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注疏之 子罕第九 第20章|总第225章

子谓颜渊,曰:“惜乎!吾见其进也,未见其止也。”

进止二字,说见上章。颜子既没而孔子惜之,言其方进而未已也。

 

编自:朱熹《四书章句集注》

昔颜渊既没,孔子迫思而叹息说道:“惜乎颜氏之子!吾但见其进也,吾未见其止也。盖人或资禀有限,则欲进而不能,或立志不专,则进锐而退速。故能进为难,进而不止者为尤难。惟回之为学,真能勇往直前,惟日不足,必欲造乎精微纯粹之域而后已,吾未见其有止息也。”

夫进而不已,则其进未可量,虽至于圣人不难,而今不幸死矣!岂不深可惜乎?孔子深惜颜回,亦勉励门弟子之深意也。

 

编自:张居正《四书直解》

○“子谓颜回”句断,下“曰”字自为一句。本章乃颜渊既死而孔子惜之之辞。进、止二字与上“为山”章同义。

 

【白话试译】

先生说到颜渊,叹道:“可惜呀!我只见他向前,没见他停下呀!”

 

编自:钱穆《论语新解》

编辑排版:澤之/其嘉

录入校对:澤之/其嘉


 

【本站推荐】

 

公 开 课 |(36小时)零基础儒学入门自学课程

家长必学|儿童读经教育入门——读经教育六小篇

活动公告|本站志工招募公告与说明

 

(1)
上一篇 2021年5月24日 下午8:10
下一篇 2021年5月24日 下午8:1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