育入门——读经教育六小篇

活动公告|本站志工招募公告与说明

 

本文作者:曾昭旭,转载自:《让孔子教我们爱》。更多生命哲学、爱情学文章请关注曾昭旭老师个人微信公众号:TSENG_CHAO-HSU

(0)
上一篇 2021年10月15日 上午7:00
下一篇 2021年10月29日 上午7:0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