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昭旭:爱人功课的内功与外功(《让孔子教我们爱》之二十二)

他误会我了吗?我的表现带给他困扰或压力吗?我有没有不自觉地把自己的方式强加在别人身上?……如果发现有,就要尽早调整。然后再度付诸言行表达,再度接收回馈信息,再解读、再检讨、再改正。


导航:本文选自曾昭旭《让孔子教我们爱》一书,点击查看目录。点击查看更多儒家在线学习资料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学而篇》4章

 

孔门的功夫修养,可以大致区分为两型,就是颜渊型与曾子型。颜渊型强调动机,重在疏通根源处的动力,所以要在犯过的第一时间就反求诸己,厘清存心上的夹杂,若有分毫的一念之私(不是真诚爱人),当下就要校正清除。当心念恢复清明饱满,爱的动力便又能条畅通达。即所谓“我欲仁,斯仁至矣”,也比较能够做到“不贰过”。

 

至于曾子型,则是强调动机动力落实到事情上的结果或效果,重在磨合心物之间、人我之间的分歧,好让我们心中的善意与爱真能通到对方心中而成事。所以要在事后常作检讨评估,以便改进。因此,颜渊型的功夫本质上是“顿教”,重在本心的当下觉悟:;曾子型的功夫本质上是“渐教”,重在事情的渐磨渐修。颜渊高明俊爽,曾子沉潜坚毅。颜渊的境界当下就能呈现,曾子的业绩却要一生才能有成。所以曾子才会如此自勉地说:“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想要立志爱人,一定要有宽宏的心胸,坚毅的意志。因为他责任重大,实践责任的途程又遥远。为什么?乃因他要负的是一种爱人的责任,而这种责任却是一生都难以圆成,因此只好至死方休的!您说:这种爱人事业不是又重大又长远吗?)

 

原来,曾子型的爱人功夫所以显沉重艰难之相,正因他所重不在动机而在成效。动机在内,可以只问自己;成效在外,就不是一己能够决定,还要看客观的业绩,对方的感受。所以一定是每一度发出爱的言行,就立刻要接收对方反应或回馈的信息,看与我的爱人初衷是否存在落差,例如:他有误会我的善意吗?我的表现有反而带给他困扰或压力吗?我有没有不自觉地用自己的方式去强加在对方身上?等等。如果发现有,就要尽早调整、沟通、改正。然后再度付诸言行表达,当然跟着也就有再度的接收回馈信息,再解读、再检讨、再改正的一连串历程。总之,爱心只是一念,爱人的行动却是一连串非常繁复的互动。而在此繁复历程中最重要的关键要素则是爱人者真诚的反省能力。

 

要深入探讨这“真诚的反省能力”,当然依然是得回到根源处的无私动机,也就是所谓“忠”(为人谋而不忠乎)。但这里所说的忠,已经与颜渊型“我欲仁,斯仁至矣”的纯问动机不同了!“忠”有两面,一面是忠于良心(动机面),另一面是忠于所任之事(即“为人谋”,这则是效果面)。换言之,曾子的忠,是落到事上去说的,是就“为人谋”而反省忠不忠的,所以除了要问存心是否无私之外,还该问:事情有办好吗?

 

“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也一样。虽然“为人谋”重在一客观的事,“与朋友交”重在一人际交往的事,但其为“事”则一,都是要讲求效果的。只是在人际交往中,要问的是“我们间的沟通果真有成效吗”这一种效果罢了!原来所谓“信”,除了“言行相符”这一含义之外,也有“真实”的意思,也就是落实有效之谓。

 

再来,“传不习乎”,则是指所学到的所有爱人道理,包括态度存心、知识技术,都有充分确实做到吗?习就是付诸实践(习行)的意思,不宜只解为“练习”。

 

总之,曾子的功夫重心在行为,有别于颜渊的重心在心悟。当然这两者一内一外,须得兼顾并重,才是爱人功夫的全貌。这功夫的分支由孔子的两大弟子颜渊、曾子代表,这全貌当然就由孔子来象征了!

 

本站编辑:澤之

 


【文章推荐】

 

  季谦先生|颜回的生命境界

  季谦先生|活转心灵,春天常在

  蔡 仁 厚 |孔门弟子及其流派

 

【专题推荐】

 

  师道师者|未闻其学,先见其人

 

【本站推荐】

 

公 开 课 |(36小时)零基础儒学入门自学课程

家长必学|儿童读经教育入门——读经教育六小篇

 

本文作者:曾昭旭,转载自:《让孔子教我们爱》。更多生命哲学、爱情学文章请关注曾昭旭老师个人微信公众号:TSENG_CHAO-HSU

(0)
知世分子的头像知世分子编辑
上一篇 2022年1月21日
下一篇 2022年2月4日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